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十二月 2014

終於到達十萬瀏覽目標! 休整!

早在今年二月尾開Blog的目的純粹是覺得在臉書上分享自己的人生,想法和財務經歷被親朋間覺得是Show-Off 和異類分子,同時間這個行為亦都為塘人老婆惹來了不少的閒話。

塘人的財務自由之Blog不會跟讀者講太多學術的理論(因為塘人根本就唔識理論),只不過自己覺得有用的就會講一講;反而經歷之談就佔大多數,但當然負面的東西就比正面的多很多倍。

塘人有生之年經歷過的第一次財務自由,就是在2009年回港之前的幾個月,當時每月的期權股息收入超過了日常支出大概一至兩千美元;因此塘人就決定離開玩了三年多的蝕本生意,和老婆回港試一試財務自由後的休假。

不試還好,一試就知原來由股票期權堆砌起來的財務自由只是一塊濕水後就散的簿灰板,財務自由後的第二個月就因為股市崩盤而在塘人面前煙消雲散,最後又要重頭來過;所以讀者眼見的塘人只慢慢儲蓄買樓收租,股票期權只能當嗜好玩玩。

開始寫Blog之前曾經訂下一年唔夠十萬個瀏覽的話就唔再寫落去,不過而家反而是唔夠十個月就有十萬個瀏覽率,這些都是拜各位讀者和Blog友們不嫌煩塘人的囉囉嗦嗦!

塘人Blog由現在起休到明年二月尾,在此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祝大家聖誕快樂, 新年進步, 搵多D!

廣告

煤氣股期權被Assign

Activity Date Transaction Description Symbol Qty Fill Price Commission Net Amount
2014/12/19 Buy to Close STR Dec 14 24.00 Call STR 2.0 $0.00
2014/12/19 Sell to Open STR Stock STR -200.0 $24.00 $17.00 $4,783.00

成功,努力,生存,資源戰

自小讀書時聽父母長輩和老師說對學業要努力,成績才會好;然後長大了才能夠有錢,靚老婆,大屋,好食的東西和有車揸等等。

當然這亦都是在成人社會中對“成功者“的標準,所以我們就一直被一條無形的“紅蘿蔔“(成功慾望)所驅使去努力讀書。

可惜的是現實卻是任憑學生們怎樣去讀,當你Keep中題目的時候成績就會事半功倍,Keep 唔中的話就只有憑記憶去考“天聰“;所以後來考試就為學生們分了名次,而這一分了等級之後也好像決定了學生的未來,從而出現了以名校名族精英為統治主幹的人類社會。

不過現實的社會中又好像出現了一班不太需要有學歷,但其生活卻又可以比之前努力爭取好成績的普遍人們過上好千百倍的生活。

這班人中有人從事遊戲手機Apps的制作,有人自小就從事股票房地產的投資,也有人作為一間小型的廣告公司而發跡成功。當然作為機率來說,能以此成功的可能就只有千百分之一;這亦正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

正因為發現了就算透過努力也好像成功不到,社會上又逐漸地出現了一班希望不用努力,亦可以透過政府或一些組織從有資源的人手中把成果轉過去他們手中;假設他們能夠成功地爭取到更多資源的話,就會被冠上“革命者“,“先驅者“或“人民英雄“等等的名稱。

人類生活在世最簡單的只是為了能夠生存(有屋有食)而已,但因為資源分配不平均而導致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並不會人人都可以被滿足到這個很基本的需求;所以講到最尾所謂現代的我們還是不夠文明,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寫Blog也算是一盤生意

塘人有追開老婆的中學同學的旅行Blog;去看這個Blog的主因是聽老婆說這位Blog主人氣急升,而且有報章雜誌去訪問這位旅行達人。

但自從去年開始Blog主因為身體不適而去不了旅行之後,她的寫作材料就只能夠用之前的旅行見聞再來個詳細版本。不過就算點翻炒都好材料總會有用完之時,她的Blog已經有近半年沒有再寫了。

寫Blog就像做生意,剛開始時很難找材料寫,寫落去就會開始愈寫愈順,但寫到差不多時又技窮了,到這時候就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的時候了;就像十年間十間新開的公司中會倒閉了九間一樣。

生前死後

塘人正職的工作因涉及少許的醫療工作,所以經常地出入醫院,老人院,化療中心,洗腎中心……等等。

因此生老病死是塘人在職多年後經常遇到的,有次最瘋癲的是有個鬼婆的氧氣筒用盡透不到氣就快休克,雖然本來她清醒前堅持不叫救護車($600);但人之將死,條命點都比錢更重要。

另外,有時就算上個星期有講有笑的等換腎病人,亦都有可能在下個星期會出現在放在公司櫃台的報紙訃聞上(有人去世家屬都會通知,因為要取消該Account,猶其是有申請固定服務的人);有個學弟說過塘人的工作很有意義,塘人就心想:[你睇TVB的電視劇太多了。]

有時又會有工作送/接人去到墳場參加葬禮;鬼佬不像華人般玩敲敲打打玩雜技,通常都是找個神父來講幾句,然後家人朋友又來講幾句,大家係棺木附近食個Brunch(當和先人一齊食埋最後餐飯?)就睇住落棺,最後就散人。

同時鬼佬拜山又非常之隨意,鍾意節日來就來,平時日子得閒又來,來的時候送束花講幾句就走;不像華人般又燒又拜,左一句保佑,右一句平安, 但平日就當墳場是鬼地, 避得就避;雖然塘人也是華人,但自己本身就真的不覺得一個已死的人能夠再在地球上有甚麼作為。

但如果要勉强地講一番感想,就應該講這位先人在世時有為自己和後代子孫留下了多少物質財富,無形的智慧和寶貴的經驗;之後就是生人和死人各有自己的世界了,誰也不能為對方有任何實質的形響。

陋習吃人

塘人今日看畢在上一篇文章男主人的留言後,突然就想起了在中學會考時讀過取自魯迅的兩篇文章 – 中文科的和中國文學科的。

大概一百多年前,魯迅憤恨於中國民眾飽受千百年來儒佛兩家的思想所愚昧,從而變成一大班封建,保守,冷漠和殘酷的無知民眾,於是乎便在月刊上一連載了對此批判的文章,希望藉文筆教化去剔除民眾之間代代相傳,兼且頑固的仁義道德思想。

事隔就算已經一百多年,雖然事實已經證明魯迅的抱負依然未了,中國人依然難以從根本上完全剔除仁義道德所帶來得遺禍,而且還是一直在代代相傳,不過現代的“仁義道德地吃人“已經比起一百年前文明得多了,至少人被“吃“後還不致於會死的地步。

說回正題,在財務上很多人還是抱殘守缺地遵照父母祖先輩所相傳的金錢觀念,而這些觀念早也是注定要被人剝骨割肉地“吃“的。

舉個簡單例子,以前(現代也有)的人買樓不會想向銀行借錢,最好就要一筆過付現金,不然的話就寧願得到政府補助居所也不會買樓住;事實證明這些人已經被樓價愈抛愈遠,或者淪為有屋業主每個月的“現金流“。

擁抱守舊的財務思想並不會讓一個人變得更有智慧,反而成為了被人“吃掉“的“可憐“人。

被樓1租客拖罰款

之前樓1的租客因為被鄰居告發不斷地使用了車房作為主要出入口而導致塘人被HOA罰金廿五美元。

雖則本身不是塘人違反HOA的規例兼且在自住時早就已覺得這對鄰居夫婦有監視他人的變態喜好,所以塘人本身是偏幫租客的。

不過既然唔罰都被HOA罰了,塘人就自己先把罰金交了,然後再向管理公司向租客追收。

當今月中租金過數後,塘人發現廿五美元並沒有加在這條數上,於是便向管理公司追數;得到的回覆是租客覺得自己被冤枉,所以想向HOA上訴,讓他們免去罰金。

塘人心想你上不上訴是你自己個人的事,而且HOA一向都是一個社區內的黑幫,財到光棍手時要他們吐回很難;況且塘人一向對他們所要求的維修都是即叫即搞, 反而現在就被人拖數, 雖則無這廿五蚊不會死人, 但合約就係合約, 被拖得一次就可能會有第二次

於是塘人便向管理公司說要再發多一次收款通知,希望租客自己會識做時塘人都唔想煩到去處理跟無交租一樣的事情(請客兼扣按金); 據說很多投資者放棄做Landlord的原因就是因為租屋給人住很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