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二月 2015

父母的取捨

昨日塘人出了篇文靚仔又有錢的好處講述有關一個靚仔又有錢的男朋友會讓伯母比較賞心悅目,這回就講返作為他的女友, 一個很多人話係靚女而且她本人又有陰濕計地去爭到香港自住屋。

上文提到細姨仔從英國工作假期簽證完結(她本人說因為英國失業率高企,所以要踢外國人走)回港後就無所不用其極地與二姨仔爭奪不足一百呎的房連床位。

有了兩年自己獨立出來生活的細姨仔當然知道香港一屋難求,但問題在於塘人的外母對性格與她相似兼年幼時比較多病痛的二姨仔有特別感情,她更曾經讓塘人外父當着塘人老婆(即二姨仔的孿生家姐)和細姨仔面前說將來百年歸老後要把買斷了的沙田公屋預留給二姨仔最後的家庭會議

細姨仔處心積慮,一方面要在港立即找到工作,另一方面就與二姨仔姊妹情深,在外父外母面前做到自己不介意地方窄(因為她有幾大箱行李)要訓地板,然後就逐點逐點地把自己的衣物塞進去英國前屬於她但現在是二姨仔的衣櫃中。

不用多久,細姨仔就經朋友介紹下找到一份當時新開張的航空公司的空姐工作,因為她在英國打了兩年餐館工, 有一口算是流利的英文,面試官就可能忘記了問她中學的畢業證明(事實上她美國高中未畢業,從美回流後她In過國X,但以學歷為由而不取錄)。

反之,二姨仔雖則一直在電XX科工作做接電話,但得罪人多稱呼人少,而且她也是一個大花筒,那八千蚊港紙的人工不夠她用還要問父母“借“錢。最後更索性與上司開拖後劈炮唔撈,從而變成零收入。

再過不久,做空姐和患有扁平足而導致經常“腳痛“的細姨仔就開始向父母要求與二姨仔輪流訓地板;最後大家以人頭擔保明知二姨仔一定不從的情況下而搞到雙腿患有脈管炎的老父要訓地板(因為二女去了同老訓)。

免疫系統有毛病的外父訓了無數晚的地板後變得身體更加虛弱,最後更因受寒而哮喘病發而入了幾次醫院,這樣就算對二姨仔有任何特別感情的外母都不能夠沉默了。

當外母把事情攤出來表明要把單人床換成雙人碌架床,好讓解決有人要訓地板的問題時細姨仔就發難,堅決地說寧願自己搬出都不肯與二姨仔同房訓碌架床;最後外父外母無奈,就設計趕二姨仔返回美國,回美後還用了兩萬多美金去買部新車給她去“努力搵工“。

2013年尾二姨仔被父母送走回美國賭城後的幾個月,細姨仔亦很樂意地親自(外父外母怕因曾經騙房貸而被美國海關扣留)去送自己的“家姐“一程-把二姨仔的所有個人物品連衣物用大行李箱一併帶去美國;不過不知道塘人的二姨仔是否真的這樣“死蠢“,還在面書上不斷打卡細妹來探她和一齊出去玩, 說大家“姊妹情深“。

時間又來到2015年的時空,二姨仔花了一整年有多的“搵工“計劃就不斷在“劈炮“和“被炒“兩邊不斷地進行,雖然傳聞她又想“回流“返香港再“搵工“,但是這次卻被受夠的父母所阻止。

在美國讓二姨仔白食白住的姑姐雖則知道自己中了外母計而煩惱,但現在已經彊屍入屋,易請難送也。整件事最大得益的細姨仔已經奸計得适,讓二姨仔得罪父母後又順便把她放逐美國,然後就只需要等到兩老一伸就可以得到一間免費的自住屋, 就算未來要結婚搬出都可以把這間屋賣掉作套現之用(十多萬買入的公屋現值三百多萬)。

不過結果會否真的讓她如願以償呢?  還是要讓時間去證明吧!

廣告

靚仔又有錢的好處

近日看雅虎新聞時提及到日本的一本女性雜誌為女仕們作了一項問卷調查;調查的目的是讓女仕們從兩位男性中去作出取捨:一位是收入高但樣貌奇醜的男性;另一位則是無業但浪子型男。

(理性後的)調查後結果發現75%的女仕會選擇收入高的醜男;不過當中卻有部分女性想得一想二,既想與醜男結婚從而得到他的財富,同時又想與無業型男拍拖。所以說錢財其實買不到女人的心,受親朋傳媒形響而還是保留住這種思想的男性請注意這份調查結果。

塘人與老婆拍拖差不多四年後才能與老婆住在一起(五年後才拉埋天窗);當時世伯伯母給與的壓力導致我們有好幾次都頻臨分手邊緣。

其中外父更向塘人父母使激將計和對塘人與老婆一齊使拖字訣,目的就是想塘人與老婆卻步分手;就算婚後外父外母亦嘗試從財政和親朋關係中埋手,說到尾他們兩老就是極端地討厭塘人。

不過就在塘人與老婆婚後三年,他們兩老卻非常順攤地讓最小女兒與一個只交往了一年的DS師傅一齊走去英國工作假期並同居(2010年),兩年過後又讓(續不到簽證被英國退貨)的細姨仔回娘家住,結果發生了與二姨仔的“床位之爭“;最後就是二姨仔被鬥輸,敗走美國賭城。

老婆跟塘人說外母可能覺得該DS師傅靚仔,因為以前她一直都以韓文中的“太岳巴“來稱呼這個最細女兒的男朋友;反之外母當年覺得塘人樣衰兼無錢,所以就不斷向外父告“枕頭狀“,用盡所有方法去阻擾塘人與老婆一齊。

現在該DS師傅與友人共同創業開了一間特色HD店,本來好食快餐的塘人都有興趣一試,但有一晚看完搵食女神像“背書“兼“招魂“式的介紹後立即興味大減了。

身為港人應該驕傲

塘人看過某一篇文章已經有一段日子:內容是說某些政府官員覺得香港人自稱香港人時會比較容易對祖國有心離傾向而導致港獨,所以認為香港人應該自稱自己為中國人又或者是中國的香港人。

後文為與之相反的是另一班人對此言論有所保留:認為難道上海人不能夠自稱自己人?  又或者是北京人不可以叫自己做北京人?

塘人在鬼域已經生存了十數載,認識而有計傾的香港人剛好可以用手指和腳指加起來數盡,不過這班港人年紀都是70後或更老;80後或更後生的港人雖則知道其實為數不少,不過話不投機半句多,塘人認為他們的經歷不同,彼此有很大的代溝。

塘人所知道此地最富的華商為香港人;他的本業就是做高檔的鬼佬中餐館生意,塘人每次經過山邊的住宅區時都會見到此地獨一無二的兩層向東都是落地玻璃的中餐館,而且還有代客泊車洗車服務;這種中餐館的陣容在美西各主要城市都很難有華商肯去做到的。

他的本業為餐館,生意賺回來的錢就是向多户式租賃物業投資,而且他的投資規模很大,通常都是一整個幾百户的Apartment Community 來進行;投資賺回來的錢又可以再回攏他的本業,就是因為他的員工待遇比外面行程更好,雖然餐館生意忙碌卻能留住人,塘人認識某些員工已經幫他打了十幾廿年工。

因此身為香港人應該驕傲自己擁有更進步的營商知識和因為生存土地狹窄不足而磨練出來的搏鬥能力;不過似乎近代的大部分港人都沉迷於自我意識良好(覺得自己真人靚過上鏡)和同類相爭(阻住自己人做生意而不向外發威)的情況。

婚後的理財

近日睇雅虎新聞見到一篇報導說有很多伴侶結婚後發覺自己與對方的理財概念不一樣:例如有一方在婚後依然故我地花費大部分收入在社交和購物;又或者是有一方自己顧自己去Keep住儲私己錢,把家庭開支的重擔落到另一半的身上。

據聞美國有50%的離婚率,除了有外遇的因素之外絕大部分感情變異的離婚都是因為之前與伴侶為錢而衝突;有人說應該在婚前就要搞清楚另一半的理財概念才去結婚,雖則聽起來很有道理,但實質上塘人覺得這是馬後炮的廢話。

紅極一時的歌手鍾鎮濤B哥的前妻章小蕙是華人世界中出了名的“敗家女“;據說B哥就是因為她的無止境的購物慾而從事高利貸的房地產投機,然後在B哥破產後就立即見異思遷去投身另一位富豪,但最終這個富豪的成副身家亦都敗在這個“敗家女“的無限慾望上。

不過話說回頭,一個有點兒財商的男人又會否去娶這類“敗家女“呢?  據B哥最近期訪問講述過其實自己當年不懂理財,只是當年紅得快所以錢也來得很容易,後來他聽前妻說房地產投機賺錢很快就不計利息地借錢去炒,更有些按揭利息已經達到幾十厘他亦不明白為何當時會借,最後他破產前欠下的幾億大部分都是利息數。

塘人以前從書中學到一句話:[人與人相處時自我觀念強的人可以強暴或誘姦弱者的價值觀];當年的B哥就是因為理財的觀念弱,所以就被性感“敗家女“前妻影響到更加不懂得理財,從而踏上了破財之路。

When the Water Softener Disturbs Me 當軟水機騷擾我時

塘人身處之山城所用的正是純正的天然山水,水源自冬季時降落在洛磯山脤的鵝毛大雪,春夏秋季時大家是否要受制水之苦就要靠冬天是否有足夠的降雪。

正因為是山水,所以礦物質超多,所以此城的水質在西部中屬於是極硬水;不過不要以為水中礦物質多是好事,因為受慣軟水的香港人體質未必能夠適應到這種硬水;本身有家族性免疫糸統毛病的塘人老婆就是最好例子,本地的用水和地氣導致她的皮膚病時好時壞。

塘人搬樓3的主要原因是前業主裝了一部商用的軟水機,再加上在二樓就離開了由地面透向上的地氣;雖則有點兒治標不治本的感覺,但對於未能夠擁有足夠資產回流的我們來說,算是頂住先,好過無。

塘人從來未用過軟水機,原本以為插住電掣再倒鹽就自動有軟水,怎知道原來軟水機是一件很PK的機器。

話說有晚凌晨三點幾,距離塘人起床上班還剩下一個鐘頭,突然就被水管聲吵醒;原本塘人樓上起身痾夜尿順便開水浸浴,怎料該水管聲一直嘈了半粒鐘都未有停止的樣子,最後發現原來是自己部軟水機一直在“排毒“ – 把礦物質用水沖走。

然後塘人就不再天真地以為軟水機就咁插住個掣就用得,第二日就不斷上網和Youtube去學怎樣調較這部PK機器改在午間無人時“排毒“,最後結果當然還未知,因為這部機只會一個星期排一次毒。

為何小投資者的資金較吃緊

不知不覺塘人與老婆一齊已經玩到樓3,按照大富翁遊戲的道理,再買多一間樓4後就要買一間紅色酒店了。

上幾篇文要嫁女了提到塘人出租樓2,資投兄就留言了說塘人:[厲害],然後塘人亦都說了一句:[十劃未有一撇];塘人估計資投兄所指的是63.7%年現金回報,即兩年不用就拿回樓2首期;不過塘人所講的:[十劃未有一撇]又是甚麼意思呢?

剛起步投資者都應該一定會遇到的同一個問題,就是唔夠錢再落注;發生這件事情的原因是小投資者都屬於單打獨鬥型,好運點的就有親朋加注一齊玩,不過問題也是賺到都唔夠分,就是因為規模小。

就以塘人現在的規模來說,沒有外來投資時儲首期只靠兩公婆份人工就猶如老鼠拉龜;兼且銀行按揭也重點看我們兩人的收入負債比例而次看75%的租金收入。

市面上有一類叫作REIT的房地產投資基金;這些基金出租的是大型的地產項目,雖則只有十厘以下的回報而且沒有任何財技可以讓投資者運用,但還是不斷地吸納到投資者的資金;另外這些基金用銀行按揭買入房地產時都只看該投資物本身的現金流,所以能夠比單打獨鬥的投資者借入更多錢。

因此塘人的“十劃未有一撇“的意思就是現在做按揭時銀行還只是看塘人的收入,還未能去到讓銀行把借貸重點放回投資物業身上;要做到這一地步,首先就是要把現在的規模更加地擴大,塘人實在不甘於只做一個小小的投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