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九月 2014

班會與班長

塘人於小五小六的時候因為要預備學能測驗的關係,兩年期間的所有老師和同學都是原班人馬,唯一唔同的是我們總共有五次班會和男女班長選舉。

記得第一次產生的班會是由老師委任而成,當時可能她純粹覺得邊個順眼就俾邊個做,很不幸地塘人就成為了第一任班會的總務,負責很多無無謂謂的粗重工作。

一個月後老師可能覺得大家可能已經開始熟絡,於是乎便解散了整個班會和兩個男女班長職務,並決定用同學提名的形式進行第二輪的班選舉。

當時班中已經各有各埋堆並組成了好幾個圈子,一向唔識交際的塘人當然就入唔到D乜嘢大圈子,被鄰座的同學提名班長並遭遇到只得三票的大慘敗,票數低到連總務都無資格做。

相反,大圈子中的某幾個提名就佔據了班會的重要位置和男班長的職位,到最後女班長亦由他們的票所提名和選出(當中可有男班長的陰謀又係見人見智了)。

之後的三次班會和班長選舉基本上都係由該圈子的同學所選出,其他的同學雖則可以被提名,但都因為票數不夠而最終都只有做總務職位的份。

由此所推之雖然說民主選舉是一個很不錯的理念,但最終一牽涉到私心和交情(還有利益)的話,其實也和甚麼小圈子選舉也沒有分別。

廣告

佔中一響,各有所想

由星期六夜晚由黃之蜂帶頭衝入政府總部廣場從而佔中三子順便引發佔中之後,臉書上就被很多80後同輩的黃色絲帶,童年相片,和佔中現場片所覆蓋。

不過除咗同輩讚頌香港公民抗命和與政權警察衝突的意見之外,亦有很多長輩級的人會擔憂這次類似暴動的事件而批評現在的年青人做事不計後果,所以比較想香港警察早些完成清場行動,讓他們早日重過正常生活。

除此之外亦都有不少財務Blog友狠批這次佔中導致了他們直接或間接的經濟損失,所以他們亦都十分希望佔中早日和平解散,因為拖得太久又或者再次出動防暴警察/解放軍的話,他們所遭受到的經濟損失會更大。

老實說塘人覺得共產黨礙於面子或者是實際考慮又好,要使他們因為有人示威就收回普選框架決定會好有難度。

就算有外國肯發聲都頂多減少鎮壓佔中所用的武力,但這次佔中所導致的經濟和投資者對香港商業環境信心的損失肯定不少,但對於這些損失與公義的價值衡量就真的見人見智了。

在美的香港人請發聲

Petition Title: Support Hong Kong Democracy and Prevent A Second Tiananmen Massacre in Hong Kong
 
Dear President Obama,
We, the democracy-loving people living in the US and other parts of the world, urge you to pres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honor its promise of democratic elections to the Hong Kong citizenry.
Beijingxs recent decision ruled out a democratic election of the HK Chief Executive, which has made large-scale peaceful protests in Hong Kong inevitable. Given Beijing’s records, we fear a second Tiananmen Massacre will happen in Hong Kong. We believe that the US has the responsibility to prevent such bloody tragedies from happening. We hereby strongly appeal to the U.S. government to make it clear to the Beijing authorities that any effort to crackdown peaceful demonstrations by force will be strongly opposed and severely punished.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support-hong-kong-democracy-and-prevent-second-tiananmen-massacre-hong-kong/dfdCpQZz

塘人的接電話恐懼症

塘人一向都好怕用電話,怕的地步簡直可以用恐懼來形容,所以很多時除了自己經常打認識的電話之外,接其他電話都會交由塘人老婆代勞(返工時都照例關機)。

塘人恐懼電話的來源是塘人老媽的奪命追魂Call加打爆留言;以前塘人還在打餐館工作的時間遇上餐期忙到頭頂出煙時都無可能接到電話,到終於有機會望到個電話時都會發現幾十個Missed Call 加埋留言。

唔好以為塘人老媽咁十萬火急地打爆塘人的電話係會有特別緊要事,佢只不過係想用這個方法逼到塘人主動開口求佢快D送(係無身份地送過來而唔係合法申請)塘人老弟過美國 – 美國身份代價,唔想家變的塘人就對她永遠地Say No ,激到佢更加搏命地打爆塘人的電話,講個種唔理屋企人會有來世報應又或者講塘人老婆識落降頭神打之類的無謂說話 – 靈驗無比

後來本地有一個多事的阿姨 – 缺裂 竟然將塘人工作的餐館電話告訴了塘人老媽,於是她便與塘人老弟一起車輪戰式地狂打餐館電話,務求用更多的神怪論使塘人盡快答應她們的心願,有好幾次餐館電話被她們佔線,導致客人打不進來。塘人雖然向老爸反映過,但卻轉頭被他出賣向老媽報串, 換來了更大的怨言

自此每當塘人收到她們的電話都會Cut 線,但同時亦都患上了電話恐懼症,每次自己的手提電話或者是餐館電話嚮都怕定先,雖然自己有股份,拍擋怨了幾句就算,但塘人自知這份工作已經做不落去了。

2009年回港期間塘人兩公婆諗住拆掂件事,便提出塘人老弟要有份穩定工作兼娶到老婆才會幫他申請,不過塘人老媽不但態度惡劣加堅決,更講了兩句塘人兩公婆至今還津津樂道的話 – “我理得您頭家散唔散!總之我就係要送佢(老弟)過去(美國)!“ ,“樓下(的女人)通街都係雞(妓女)!“,眼見對方咁蠻講唔掂數,連塘人那個有宗教信仰的親生阿姨原本想幫手調解到最後都變成逃之么么,塘人就唯有決定不再交涉落去。

塘人回美後 – 那一天,我以為已經達成財務自由 工又無錢又無,手提電話Cut咗,其中一部車又賣埋;如果唔係塘人老婆被人撞咗另一架車就差點連租都交唔出要訓街;後來到有時間回口氣時才知道自塘人兩公婆回美後,外父家遭受了強烈的電話攻擊,而且這個亦是塘人與老婆外家的關係轉差的其中一條導火線;後來更連累到幾個塘人的中學同學都中埋招被她們兩母子跟蹤和騷擾。

後來塘人的經濟環境好些少,買了樓1後又是同一個多事的阿姨就將塘人新的手提電話再次交到塘人老媽手上,從此塘人的留言信箱又再一次被填滿。不過而家科技先進,電話可以唔使接就直接轉去留言,如果唔係嘈住訓覺和日常生活都幾慘情。

突然發現, 其實老媽應該去幫財仔打工, 不過佢份人咁怕因果報應又未必肯 ;而且直到今時今日, 老弟依然未試過打到一份工超過半年, 更枉論娶到老婆吧

租樓都有好處

就係兩個星期之前,塘人因為唔記得咗洗雪櫃時唔應該用熱水洗用玻璃做存放架,一開水洗咗兩下就成塊玻璃碎哂;本身個雪櫃已經嘈到拆天加埋有另外一個托架已經無咗,所以搞到最後都係要破費六百蚊去換部新雪櫃。

因為塘人這間自住屋將來都係打算要租出去,所以就求其在同等容量的基礎上買部最平的,免得第時要益咗個租客。不過最討厭嘅係送貨個部分,星期一六日都唔送,害塘人要特登請假去等個雪櫃送到,少咗D加班費。

有時諗諗下其實租人屋又未必如很多教人買樓的作者講咁唔化算,起碼有時有咩嘢要維修要換時就同個業主講聲就算,自己唔使心煩又要格價錢和坐係屋企度等人嚟。

另外租樓的自由度又大,租約過後就可以東家唔住住西家;聽聞有個70後自己手持幾個收租物業,但係佢自己都只不過係出去租D新屋住,可見自己要住嘅樓係唔一定要買的,生活一樣可以係幸福開心。

鬥法

2011年10月塘人老婆的外家發生了一件重要的分裂危機 – 一直自己做獨居老人但身體尚算健康的嫲嫲,被外父外母設計半推半送地到了一間遠離原本的生活圈亦只有的士能到的老人院大概不足三年,就病到被放入胃喉時塞在氣管悶死 – 美麗而殘酷的世界

原本在賭城加按房貸入袋然後走路而把在美國所有外家親戚都牽連其中的塘人外父更成為了眾矢之的 – 個人破產信貸評級的影響,因為假設他當年不是用親情把老人家留下香港幫手湊孫的話,就算最後在美國都係要住老人院都唔會有這樣悲慘的收場。

老人家死後外父外母的原意是不通知任何老人家生前的親戚朋友,不搞喪禮,求其將她燒掉化灰就算,但在塘人老婆和姑姐們的強烈反對下被駁回,但他們也事先講明佢地係唔會參與。

最後對外父外母的所作所為睇唔過眼的塘人老婆住在加拿大的表姑姐和在香港醫學界有頭有面的表叔的人脈支持下,順利在一個月內辦好所有喪事並遵照老人家死前遺願帶返美國安葬。

於是乎外父外母對塘人老婆把喪事辦得如此順利之事十分不滿,尤其是與她的奶奶在三百呎公屋鬥了十幾年的外母, 因為她原本係想這攤事情搞唔掂, 為表決意她個邊的一個親朋都無去通知。在以後的日子,她就授意老婆的孿生妹妹 – 決戰在狗公園向老婆在香港的朋友圈散佈老婆是一個不理父母感受的不孝女謠言。

這樣做首先可以封殺自己大女在香港親朋間的影響力,其次又可以將原本已經不夠分的資產重新分配,實在對她們兩母女來說是一舉兩得 – 最後的家庭會議

飽受儒家思想電視劇洗禮的香港朋友當然在不知人地前因後果的情況下相信塘人老婆的不孝是人人得而誅之的大罪,只是報應呢家嘢只是時辰未到而已 

所以有讀者在塘人上篇文問到為何塘人只揸住兩間細價樓咁普通就被人疏遠,其實是他們不明白為何塘人兩公婆這種道德淪亡之人會配有向上流的資格 – 時下興鬥廢?;對他們來說這是十分之不公平,好人應該有好報,壞人就應該X家慘  – 沙灘蟹的故事

趕上尾班車

很久以前唔記得從那裏讀過三十歲是香港女人要結到婚的關口,因此近這幾年來很多有拍緊拖的舊女同學和認識的女性朋友都陸陸續績地與伴侶埋位結婚。

幸運又不幸地塘人當年去美國去得太急,所以有塘人香港舊地址的連電話都懶打就直接寄張請帖來叫去做人情,最後當然就俾塘人老媽全部彈回頭。

反而塘人老婆就比較慘情,自從在臉書上讓她的同學和朋友知道我們揸住兩層樓之後,以前相同家底兼關係友好的同學或者是由細玩到大的朋友愈來愈覺得疏離;搞到佢這一陣子都開始覺得自己當人地是朋友的,人地可能未必係咁諗。

這兩日又有她的一位以前形影不離的舊朋友在臉書上陰D陰D咁放D睇唔清楚個好似有D上年紀的男人係咩樣嘅婚紗相,又放D自己俾化妝師化妝嘅相,好似想俾人知自己要結婚但係又唔想俾你知咁多咁款,實在睇見都令人無奈。

真心講句,如果佢地自己都覺得係喜事嘅其實係唔需要遮遮掩掩,除非連佢地自己都覺得自己就快年到三十,所以想比其他同年紀女性更快爬上俗稱女人關口的尾班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