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六月 2014

2014年第一張開出的認購期權

Activity Date Transaction Description Symbol Qty Fill Price Commission Net Amount
2014/06/30 Sell to Open STR Aug 14 25.00 Call STR -1.0 $0.42 $8.25 $33.75
廣告

讀完財叔"嬴在起跑線“有感

財叔的“赢在起跑線“原文

塘人年幼時塘人老爸經常恐嚇塘人說:[如果你唔X肯俾心機讀書,就將你帶返去大陸,同你班表哥表姐(塘人姑媽的子女)一齊執牛屎!]

大概三十年前左右,塘人老爸在大陸的故鄉依然是以務農為生,因此老爸的親戚還是十分貧窮,故此每逢過時過節塘人一家就從四方八面搜羅其他人不要的衣服鞋襪,再加一堆自費買的餅亁糖果之類帶上大陸給他們。所以在年幼的塘人眼中,老爸的恐嚇要塘人做“牛屎仔“還會有作用。

後來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好像無意間帶動了老爸故鄉的親戚生活,農地開始變成工場,塘人的表哥表姊們因而做起了以工場的工人們為服務對像的飯堂(只賣炒飯和炒河粉),理髪店(真的是理髮,不過洗頭水是假的),遊戲機(只得一部食鬼和打飛機)和桌球中心;到了這個階段,他們已經不用單車而改用電單車了。

然後就是每年塘人上大陸都見到他們生活上的變化。到了塘人剛上中學的時候,表哥表姐們也逐漸開始做以聯絡廠商和地方官員的中介人生意;而他們的出入也開始以寶馬,Benz 為主,已經不再用電單車;而他們也不再住以前三層高的舊村屋,而搬到附近新建的六層高的村屋了。

直至塘人來美前的最後一次上大陸,已經結婚兼有兒有女的表哥表姊們已經不再住在那六層高的村屋,而在村前的一片地另建一條街;街上的理髮店,揼骨場,茶樓全部都是屬於他們家族的;而他們也在街的某一角建了兩幢在每層樓都有保安裝置的洋樓供自家人自住,而洋樓中的某一層有幾個大約只有十多歲的家傭居住。到了這個階段,塘人由香港來的一家在他們眼中反而變成了窮親戚,大表哥就只交代表嫂帶我們出去玩說所有使費他負責後就未有再見到他了(姑丈和二表哥就更加連影都唔見)。

所以就像財叔所說,要大富大貴其實並不一定要讀很多書;要知道這個世界連當初“執牛屎“的也可以有投資致富的可能,其實所需要的可能只是把握機遇的能力而已。

新婚!租樓定買樓?

無論是香港或美國,當每隔一段睇財經版新聞的時候都總會看見到向人分析租樓好或買樓好的題目;可惜的是每次的所謂向人教路的內容基本上都大同小異,只是每一次出現的方法不同而已。

之不過塘人覺得租樓買樓基本上都只是金錢遊戲而已,只不過當很多人要面對這個生活在文明社會的必需品時,突然間就會變得特別地多愁善感:例如甚麼生活品味,園林風格,子女前途,有無Face等問題又會一窩蜂地噴出來。

就是這樣的多愁善感,當塘人的父母抽中了居屋時就突然地變得猶豫不決:又嫌十樓太低層,又怕和不嬲沒來往的親戚朋友住得太遠,又怕要適應新環境,最無聊的就是怕新居屋中有黑幫控制的裝修佬,最後當然就是不了了之。

塘人覺得要決定買樓定租樓用的只是很基本的財務智慧和時間管理。

財務方面只是要知道自己有無上樓用的首期和雜費,供款和維修費用能否負擔。以上全部條件都不具備的話就只能租屋或與家人同住好了。

時間管理就較為繁複:假如覺得自己不會在某一地區居住或工作太久基本上都不用去考慮買樓,租就算了;道理就跟去外地旅行一樣,基本上很少人會選擇不租住酒店而去買一間別墅。

地產代理很喜歡向準買家灌輸買樓為保值或升值,未來發展潛力等銷售用語;富爸爸清崎就曾經說過:[誰跟您說這些話,您就應該請他為這些說話作出百分百保證,如果他不肯,您就不應該聽他的]。

所以要決定買樓定租樓其實是很簡單,最重要是不要用感受去處理這個問題就可以了。

資本主義與個人健康

自從美國在大概30年前加入了一條殘疾條例法案(ADA Law ),表面上好像對身體有殘疾的美國人提供了醫療,交通和生活上各方面的保障;但暗地中又好像利用了納稅人的金錢為各方面的企業提供了不少利益。

塘人在正職中遇到不少經常要出入各醫院,療養所,化驗中心的殘疾人仕。老實說,在塘人眼中基本上他們大部分的身體狀況都是一年比一年差;有很多由一開始行得走得到中後期要截肢或要坐輪椅的都大有人在。

不過有一些比較幸運的可以透過換身體器官而得到新生,但亦都有很多人等不到或者是需要換太多器官而導致手術費太高昂而保險選擇給他們最便宜的治療方法。

以前聽過一個叫做“破窗理論“,基本上是社會和人需要透過解決問題而得到利益,從而達到經濟增長,不過代價就是這個社會就需要不斷地出現新問題了。

最近塘人聽說有免疫系統的外父因為長期服食類固醇而導致如厠後都不能自行清潔了,要交由外母幫手清潔。這是因為外父一直用退休公務員福利去看他的病,不過在慳錢的前提下,公立醫院亦只會替他作出最廉價的治療,所以就引發了不少的副作用。

在資本主義的社會下,個人的健康就好像變得不太重要,因為當人的身體有問題時這個社會才有經濟增長。

蠶食

多個月前塘人曾經分享過文章“來自星星的她“講述了塘人老婆的表弟不知從何處認識了一個韓女並在一年內結婚。

她說自己老爸在印尼從事礦產業;因為過不慣公主般的生活而“自願“流落美國讀賭業課程,並於畢業後在賭場中做“派牌“的工作,最後在簽證臨到期前與塘人老婆的表弟結婚並開始辦理美國綠卡。

早一個星期前塘人亦分享過老婆的姑姐突然需要把她的出租屋賣出,但因為前業主還有欠債未清的關係而不能賣,最後她要與她的姊姊先要自己出錢幫前業主還債,最後才能夠把出租屋賣出。

之後塘人兩公婆才知道她所以要“殺雞取卵“般的貼錢把出租屋賣出,原來是她的“星星“媳婦的緣故。

原來自從“星星“韓女因結婚而得到綠卡後就開始由“阿信“想變回“公主“的生活,除了經常拉著老公到處旅遊,在高檔的餐廳和酒吧吃喝玩樂之外;最近就開始覺得現在的兩千尺的居住環境太細,於是便要求老公向老媽要求四至五千尺的居住環境,以方便她帶其他朋友來家中玩樂。

於是便發生了一個星期前的賣不出樓事件了。塘人老婆的姑姐和表弟在貼錢賣出出租屋後便立即對最新找到的四千幾尺屋進行交易。

相信這位“來自星星的媳婦“蠺食老婆姑姐的身家只是剛剛的開始,以後可能會有更瘋狂的要求。

不信為妙

今日塘人又返最討厭返的市郊循環線的小巴更;討厭的主要原因除了是早起身和時間長之外,還要應付一些不知所謂的“正常“人。

就在這一更上到一半時,就有一個白人少年走過來跟塘人說:[I need to go get my paycheck, can you give me a free ticket?  I promise I will pay double after I got the money.  ],塘人用眼尾瞄一瞄他後就說:[No, you need to pay now.]。白人少年當場呆立,然後向他幾碼外的同伴說:[Fxxk, he don’t give me a ticket. ],塘人心想:[唔好當人人都係傻至得架,低B仔。]

在塘人之前的文章中曾經提及過塘人老婆的一位在加州用工作簽證打工的中學同學;她曾於去年在專門給基督教徒交友的網站上認識了一個年近三十的白人,兩人一見就打得火熱並且迅速開始拍拖。

正當她在臉書上讓所有人以為她快好事近的時候,這名白人卻突然以書信形式要與她分手了,原因是他的母親一直都不喜歡她。

分手之後的某一天(兩個月前)她非常“罕有“地很“有心“的打電話來問塘人老婆的近況;之後老婆就半被逼當成她的情緒衛生棉來聽她的“感受“,她感概地說自己一直不主動打電話給我們,覺得自己這樣對朋友很“衰“。當塘人知道她“又“說出這樣的話時,塘人就跟老婆說:[Let’s see. ],看她會否繼續一直“衰“下去。

塘人自少讀過四書五經,自以為做好人一個就會有比較好的命運;可惜的是世途險惡,人心難測;為保障自己和家人,電視劇上的好人價值觀並不適用於在這個世界上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