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是摸出來的

塘人初到美國時寄住在一家美國的窮鬼人家,他們肯收留塘人不是為了甚麼與外國人交流文化之類的無謂事,純粹為了把自己家庭開支劃入入退稅範圍,目的是得到更多的退稅。

所以在美國的第一年塘人所過的生活與一般美國窮鬼無甚麼分別-一樣是食不飽,著不暖,還有整天對着部電視機。

後來塘人愈來愈發覺這家人只是一堆廢物,為了完成第十二Grade之後可以升讀當地的大學,就唯有自己行出這户廢物人家。雖則可以問這家人車塘人到大學去,但自己試過被他們車去十里外的Walmart然後又不回頭接導致塘人用了五個小時才回到家之後,實在也不想再重蹈覆徹。

不過第一樣難題就是唔識路和對當地的交通工具完全地不熟識,於是乎便趁放學去自己不停地轉乘巴士(當時還未有輕鐵和火車),用有限的英文和巴士司機問路,最後覺得自己Okay之後就找一日曠課自己搭車去二十里外的大學。

最後塘人都入不成這間大學,原因是他們覺得塘人的TOFEL分數太低,於是便指塘人去讀當地的社區學院的副學士。當然這又再是另一番的搭車摸索戰。

直至今時今日老婆覺得塘人的方向感很強,所有能說得出的地方都懂得去,塘人就一定會回應她說塘人在這個城市留下了不少腳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