難共享樂

b2745561501cb0cc888f555f94c7af4e

塘人公司的電視機不知道為甚麼總是只會播放三類節目,一是無聊到頂的新聞,二是無聊到頂的美式足球賽事,三是嘢嘢都萬萬聲的Home Channel,不同的真人Show專講舊屋翻新;

這麼多的Flip樓真人Show中最養眼的應該是一套名為Flip&Flop的一對Couple;

塘人的一個同事由他們的第一季開始追看,眼見由他們開一部爛車,向父母借本錢去做舊樓翻新,直到現在於美國全境周圍開班教人Flip樓,賣書和DVD年賺過百萬美元,當然節目中的人妻也愈來愈索;

當然錢來得太易時人也會跟隨本來人性而令他們打回原型,首先是節目中人夫生了兩種Cancer ,繼而在他帶病期間發現人妻與一個老男人發生關係,最後人夫既要要癌症搏鬥,老婆又跟佬走,原本健碩的身型逐漸變成了骷髏骨;

‘Flip or Flop’ star Christina El Moussa splits up from contractor

由於他們兩位與電視台依然帶合約,這場離異導致電視台會向他們提出控訴,又或者要他們繼續扮Couple直到合約完結為止。

Advertisements

所謂愛情之格局遊戲

塘人做Training時雖然有錄像監控,但還是貪得意時會教鬼佬廣東話,例如見到中國人時Say Hello 要講:[Deal Lo Mo ],多謝人時要講:[請你食蕉],諸如此類的粗口被當作生活上的用語被教完後聽到鬼佬們朗朗上口,但又講唔正之時塘人實在有點過癮,希望他們有朝一日還記得的話會用得着……哈哈;

以前塘人好像在微信上招惹到一件港媽,記得她說嫁去美國的原因是條M教鬼佬山長水遠到香港“溝“她,所以非常感動,就這樣嫁給了這條鬼佬,但婚後因為宗教不同和生活上的苦悶而與鬼佬有很多衝突,所以想塘人幫她脫苦海,當然塘人不會幫她,更內心恥笑她自作孽,不可活,應酬下她也是For Fun而已;

過些日子,塘人在另外一個港媽的文章中見到同一類例子,是說一個有美國籍的台灣男也是千里紹紹地到香港“溝“她,而她又是很感動地嫁過去給他,不過這一Pair好像好些,皆因此港媽很“願意“去放棄自己文化,說國語去遷就台灣佬,所以文中充滿幸福之味道;

雖然是不同的港女,嫁到美國後有不同的婚姻生活,但“受溝“的故事程式一樣,實在令人感到有點樂趣;

有日塘人突發奇想,想到假如是一個貧窮非洲的黑人,又或者是一些言語不通的小國家男人也是萬千山水到香港去溝一件港女,又會否得到一樣的結果呢?

當然塘人的主旨不是在說某些港女們崇洋勢利,反而最想帶出的是愛情遊戲中的格局問題;

首先,在華人圈子中經常說華女易受鬼佬溝,塘人自己認為是因為我們華人要遷就鬼人去講英文,又或者是廣東話人要遷就國語人去講國語,如此一來格局優勢便比人家低了,所以要用對等身家的話,人家溝女在起跑點便比我們去溝人家的女更容易;

塘人老婆說起以前在賭城時有一個廣東人去飲茶時身後總會跟隨着一個能夠穿到旗袍的鬼妹(美國女難Keep身材,能穿旗袍是千中無一的),據說此華男當然“溝“此女時女家也反對得很厲害,但最後依然抱得美人歸,而且此女還可以講中文,Follow自己丈夫的中國文化;

華男憑甚麼溝到美國女?  答案是他在賭城為美國華人移民第二代的富豪,格局上他比女方優勝,因此也不用為伴侶而放棄自己文化;

另外, 塘人老婆在加州的中同從來就遷就鬼佬文化而不喜歡說廣東話, 連行為思想都與美國人"差不多", 就只是沒有美國身份而已, 幸好找了很多年, 又試過第一晚Dating就自動獻身, 終於找到一件鬼佬肯與她結婚搞身份, 不過在普遍人眼中做得很難睇和有目的而已, 當然她依然可以合理化到她的行為;

所以自己所說的語言是格局的最後防線,連自己的語言也可輕言放棄之人也最終可以連自己的文化,思想,權力,財,子女等等都可以拱手讓人, 變成一件地位低下的賤人。

吸金遊戲

IMG_0401

最近塘人看到報導得知猶他州在2010至2015年期間,州內新家庭增長超出於房屋供應數量三成四,求過於供的後果當然就是令到房產價格向上不斷地破記錄;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州首府其實是位於夾在兩座山脈之間的狹窄平原,所以能夠提供建屋的土地實在非常之有限,就算都會區要再向南北土地延伸也要建立更多的交通基建來配合,所以此地的建築業人手嚴重地不足,而且情況在短期內難以改善;

Utah housing shortage headed from bad to worse

玩過大富翁遊戲的讀者或許會知道要贏此遊戲就是要不斷地購入土地,而且還要比其他玩家更快地佔有和升級,最終是等候其他人不停地踏入你的地盤之後吸乾他的現金,從而令他變賣資產套現,繼而一無所有地退出遊戲;

當然在現實上玩大富翁遊戲就較為複雜,而且也不一定要擁有土地和房地產才可以令他人踏入你的地盤去吸金,其他投資物如生意,契約(紙資產如債券或股票有機會反而是他人的地盤,來吸你的財)等等都具有類似的作用;

說回大富翁之遊戲,根據玩家之“運氣“和財力實在可以影響到在遊戲中段或以後所能夠佔有資產的數目和質素,所以有兩句話說“贏在起跑“和“命裡有時終需有“來形容最終輸贏其實不差;

老實說當今有很多富人的智慧和脾性都未必比我們好,他們能富就是塘人以上所兩句話而已;

讀者如能夠明白塘人以上所言其實在以後的日子根本就不用付錢去跟人學致富,只要確保並不斷增長自己的收入,得閒找家人和朋友玩大富翁,還有生活上盡量不要被人吸金,不斷地佔領或創建“吸他人金“資產就是道理了。

當然塘人所說的盡量不要被人吸金並不等同做人要“Cheap “,塘人最近也發現了其實有人誤會了此一點,以為“Cheap"是精明理財,更見到有真人版用政府錢來實現所謂的財務自由;

老實說塘人覺得“Cheap “精在事業,愛情,生活和財務上只會流失更多的機會,好運的話會有點積財,但他們的思維和眼光就如太監一樣,斷了慾望之根後就算有享用美色之機會也無“Bird"用了。

小生意

塘人的車要年檢,所以等到差不多到期兼信用卡數截數後就從Groupon以折扣再折扣之價錢買入附近由州政府發牌認可的驗車處的驗車套餐;

由於該店以前塘人去過,只是一間有一個老細和兩名員工的小店,所以塘人便在星期六朝早趁其開門時便到達,希望自己會是第一個入去驗,早去早搞掂早回家;

不過當塘人早上到達時該店老闆一直遲遲未來,塘人便被逼與他的員工坐在店外的Parking Lot 去等他來開門,而且員工打電話給老闆也沒有人來接;

最後塘人一邊打文,等等下他就來了,遲到了20分鐘,不過可能由於塘人已經Prepaid,又或者他平時都是這樣遲,所以一點歉意都無。

自私的教徒

Fuxxgood

Training 臨尾聲,塘人向光頭佬嘗試新發明的Training 方法,藉以令煙剷Trainer對塘人寫份靚些少的報告交給Training Department 的上司,好讓她盡快為塘人安排出外州上全國性的Trainer課程,借以收公司人工不用返工之餘,也順便出州買Powerball;

當塘人與一眾人在鹽湖縣的西南新區玩Training時,與當地工作的同事說起了一名對M教非常虔誠的同事壞話,聽完實在令人既感覺討厭,又好笑;

話起就說該同事可能為了慳錢而家中只得一部車,所以要由比他更早上班的家人送到公司,之後也可能該同事家中為了慳錢而不能上網,所以他就霸住規距講明只能用作公事的電腦來讀聖經;

之後他的行為被其他同事發現,所以就有比他更早上班的同事夾埋一起先霸住所有電腦來做“公事“,當這位M撚來到時發現無法上網讀聖經就在被人用作“做公事“的電腦附近“游來游去“,一副今天沒有讀經就會死的樣子,心知肚明的同事就偷偷在背後笑。

之後說起M撚同事自己不飲咖啡(依塘人所知,M教徒有很多規距要守,包括禁含咖啡因飲品,煙酒,還有女人不準穿會露膊頭的衣物),就經常偷偷地把其他同事剛剛煮好的咖啡向去水渠倒掉或把人家煮咖啡的用具收藏,最後令到其他飲咖啡的同事覺得很奇怪,為何休息室的咖啡總是會Disappeared;

另外,他在有人在用廁所時不肯等,在外邊踢門催人快點出來,後來同事們把他的怪異行為一併向上頭投訴,雖然炒不到他,但他的名聲在各部門之間都很臭,到何處都得罪人, 當然他的事蹟更成為了大家以後的笑料。

猶他州有大概六成人信M教,但在美國這個文化大溶爐之下,彼此尊重對方的思想是共識,這位M撚就是如此討厭,要人人都遷就他。

做人既Cheap到爆又自私,讀多多經和信多多教都應該只會更加強化他們怪異的思想和行為, 令他們在人世間就已經身陷地獄。

難以預料

index

雖然Training Department 炒了Ant man,但由於塘人據理力爭,所以上司就從另外一班有兩個人的學生中調回了當初Day1塘人Mark實,但後來被人換掉的“光頭佬“學生,好讓塘人完成了這次Training後可以去讀和考Trainer課程;

由於已經是Last幾日,加上另外一班之前教得很“Hea“所以塘人唯有“谷“光頭佬去完成所有課程內容,之後才可以讓他去接受其他同事的實習考試,當然塘人閱人無數,條友性格和學習能力大概估到,而光頭佬也不負塘人所望;

據光頭佬所說,之前的工作為地盤Foreman,所以分享了不少以前做地盤時的經歷,例如要到各暗處找尋躲懶午睡的老墨工人;

塘人Train光頭佬期間,煙剷Trainer家中有Emergency,所以有兩日就由塘人自己教,後來煙剷回來後就解釋說前妻不知從何處染上惡菌入血而導致噐官衰竭,但又不幸地她死不去,所以煙剷Trainer憤恨地說:[That Bitch not died] ;

於是乎大家便不斷地分享“聽來“的經歷,例如某某親戚和朋友在外邊隨便劃一劃就細箘入血,而且不是死得人就是腫脹似豬蹄,說得令人感到很恐怖;

煙剷Trainer憤恨的原因其實很易理解,原理是他的前妻沒有工作,所以他們離婚時法庭把大部分樓宇資產和撫養責任轉給前妻,而煙剷則只剩下一部舊車,而且還要每月向前妻奉上贍養費;

所以如煙剷的前妻因此病死掉的話就可以讓他取回以前所失去的所有東西,現在前妻死不掉還沒有保險,所以好像欠醫院幾萬美元的醫療費用;

所以他的前妻出院後就有可能要賣樓還債,不知道到時會否讓塘人接Job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