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練獄(二)

除了返學和返工之外,塘人基本上毫無其他的娛樂,除了星期日去書店睇書或者是去電腦店買些因過時而特價的電腦遊戲回家玩之外。

雖則已經用盡時間去返工兼食飯都在餐館搞掂,但因為始終人工低,扣完每月的學費和房租之後其實都只剩下幾百美元;當時剛剛接觸到“富爸爸“的書,塘人深深感受到自己就是正在“老鼠賽跑“。

當時塘人還年輕,以為“肯蝕底“就會有多點機會;無錯“肯蝕底“真的會多了很多事做,但卻不能夠令人多賺錢。

曾經幫過一個老闆做苦力去加建貨倉,怎料到了完工後分毫不給,問他要的時候還被送贈一句:[我無話過會俾錢㗎喎,吹咩?],繼承了塘人父母的懦弱性格,去到邊都會被人欺負。

雖則遠在地球的另一邊,但塘人老媽的控制欲卻不能減;塘人好幾次透露過學費太過高昂而且生活太辛苦,故此唔想再讀落去;塘人老媽堅決地不肯還攞塘人阿嫲的所謂遺言出來。

剛好又適逢香港沙士,所以老媽也勸塘人不要回港。

最好的打算就是找一個有美國藉的女人結婚;找不到的話亦可以隨便找一個留學生一齊生個細路出來,這樣就可以留低美國;然後話到最尾最重要就是要申請塘人老弟入藉。

廣告

4 thoughts on “十年練獄(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