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性的此消彼長

每趟民眾運動都差不多有一個目的,就是有一大班覺得受到社會不公平待遇的人走出來謀求可以爭取到更加公平的待遇。

不過假設這個不公平的待遇是會威脅到群眾的生存權利的話,這種民運就會演變成可以顛倒政權的衝突。

從過往幾千年的世界歷史上都曾經發生過無數次這一類的民運,不過這裏不是歷史課,所以塘人亦不便詳述。

為咗可以不被憤怨的群眾用武力來強行推翻,政治家們想出咗一樣可以暫時用來舒解民怨的武器 – 民主:只要人民有宣洩的渠道,理論上政府亦等同由人民所操作。而少了流血衝突的民主國自自然然地社會較為穩定,政治和商業都可以得以擴張。

當然大家都知道事實上還是有官商勾結,這個社會依然是強權有理,貧富還是的懸殊;只不過再遇上有不公平的時候,人民還是有權出聲而不被鎮壓,當然官員理不理會又是另一回事。

久而久之,向政府出聲便替代了以往需要流血的衝突,故此近代的人類暫時也得到了和平,這亦是最近幾十年來人類所標誌的所謂文明社會。而世界上還有一大堆還未能發展出民主制度的國家,暫時可以歸類她們為未發展國。

文明社會的特色是提倡資源可以再分配,於是民主的政府就變成了俠盜羅賓漢 – 從富人手上奪取資源分給窮人,這樣做是為了民主國的人民就算窮極都還可以生存。

不過富人也不會是一班白痴任由被均富,於是便會著手向外掠奪;民主國的稅制總是對在國內賺錢的商家諸多制裁,反而對商家在國家之外的掠奪就不聞不問。

始終所有生物都離不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原則,就算是現代有多麽文明的社會,在資源不足的前提下也是只能去滿足一部分人而捨棄其他大部分人;不過古時的貧富規模較只限於某一區域,而現在的民主制度造就成了全球性的貧富懸殊 – 文明的民主國用武力和貨幣貸款去掠奪未發展國的資源是也。

就好像當我正享受着新鮮的食水和食物時,在地球的另一區域就會有幾倍或以上的人和其他生物活在缺乏食物和受污染水源的艱苦環境中;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誰叫世界是這樣的民主和不公平,此乃此消彼長是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