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家庭會議

在2009年而塘人兩公婆回港的時候,塘人外父經常以為自己命不久矣,於是便借意支開塘人,方便他與塘人老婆和她的幺女商討有關遺產分配的事。

雖說是所謂的商討,事實就如香港現今的普選一樣,外父和外母心中早就已經有定案了。

因此所謂商討的結果就是決定把所有的資產包括所住的沙田樓留給當時還在賭城遊手好閑,並以周旋於兩名男人之間為樂<決戰在狗公園>的塘人姨仔。並向塘人老婆告戒不能把這個決定告訴塘人。

當有父母早已決定把所有資源留給一個大食懶並要求其他子女配合時,作為子女會有何種感受?  這點對塘人來說就好清楚了,因為塘人所謂的家人也是做着同類形的事。

雖然對其他子女來說這是不公平,但對塘人外父來說,錢和樓都是他的,故此他開這個討論會的目的只是“知會“一下大家而已。

只是對其他的子女來說,既然父母可以不公平地自說自話,即是等同宣布大家以後已經可以開始“各行各路“了。而這也是導致外父這個家不用兩年時間就迅速崩潰<維持與決裂>的導火線。

孔子有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為人父母或政府怎樣做不公平的事情都好,但假如這個真的被說出來的話就會是破裂的開始。

廣告

6 thoughts on “最後的家庭會議

  1. 大多數父母就係咁, 會把大部份身家分俾最少資產個個, 而不理佢窮是否自取 !
    還要輕女重男 ! 所以我自己會盡量分配得公平, 女兒都會有得分 !

    喜歡

  2. 本來見到有人倉有少少危, 在諗可以點樣勸佢化解, 不過佢又信心爆棚又叫我收聲, 所以隨緣啦 🙂 一日沒交學費, 一日沒識驚 !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