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上的港女

塘人還未買樓1自住之前,曾經與老婆一起租住過一間在市中心邊皮的Apartment達三年的時間。

當年簽儲租約之後Apartment經理就“好意“地跟我們說這裏的Apartment的隔音很差,叫我們在晚上十時過後不要太吵,以免影響到鄰居。

當時我們覺得這個問題不大,因為我們自己都是早起上班的人,兼且我們沒有電視機;所以無啦啦不會半夜發聲。不過沒想到我們反而是被影響的人。

第一手的樓上是一對墨西哥夫婦加上他們的一個小孩;他們的嘈音除了是小孩經常無故在樓上尖叫之外,最痴線的是他們把電視和音響組合也搬到主人睡房中,所以有時在晚上和假期都被焗住聽到樓上的聲音。

於是我們便到經理處投訴;但之後他們都應該有意無意地想報復,會間中突然把音樂開到很大再收細,或在假期中長開音樂。幸運的是,不久之後他們便搬走了。

然後過了幾個星期,我在泊車時遇到Apartment經理,她跟我說樓上將會搬來一對從澳門來的年輕夫婦;之後所見原來並不是這一回事,搬來的卻是兩個大陸大叔,他們最喜歡做的是半夜間用粗豪的聲線打電話返大陸;塘人之所以知道原因是他們談電話的內容連關上窗都能聽到。

正當塘人以為Apartment經理吹水唔抹咀時,兩位大叔又搬走了,換了一個香港女和一個湖南女。

她們兩個都是在猶他大學讀書的;湖南女塘人有時在茶樓見過她打侍應工 ,而香港女就除了返學之外就見她終日都會留在家中。

就在她們搬來之後不久,有一天晚上就聽到外面傳來十幾二十人的腳步聲;塘人從防盜眼一看全部都像班印度人的模樣。其實唔使塘人多說大家都知道他們將要在樓上開Party。

大概他們嘈吵至一點左右,塘人最後忍無可忍走上樓上拍門叫他們收檔,然後就打電話叫附近的Apartment經理過來處理。

怎料兩日後,又來同一班人再來開Party,無奈之下塘人就唯有打非緊急電話報警處理;與Apartment經理不同,原來報警係Work的,之後一大段時間他們都沒有再來了。

有一次飲茶時塘人就半責怪半問地問湖南女為甚麼要半夜開Party;湖南女即時解釋說自己並沒有參加,反而她還怕了香港女所招惹的這班人。

原來是香港女在大學中認識了一班自稱是西藏流亡政府的戰士,並做了其中一人的女朋友,結果就是他每晚都要走到她們家中過夜,嚇得湖南女要走到她的男朋友家中住或者是叫男朋友也來過夜。

之後一大段時間後的某一晚,當塘人被一句“Happy Birthday “吵醒之後,隨手又拿起電話報警,過了大概十分鐘後,這個晚上又恢復了平靜。

兩年多的時間過去直至塘人因買了樓1而搬走了, 可惜的是甚麼澳門來的年輕夫婦從來都未見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