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六月 2015

俄國美女正向你招手

廣告

蝕錢是天命

塘人在賭城期間雖則曾經借宿在老婆姑姐的家中,但因為老婆的孿生妹-賭城的劈炮女后一直都閉關自己在她的房中,所以基本上塘人兩公婆亦都可以當她完全地不存在。
有一晚塘人正在閱讀止凡兄的積財有技和湯文亮的逢三退一;在塘人身後的老婆姑姐就一邊聽港股電台,一邊就不斷埋怨她的大陸股(如無聽錯是叫甚麼數字王國)跟隨住大陸股指數一齊插水,最後她又自我安慰說之前該股曾經幫她賺了一萬港元,現在就算倒蝕亦都無所謂,而且她還要“感恩“。
本身只想安靜讀書而當她說話耳邊風的塘人聽了她似是道理亦都是怪理之後終於忍不住一邊看書一邊問她說:[蝕錢都要感恩?  要感恩啲咩?]。
然後姑姐又再重覆了之前賺錢,所以現在就算蝕錢都要感恩的道理,於是乎塘人又再問她:[假如蝕錢要感恩的話,那麼賺錢時又應要如何?],結果就當然是她說更要感恩。
很多人買賣投資全憑“手運“,賺的時候不知道為何會賺,蝕的時候又未必知道為何要蝕;於是乎一種富貴全靠天命的投資心得便由此而來,是賺是蝕便是一套由“天命“主導的信仰。

扮忙的舊友

在某一個例假前夜塘人突然間想食壽司,不過又突然想起有一個差不多有一年多點沒有再見到的“舊“友,便有了要否約他一起去的念頭。
不過該念頭很快就打消了,原因並不是塘人不想約,而是這位人兄是一個“扮忙“一族;如果要約他的話,隨時壽司食不成之餘還有可能被他放“飛機“,當然是有前科而且事後一句致歉都沒有,還要送一句“得閒再約過“的說話。
基於以上想法,塘人還是不約他為妙,免得捱肚餓和浪費時間。
其實2013年尾塘人在買樓2的時候曾經與此君約過一次,原因是以前玩開的一個韓國“裙腳仔“從亞特蘭大回來探老母,由裙腳仔約了N咁多次之後,此君終於肯出現,不過又要由他指定時間地點(又是午夜時分去平吧飲酒然後去飲咖啡,兩樣塘人都因為鍚命而不想去),自此便是大家最後一次見面。
老實說大家初相識時塘人不但沒有美國身份,還要為了生活學費而打黑工(即比起他們兩人是輸在起跑點);到了2013年塘人亦都滿腦都是財務用語,買股買樓經驗和出埠旅行等等;最後大家當然亦都是話不投機半句多;完全地溝通困難,塘人亦都覺得再分享落去就等同Show Off,而且亦都不是本意。
去玩有邊個唔識?不過塘人就覺得玩來玩去都是以前玩開的又會有甚麼好玩?  如果約他食壽司都差不多二十幾蚊一個人頭;塘人覺得約他的話他又會嫌貴,但自尊又不容許他把“貴“字說出來;最後就是“扮忙“兼“拖“(他的口頭禪是轉頭打電話),最後便是不了了之,塘人中過兩次招(有一次累塘人被老婆媽叉,因為原意是約他們兩公婆一起去食意大利餐和俾埋利是他剛出世的兒子)之後還要再約嗎?
還是自己一個人去食無咁嬲吧。

春山契X

多年前在賭城的一班二十出頭華人男女,他們大多都是高中學歷左右或未有,沒想過要繼續進修;因為低學歷而只能做賭場,飲食等工作;收入不高但又好享受消費;聚眾同Level的感覺良好所以就看不起其他階層的人;這一班就是賭城的“春山契X“。
“春山“其實是賭城街道上華人埠的所在地的其中一段,所以這班“契“就以春山自稱。

春山契弟(Spring Mountain kai dai Brotherhood)

因為聚眾時大家都一樣的Level而感覺良好,這班學歷收入都不高的華人青年們就算百無了賴地蹲在泊車場食煙吐痰也覺得是一種樂趣享受,但在外人眼中卻是一班影響市容衛生的人。
不要以為他們能夠聚眾就以為很可怕;實質上平時除了和一般人一樣上班之後就一無是處,頂多在路上超速和左穿右插來突顯自己較勝人一籌而已。

他們是否很像大家所熟識的"80, 90後癈青"?  其實大家都是源出一脈的(大部分都是有美國身份的港人後代)

蒙古, 原來美女多

塘人在臉書上見到有人Share一個Post,內容是指蒙古女人其實並不如一般人以為是在草原上驅趕牛馬,衣着像手工藝般的老土,還為此附上了二十多張一般人以為和現實的對比。

蒙古女生已經變得超正了!

老實說塘人在真正地見到蒙古人時也和一般人以為的一樣,全因為是以前在中小學時看教育電視所講的。
塘人在美國所見到的蒙古女只給塘人三種感覺:野,剛,豪;
蒙古女確實是非常之野性難訓;雖則她們來美後很多都貪平學費而入讀摩門教學校(無論本地外地都一樣照本地收費,只要是入教就讀得),但照樣去跳舞劈酒;另外她們很多身材都很有視覺效果的(會令是男人的您懷疑是否飲羊奶的效果),與她們相處實在和南方女性的所謂溫文爾雅和不要暴露性徵實在有明顯的不同。
另外蒙古女性格十分剛烈,她們很容易動氣之餘更可以與男人大打出手;塘人節見過的蒙古女中除了嫁鬼佬之外,很多都與她們的蒙古老公/男友衝突不斷,離離合合;總之一句南方男人要與蒙古女衝突起上來,無論性格和拳腳都輸硬;難怪以前南宋與蒙古打仗時兩三個回合就收皮,連日本仔都打唔入蒙古。
蒙古女的豪其實並不是指她們豪爽,反而塘人覺得她們十分之計較和喜歡佔人便宜;塘人所指的豪其實是豪放;她們可以厲害到這邊剛與老公/男友分手,另一邊就找到新的男友,而且還要故意帶出來給舊情人知道;看TVB劇時看到男女主角的所謂情傷要N咗多年才能夠平復,但這點在蒙古女身上完全地無可能見到,可能這些就是戰鬥民族的特色。
當然塘人對蒙古女的見聞可能亦純屬是一己之見,愛情亦都有機會可以改變到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