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的需要(四)之垃圾工作

雖然說被舊校回收重讀中五,但係基本上無可能日日訓到日上三竿然後再打機睇卡通到天黑到八月尾。

曾經叫過辭工唔好做的父母又轉變立場開始覺得塘人在暑假期間無所事事咁非常之無建設性,於是便叫塘人幫一個我地叫佢做鄧生的朋友做倒大廈垃圾的工作。

話說這位鄧生係本區的散Job王,諸如倒垃圾,倒餐廳餿水,帶貨走私等工作佢都有得介紹;佢D 工多到自己成家人都做唔掂時就會搵屋邨班師奶幫拖。

塘人本身就唔係幾鍾意幫佢做野,因為試過有次同塘人老媽係粉嶺的一條橫街攞貨(好似係相機同菲林)走私返大陸時係深圳被海關截停要查背囊;機警的塘人老媽就馬上扮唔識自己走快幾步過左關先,嚇到有料係身的塘人仆直。

後來個大陸海關可能對塘人有惻隱之心,求奇沒收左些少野就放行,但過左關之後當然就被老媽又鬧到仆直,話塘人唔識求佢唔好充公D貨。自此之後,塘人就不再陪老媽帶貨。

不過呢次鄧生開價倒兩幢大廈有三百蚊,於是塘人便攞左老豆的一對勞工手套並於下晏五點幾出門口去開工。

剛剛好就在升降機撞到附近姓黃的兩兄妹;姓黃的大佬與塘人同年,不過因為塘人覺得佢個樣臭串所以根本唔會想同佢講野。

唯一一次交談就係放榜後他的會考分與塘人一模一樣而升唔到中六,大家在放榜後巧遇時塘人就叫他去申請塘人舊校的夜學重讀中五,但係就無話俾佢知原來日校都有得重讀,最後當然搞到佢要返夜學,而塘人自己就返左日學。

自此以後,大家一見面就更加唔瞅唔睬(可能覺得搞到佢地兩兄妹陰陽相隔);但順帶一提當時的塘人暗戀左佢個童顏妹妹成兩年,大家同校所以成日借D意等她返學放學然後一齊上巴士和升降機,但係就是無膽同佢講野和約出街。不過而家同佢個阿哥既關係咁,睇怕呢世都無可能了。

去到鄧生指定既個幢私人樓,佢交待低首先要肯定垃圾房個垃圾桶係全吉既,然後就由頂樓開始逐家逐户咁將袋袋垃圾塞入個垃圾槽度,當倒到大廈既一半時就落返去樓下換第二個垃圾桶,如此類推;然後佢就塞左三百五十蚊(五十蚊係茶錢)同埋垃圾房鎖匙俾塘人後就同佢老婆和個大女去倒其他大廈既垃圾。

倒左七十幾層樓(兩幢加埋)返到屋企已經近十一點,行樓梯行到團團轉菊花圓咁搞到成個人頭暈眼花。

如是者在暑假期間得閒幫鄧生倒下垃圾,去餐廳倒下餿水(仲要好衰唔衰撞到舊女同學,瘀到爆!),再加埋之前老麥出左差不多成千蚊糧,重讀中五前都有幾千蚊用來做書簿和買皮鞋費。

殊不知這次重讀中五竟然是徹頭徹尾地改變了塘人一生的命運,並讓塘人成為了一個很多現代憤青口中的“棄港者“。

廣告

8 thoughts on “讀書的需要(四)之垃圾工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