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七月 2014

被剝奪的選擇權

每當在新聞中看見有為愛情或學業輕生的人,塘人首先想到的是這個社會上又多了一個被文化殺死的人;原因是在他們的觀念中假如沒有了愛情或學業,就會做不成人,換言之他們覺得自己沒有選擇。

人會造成有這類困局的思想主要是因為自小就被灌輸了毋乜乜,就毋寧死的概念;這些都是父母為了方便推動子女在學業上的進步,又或者是電視廣告為了增加銷售所做營做的愛情把戲。

除了人類這種特有的生物之外,地球上的其他生物很少會因為失意而自殺;就好像老虎捉不到雞食時就不會因覺得自己無用而撞牆,更不為因為女伴離牠而去而跳崖;這是因為在老虎的世界中,一日牠還是有氣有力的話,牠還是可以去選擇追逐其他食物和異性。

作為所謂萬物之靈的人類,照理應該比其他生物更多選擇。但某些人就像動物園中的動物一樣心身被捆绑,就如路上某些走錯路的司機冒死也要返回原來路線的心態一樣,其實他是可以選擇用其他路,頂多會花多了些少時間而已。

作為一個熟練的投資者,在他的觀念上應該沒有任何的束縛,沒有任何的投資物一定要投入金錢不可,也沒有任何一場失利應該會導致投資人的生涯終結;這是因為在投資的領域中,金錢是無限,而投資手段也是無窮無盡,故此我們有很多的選擇。

廣告

自我

自上次與房貸經紀“計數“已經過了接近兩個月;一向俾塘人感覺非常“難纏“的她可能心中有條數塘人在甚麼時候會儲夠首期,於是便"整“兩封電郵過來問幾時要約個時間見面,理由是就快要加息,故此要重新計過條數。

到現在塘人還未能夠了解為甚麼到現在這班經紀還是喜歡用“Sales Pitch “來催塘人買野,就算是已經食過塘人兩間屋的墨仔地產經紀都依然會對塘人說:[Look!  It’s been 20% raised in this year.]。

通常塘人聽到經紀講“Sales Pitch “時都會扮聾 ,實行你有你講,我有我自己計掂條數。

塘人自問係投資方面依然是幼兒園學生,但簡簡單單的樓貸供款一定要比屋租少已經是一個需要被牢牢地記住的概念。

另外屋的位置一定要在市區,高速公路和公共交通工具附近就已經是香港人獨有的住屋常識,在這方面鬼佬的買屋思維是相反 – 愈市郊愈無人愈好。

因此塘人要買野時誰都勸不到,相反是未搵到好野時誰也叫不動。投資人每次落注後都是以身犯險,所以塘人一直都不喜歡經紀們為了做成生意而“多多聲氣“。

靈驗無比

塘人老媽自塘人年幼時甚麼都不精,最精的是風水命理;當年塘人已經在讀三國演義和資治通鑑時,塘人老媽的床頭櫃上也堆滿了一大堆的命理玄學等書藉。

小學的時候老媽聽從隔壁有兩個於當時全層樓讀書最好女兒的師奶說一定要買兩張書桌背對背地拍住個“文昌“位;於是乎當年不夠三百呎的公屋中食飯的地方沒有了,變成了兩張背對背而立的書桌。

當年林國雄還在世時,塘人老媽便花了五位數字的存款為塘人和塘人老弟批命;結果發現塘人的命比老弟賤,而且他的未來老婆會比塘人的好。

時至今日,塘人終於深深地了解到當年林師傅的靈驗:

為了財務自由和經濟獨立,塘人的命當然地會比塘人老弟這類打三日工又唔做兩日兼且食父母用父母的人為賤;

而且他那還未出現的老婆一定會比塘人的好,因為她一定會是一個精通十八般武藝兼且懂得賺錢,而且是一個充滿母愛的女性。

留言

塘人因臨時攞了假期,準備與老婆一起於下星期到最近有軟水的阿里根州地區;所以這幾天都在計劃行程。

原先是準備開車的,但因覺得程太遠而決定搭機,故此在等到昨日塘人老婆與公司的假期也確定後就開始上網訂飛機,酒店和租車。

正當在定購回程機票的時候,一直小動作不斷的塘人老弟又“奪命追魂"地打爆塘人的電話,並一如以往地留下了十幾個只得“風聲“的留言。

聽完塘人老弟在電話“發風“的留言後,再回頭看回程機票時發現原先還有的直航機位“爆“了,於是乎原先兩小時的回程變成多了一站西雅圖停的五小時回程。

看見如此,塘人除了連聲爆粗外還可以如何。

見塘人老弟這麼有空地玩塘人電話就知道這位人兄又無業了;打開他的臉書一看果然如此。看來這一陣子塘人的電話間中都會多三幾十個“風聲“留言。

有人可能會奇怪為何塘人不接了電話了事,這樣不就會杜絕了那些留言嗎? 

事實就是起先塘人一直都有接,不過每次吵完後塘人老媽還要不服氣打回頭再罵,自08年開次塘人就開始不接電話讓他們自己留言了。最後就是每隔一段時間塘人都要逐一清理被罵聲或無聲“打爆“的留言信箱。

不過自2009年開始,塘人老媽和老弟可能嫌對着電話留言發空炮不夠過癮,於是便開始向塘人工作的地點埋手,硬逼塘人接電話聽他們罵;塘人自此便得了一個“接電話恐懼症“。

眼看至此,塘人便離開工作崗位,回港試着與他們談判,希望他們不要搗亂塘人在美國的生活,但談判不成換來的是更多的漫罵和變本加厲的騷擾。

塘人回美後沒有返回原先的工作,而是靠打拍賣行的散工過日並潦倒了一大段時間,為了省錢連手提電話都中斷不用;故此,塘人在香港的外父家和與塘人有聯絡的親朋在一大段時間內都成為了被騷擾的目標。

從此以後,塘人就將自己的臉書設定為最高保安。但也有一批塘人與老婆的生活照被塘人老弟截下並放上網“扮尋失散親人“。

直至現在,每當塘人的老弟隔一兩個月甚至幾日無業時,都會像機械人般有空就玩一玩塘人的電話,留一些“無言“的言。

對着這樣的家人,塘人也沒好氣去理睬他們,專心地處理好自己身邊的問題才是最重要; 面對他人製造的問題,只能怪自己“命水“不好了。

這些“奪命“留言,就當作是提醒塘人必須要努力上進擺脫貧窮世家的警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