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畢生唯一的房地產投資

塘人的前兩輩無咩特別嘢留返俾老爸,所剩下的就只有大陸某條離主要國道頗遠的圍村中兩間一層平房和一塊只有三分之一業權的空地。自從在塘人五歲左右阿嫲因肺炎去世之後,這三個物業就只是一直用來養蚊和種草。

自鄧小平南巡並決定中國要改革開放之後;塘人的大姑丈那房親屬因為姑丈是村長的關係,便順理成章地成為了最先富起來的那部分人。

富起來的圍村人首先是有車,大家已經不用再開那種用作耕田用的拖泥車或是綿羊仔電單車出入,取而代之的是由香港被偷上來大陸賣的各類四輪房車(90年代香港偷車走私活動特別猖獗)。

有完車後就是要起高樓,原本的農地漁塘被填了,取而代之的是六七層再加上白圍牆的高村屋逐漸出現在這條原本只是務農維生的圍村中。

在所謂故鄉的變遷中,塘人老爸原本由親朋間的救濟者逐漸變成可有可無的客人;有一次老爸想試一試大表哥新買的舊寶馬卻被拒絕,看到他口黑面黑的樣子在年少的塘戈眼中覺得十分可憐。

為了挽回面子,塘人父母決定要起高上一輩留下的村屋,於是他們便找自人面較多的姑丈幫忙建屋的籌備。

起初姑丈說十萬蚊港紙就能夠搞掂,但最後每個月都起碼要求多一兩萬蚊,完工時總共用多了六萬港元,共十六萬;當時在火車上的大陸樓盤廣吿說新建的香蜜湖住宅亦只需十萬蚊左右,換句話說塘人父母被姑丈騙了錢。

雖然花了十六萬來起高變成三層屋,但是屋內並沒有厠所,要用厠的話就要出大門口繞過花園去到隔壁沒有被改建的廚房厠所,姑丈說這個是主力牆所以不能打通,現在塘人就會諗難道就不能在屋內另建厠所嗎?  這十幾萬真的花得冤枉。

新屋完工後迷信地主公勁過夾萬的塘人老媽發神經地把三個物業的地契都收藏在地主公後面;後來姑媽就打電話來說借了地契來交水電費,之後當然就是劉備借荊州。

之後這三張契就在老爸的姊妹間轉來轉去,有一次回鄉探親時一開門就驚見到有成幾家人住在裡面;問姑媽後才知道原來她把間屋租了給由外地來打工的人,當然這情形同時發生在另一間沒有被重建的舊屋,換句話說塘人阿嫲留給老爸的物業已經被親姊妹們問都唔問地侵佔了。

2012年時塘人老弟在臉書留言要求塘人代表老爸去討回業權;老實說塘人認為老爸覺得要由自己親口去討回自己的東西是一件無面的事,而塘人老弟就更廢更要面。

所以塘人一於睬佢地都傻,更何況塘人真的能討回後就一定會全部賣掉帶錢返回美國,索性斷埋根;不過這樣做老爸更會敗光所謂他的祖業而無面目去面對鄉親父老,所以說這類衰人塘人也做唔過。更何況以人身安全為由,老爸的親朋塘人一都信唔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