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一月 2015

再決戰樓上惡鄰

上星期六塘人不用上班,但老婆要返;怎料住在樓上出租單位(業主住在加州聖地牙哥)的三個是伴侶關係的鬼佬(其實可以只用一個字來形容)帶了一班鬼開P,原先塘人以為他們過了午夜十二點就會收,希望他們自動識醒會收,但結果是老婆成點鐘準備睡覺前都唔收,於是塘人又要再用非緊急服務報警叫警察叫停他們。

因為之前幾個月前已經有兩次前科,塘人一講都唔需要講多幾句Call台位姐姐就說他們會派人叫停場P,塘人心想早知十一點前就應該報警,好等班警察掃盡班PK興。

與此同時,上次塘人向樓2的業主立案法團的管理公司講及有關問題時,該經理叫塘人再有類似情況時亦都要通知他一聲,好讓他向這些人發罰單;於是塘人報警後也連Call台姐姐給的Case Number一併電郵給管理公司的經理。

不過就在最近一兩日班PK就開始與塘人玩嘢,有時晚上就特意製造幾下撞擊地板的噪音,午間時又特意開以前沒有開過的轟耳音樂。

面對鬼佬的幼稚報復,塘人心想你撞花塊房東地板身為租客搬出時要被罰按金,開轟耳音樂時被影響的又不止是塘人一户,最好就是越多人投訴這班PK越好,到時就讓管理公司再罰他們,不然就罰遠在加州的業主。

廣告

送銀幣當利是“寒酸“嗎?

新年在即,塘人兩公婆又開始討論有關派“利是“的問題;塘人提議由今年開始就以2015年的American Silver Eagle銀幣代替美鈔來派,怎料就換來老婆的一句說塘人“寒酸“,說從來沒有人這樣去派利是。

老婆所持的理據就是覺得一般人收利是時就只會想折現,更何況他們又不是收藏家,又對銀幣價值不清楚,結果將會送了等於白送。

對於老婆的慣常反彈回應塘人一向不會急着去爭辯,因為最後都會惹來她問塘人更多的問題還有更多的反彈回應;反正最終家庭開支的決定大家有份參與。

故此塘人就做了一個實驗,將手上的所有銀幣影相然後放上老婆的臉書上,結果一日後就只得一個人Like,可見一般人真的對“真正“貨幣不感興趣。

與同事討論樓

塘人所用的老墨地產經紀本來也是公司同事,不過後來當樓市逐漸好境之後他又重返原先地產買賣工作,還有就是他那感情一般的弟弟還是留下此地上班;故此塘人就算在公司不說自己的“工餘活動“亦都會在老墨經紀的臉書上宣揚。

現實中的塘人一向不會主動去叫除了老婆之外的身邊親朋同事去學習財務知識或者從事任何投資;一來覺得以為自己幫人時大多都會“好心着雷劈“,二來覺得如果他們覺得現在生活開心的話就不好講太多,以免他們負荷不到;這就是儒家的所謂:[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御(愚)民政策。

故此通常除非有人主動去問,被問時塘人都會在無損自己利益的大前提下毫無甚麼保留地答,如看了這個Blog一段時間的Blog友都應該知道塘人是一個直腸直肚地寫文的人。

今日就有一個經常凡事都包拗頸唔肯認輸的同事(這可能導致他婚姻失敗的原因)在塘人等放工前討論為何他不想買樓,以下是美文譯中文後的問與答:

同事:現在你有多少間屋?
塘人:3個

同事:全部都是Condo?  為何不買獨立屋?
塘人:係全部都係Condo,因為不夠錢。

Condominium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同事:供3間屋貴不貴,月供多少?
塘人:好貴!一間450,一間800,另一間就600。

同事:我已經唔想再做業主(因為離婚,屋被老婆收了),因為有好多問題,如爆水管。
塘人:爆水管可以搵保險賠,再唔係毎年買一個Home Warrenty 。

同事:你如何賺到錢買樓?
塘人:努力工作,減少支出。

當同事講完No Way 的時候,塘人望見夠鐘收工,於是便Say完句Bye後就鬆人。

搬屋搬到人人知

自2012年開始塘人基本上年年都會搬一次屋,隨着臉書上的公司同事越来越多,以前塘人一搬屋就每人得閒都會來寒喧幾句;搬到第三次的時候反而已經沒有人會去理,只是覺得塘人搬屋搬上瘾而已。

不過班上司就開始識做,見到塘人顧住執拾間屋而唔想返工個款就自動幫塘人Cut鐘,讓塘人多些時間先搞掂搬屋的事情。

老實說,快點搬完快點開始收租,樓2訓係度“白宮“都不會產生任何現金流收入,所以計起上來返少點工對塘人來說是比較化算。

發達與財務自由之別

塘人年幼時非常喜歡看一套叫做橫財三千萬的喜劇,印像中是錄影後不斷翻看又翻看了幾次;不過最近從網絡上下載後再看時感覺已經不同,主要是覺得為甚麼這一班人為何要為了不能用的三千萬如此搏命。

如果不知道這套劇是甚麼的讀者,以下就是這套劇的簡述:

戲中的曾志偉在銀行工作,有一日他留意到有幾袋載有三千萬的舊銀紙並沒有如計劃般被即時婪化銷毀,於是他便約了一班豬朋狗友一起計劃把這批錢用垃圾掉包,不過後來事情越来越多人知道,然後各人為了奪得這筆橫財而你爭我奪。

很多人以為發達是一個機遇又或者是一個運氣,有則有,無則無,但事實就是要有這個機遇前本身就要有財務計劃;

在歷史上導致韓國人至今依然憤恨的七年戰爭的始作恿者的當時日本最高領導人豐臣秀吉本來是一介農民之子;在他廿三歲時真正地開始了發跡之路,在他的計劃中不但要討好君主,與同事建立良好關係,還有認識當地黑幫從而擴展情報網;最後他的突破點就是歷史上有名的“墨俁一夜城“,自此他就由一個侍卒變成一個有地有僕的“大名“。

因此“發達“就如同是財務自由計劃中的一個突破點,但前提本身人要有這個計劃;很多人都很奇怪為何有些人中了彩票巨獎後幾年後又回復到一貧如洗,原因就是他們在沒有財務自由計劃下就突然地得到了這個財務突破的機遇,所以就很快地又會打回原形。

“發達“是“財務自由“計劃中的一個事情,故此有計劃時會令你的財務狀況更上一層樓,沒有計劃時就算發生“發達“事件都沒有用處。

獨立並不只是用口說的

自2013年開始塘人都經常對老婆說了千百次那句口頭禪:[一個人是不用向任何人負責的,尤其是去到我們這個歲數,更不可能對任何人心存依賴。]

前日老婆在賭城的姑姐打電話來,除了爆出她的妹妹與兒子和韓國媳婦的瓜葛之外;還順便說寄告姑姐家中老婆的孿生妹妹得了流感後沒保險但又不想用錢看西醫,最後導致所有與她接觸的人都被交叉感染流感。

屈指一數老婆的孿生妹回美“找工作“已經有一年零兩個月 – 決戰在狗公園,但一直處於做幾日就劈炮走人而且糧又唔好意思問人要的狀況;其實大家都不知道她自己能夠意識到已經就快三十歲但還是過着依賴父母姑姐的金錢來過活是否有點兒不妥。

2011年的時候老婆的嫲嫲過世後 – 美麗而殘酷的世界,眾“孝子/女“在分身家時才發現原來這個老人家身後除了外人所給的帛金之外沒有財物可分;這就更加證明了:人只能夠獨立且並不能夠對其他人依賴,尤其是財務方面。

正因為對其他人/政府/公司/團體/宗教心存依賴,人才會容易被利用和欺壓;年幼的塘人經常會被其他成績或人際關係最好的同學所欺凌,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塘人以為忍一忍就會有老師,其他同學或父母打救,到現在塘人看回當時就算有人打救都不可能全天候廿四小時去打救吧,所謂長貧難顧也。

故此所謂的獨立不是口中說說,自己搬出來住,又或者是能夠自己打工賺錢就算是,更需要的是放棄依賴,自己和身邊的一切都必要去自己負擔才能算是獨立。

好忙

基於一時的決定,塘人一家將於二月八日遷移到樓3。

這次的大屋搬細屋(少了三百幾呎,兩房變一房)為的就是想以樓1和樓2的淨現金流來補貼大部分樓3的自住費用,從此以後塘人兩公婆就達到唔駛付錢住屋的境界了,可以作為財務自由之路上的一大突破點。

搬屋之後塘人手上的銀根將會更加鬆動,故此儲蓄的速度將會加快;不過就在搬屋前後,排山倒海的遷居費用就不斷地的接二連三地湧過來。

再加上生活上所有東西也要全部去改地址,幸好現在很多事情都可以上網解決,這樣就省了不少時間;最麻煩的是原來上網的公司不服務樓3的區域,故此要轉用另外一間公司,但她的上網速度最少為50M,塘人手上的Modem只可去到42M,簡單來說又要買新Modem。

忙,用腦,兼且又要照常返工和做家務,導致心情十分地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