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的需要(三)之重歸校園

自從做左老麥份工後,塘人就開始過着日夜顛倒的生活;只不過當時覺得有份工做就總好過留係屋企度做廢青和家嘈屋閉;另外就係當時的老麥有好幾個年紀相若的少女一齊工作,做慣做熟之後其實比返學更開心。

不過自己高興還自己高興,家人和隔離鄰舍都唔係好支持,尤其係塘人老爸,每次在塘人返工前都會講句:[返乜X呀,呢D碌X工做黎把X咩?],當年與老豆完全係零交流的塘人踩到唔踩佢,就咁行出屋企去返工。

又有一晚淩晨返家後在出面電錶房露台鎖緊單車就嚇到一個深夜返家老公係的士司機而且生左一仔一靚女的年輕師奶嗌左出黎,塘人還童真地拿着手上的單車鎖鏈向她解釋說:[放心啦,我唔會用呢條鏈黎扑妳(當時興扑頭搶野)],師奶聽到呢句完全發自內心的所謂安撫說話後就更加嚇到走夾唔抖咁款。

過了差不多一個星期左右,塘人開始發覺手指腳指有麻痹的跡象,而且剛好有一個不知是好是壞的消息,就係塘人舊校打來讓塘人回去重讀中五,於是塘人老媽就叫塘人返去重讀。

當年完全地唔知自己做緊咩既塘人便結束了為期一個星期的老麥打工生涯,辭工返屋企打機打到學期開學為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