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七月 2015

換車談財商

早一陣子塘人突然對開了八年的Suzuki Forenza 感到是時候要換了,於是乎便開始上網找一些車主向銀行斷供的二手車,不過塘人老婆知道後就勸塘人買新車。
其實銀主車也不算是特別地便宜,只不薪過對比起月供新車的費用,月供一部銀主車相對地大幅便宜;只不過唯一令人Concern的是前車主好像通常都不斷開車,使得賣出來的車哩數都比正常的高。
當然奉行“Live Above Mean“的塘人首先一定不會“Being Cheap“而拒換車,其次更不會用自己勞動所得的工資用作供車之用,唯一能夠換到車的方法是先製造股息或租金收入:新車要月入五百美元左右,銀主車要月入三百美元左右;然後至去買車
直到達成之日前還是要先開住部舊車了。
廣告

中看不中用

話說塘人老婆的表弟於去年與韓女入紙注册結婚然後開始搞綠卡;不過他們當然想有些面子,所以在今年初才正式對外宣稱結婚,然後由女家出錢到韓國擺酒;於是便把外人對其是否為美國身份而結婚的事就這樣蓋過了。
既然擺酒是由女家出資,老婆的姑姐亦都需要顧全顏面,於是乎便把供斷的出租樓賣掉,用作首期換入開價四十幾萬美元的樓花作自住。
這次塘人夫婦落賭城時參觀了這間五千呎的大宅,猶其是見到表弟夫婦的廁所比自己的樓3更大後都覺得有點兒羡慕,可惜的是凡是總會有點代價吧,Full Metal動畫中稱之為“等價交換“。
首先姑姐以前的最大娛樂 – 放假時日以繼夜地拉老虎機,已經不再;亦都因為沒有再賭而失去了賭場發出的VIP會藉,從而失去了免費飲茶和酒店的現金券;
另外就是上班的距離遠了,最怕開車的姑姐除了上班之外更加變得足不出户;最後就是養屋雜費,據聞每月差不多要一千美元,我們更目擊到他們母子如車輪戰般把冷氣溫度調高再調低的情境。
在塘人眼中,姑姐和表弟夫婦雖則住了幾千呎大宅,但除此之外的生活質素反而下降了。
有時只為了顧全而不理財務的承擔而作出的借貸消費行為是否值得呢?  其實都幾見人見智的。

江健勇 轉文: 與錢的朋友關係(有點性內容, 不喜者勿入)

你的人生可能有一個目標,如:到某處旅遊、賣下或建立某種房子、擁某種車子、開某種店子、或要某種享受、甚至是要到國外深造。

一半以上的這些目標是可以透過錢來買到,少過四分一的要透過錢和你的資格,剩下的可能只看你的資格(如奧林匹克賽)。

愛情當然不一定能夠透過錢買到。

但,基本上,人世間大部份的需求和欲求都可以透過錢來交換。如果你能夠專注的賺錢,你一半以上的問題,都不再是問題了。

就算你想行善幫人,你還是要面對最現實的問題:你有沒有籌碼去施善?

賺錢是種很主動的行為,你不能想賺錢的同時又不想主動,希望自己能不主動(因為覺得銅臭味太重),而人家會賞識你。

有時候,我覺得這些想賺錢又很清高的,就像一個很像一個要女人愛上他,卻又不想追求的男人,行為人家好像女朋友般的跟自己上床,但又不希望付出任何的進取。

所以,這種男人也會常去約會,只要他沒有積極的採取行動,沒有人會愛上他或想跟他上床。就算有時候也會有些女人是你甚麼都不做,就只純粹是你的樣貌就已經喜歡上你了,但問題是:

這種不會主動的男人,都只能被動的妥協於選擇那些已經對他有興趣的女人。

他有興趣的,反而都是得不到。

我要告訴大家:賺錢是絕對主動。

坦然的主動賺錢,就是你對錢的基本尊重。你的賺錢的技巧可能要調整,但心態上始終接受賺錢是天公地道的。

你不好意思主動掙錢,就是看不起錢。你需要錢的同時又鄙視錢的話,你是會被錢詛咒的。除非你是富二代。

你也不需要貪錢,貪錢的人因為情緒動了,人就盲目了,你會是老千的目標,你也可能會令到跟你交易的人覺得你當他是傻瓜而比個中指給你。

你不要鄙視錢,也不要愛上錢。你跟錢的關係,就好像一個好朋友。鄙視錢,錢不要你;愛上錢,
你會因戀錢而盲目,唯有好朋友的關係是又開心、又長遠、又清晰的。

難以同遊

塘人夫婦有一樣幸與不幸的情況,就是身邊並沒有可以一起出外旅行的親朋:先說為何不幸,原因就只是一件,出埠旅費沒有人可以一齊Share;
而幸運的卻有很多,包括不需要遷就其他人的Schedule,又不會有其他人在耳邊囉囉嗦嗦,而且又不用覺得自己被人用盡做司機,所以就更能夠享受到出埠的樂趣。
先不要以為塘人夫婦一開始已經否決他們,其實同樣他們出埠亦都不會預塘人夫婦;以前曾經試過邀約親朋一起去賭城,羅省或其他地方,最後都是對方一拖再拖至無疾而終;反之他們自己與朋友又能夠成行;既然如此大家無謂勉强;一於我有我去,你有你去,大家最好不要預大家就最舒服。
包括塘人自己,可能連其他Blog友都會遇到同樣問題:明明想向其他人傳授一些財自的理念和知識,甚至係Deal,好等合眾人之力一起努力向上流,又或者在財自的道路上起碼多幾個作伴,但偏偏就是自己的財自熱情完全地感染不到其他人。
例如去年塘人看中一處供應量極度有限的Community,兼且是低市價至少三成的難得銀主盤(三房開價九萬美元),但銀行要求十日內交易,故此只能夠做到Cash Deal – 樓神教路
塘人環顧各親朋,能夠一下子拿出九萬現金的只有剛好在不久前把馬鞍山居屋賣掉的賭城姑姐,於是乎便在徵得老婆同意後開始展開說服工作;
最後姑姐只聽到要她拿現金出來後便以前輩身份向塘人說了一大堆“投資之道“;一年後過去,該處三房市價已經達到十四萬美元;當然塘人亦都懶得跟這位“樓神“跟進,因為她肯定會合理化自己講一些“人一世物一世“,“食幾多着幾多整定“的說話。
今時今日這些十年如一日的親朋在臉書上眼見塘人夫婦自2009年由無到現在有些之後就開始“眼紅症“發作了;殊不知原來是我們都在努力向財自道路慢慢向前走時,這些親朋寧願原地踏步都懶得跟上來;
對很多人來說,財自是“非不能也,實不為之。“

蔡東豪:寧死不改變

幾年前,一個大型研討會在美國舉行,雲集全球最有遠見的知識分子,討論多個影響全球的危機,其中一個是醫療。一名醫學界學者率先發言,他講了五分 鐘,全場人士心裡一沉,他們告訴自己,這個研討會開完了……這位學者指,幾十年來醫學不停進步,但醫療危機的根源未改變過,因為危機的根源不是關於科學, 而是關於人的行為。我們生病不是因為遺傳基因,不是因為一些我們控制不到的因素,而是源於我們的生活模式。即是說,生病是因為我們不肯改變。
 
這位學者說,他五十年代進入醫學院,當時醫學研究指逾八成醫療開支用於應付五種行為:吸煙、飲酒、暴食、壓力、運動量不足。五十年來,這些行為帶來 的影響沒減少過。他舉一個例子,美國每年有約二百萬人做心臟搭橋和通波仔手術,眾所周知這些手術不會徹底解決心臟問題,病人必須手術後在生活上作出改變, 但事實上這些死過翻生的病人會否改變?面對生與死,我們願意改變嗎?數據顯示,逾九成病人不肯改變生活方式。改變,真的很難。
 
幾年前,我從另一個世界走入工業界,無相關經驗。接受這個挑戰之前,我當然有恐懼,但恐懼中我找到些少自信,我知道管理是跟「人」有關,具體一點, 管理是管理「人」。管理的重點從來不是策略、系統等,是關於改變人的行為。正因為改變人這麼困難,我或者不一定做得比其他人好,但我不覺得會比其他人差。 即使是從行外空降以至,我不害怕,因為我覺得自己跟別人是差不多同一時間起步。
 
許多管理專家提出,改變不到其他人不是問題,因為問題核心不應該是改變,我們應該激勵他人去做自己選擇做的事,重點是要令其他人循着認同的目標前進。死亡應該是有效的激勵工具吧,之前的例子可見,人寧死也不改變,我不相信普通的激勵可改變人的行為。
 
很多時, CEO被視為改變的使者,由一個新的 CEO帶領公司上下去改變,然而大部分CEO自己抗拒改變的能耐比平常人高,信念和固執只差一線,全公司應付壓力最不濟的人可能就是CEO。對於改變人的行為,我有些少心得,其中有兩個深刻的觀察。
 
第一、要改變的話,不要小改,要大改。循序漸進地改不是不好,但遇到的壓力不一定小於翻天覆地的改。改變是難事,既然要做一件難事,一定要全體人員 認清目標,由領袖帶頭,領袖要大大聲、清清楚楚講出前路景況。例如減肥目標是唔湯唔水的三兩磅,到頭來弄到自己經常捱餓,又減不到磅,徹底不開心。
 
第二、相比恐懼,快樂是更有效的激勵工具。改變一個人不可以靠嚇,原本想改都會因為不甘被嚇而拒絕改變,出現反效果。提出快樂的目標有效得多,不過目標一定要清晰和簡單,因為人很精明,純粹靠氹作用也不大,改變不能持久。
 
短時間內能見到的勝利,是非常有效的激勵工具。從小朋友的行為可看到,小朋友最鍾意做的是他們做得好的事情。做完心臟手術之後,病人要長期服藥,但 調查指三分二病人一年後停止服藥,原因簡單,這些人覺得自己已痊癒,因為他們感覺不到服藥的好處,服不服藥好像對痊癒無甚影響。說服一個人食藥,不可靠 嚇,人寧死不改變,應道出食藥能改善身體狀況,例如打波成績會進步。病人發現打波成績真的進步了,姑勿論是否與食藥有關,擔保病人繼續食藥。
 
人寧死不改變這一點套用在管理上,一些人你信不過,不用浪費時間去改變他們的行為,換人可能是最合適辦法。一些人你想栽培,最有效的激勵,是為這些人製造表現的機會,做得好,大家有目共睹。
 
講來講去,改變始終是一件難事,最好不用改,順勢而行。記得二十多年前我踏入社會做事,當時麥當勞雄霸快餐業,記者訪問麥當勞香港區負責人,問及新產品策略,他充滿自信地回答:新產品?今年新產品是中薯條。

要用財商睇的動畫

塘人趁上班的“空閒“時間一口氣煲完一套中文譯名叫金錢掌控,原叫- C 或 Control 的日本動畫(已經懶寫文了:))。
既然中文名譯作金錢掌控,當然這套動畫是要講“錢“的,不過神奇在無財商的觀眾會覺得這套動畫就像以比卡超為主角的寵物小精靈;這套動畫是需要極度財商才能夠領會到作者原意。
C 動畫的主角自父親失蹤後由母親和姑媽普普通通地照顧長大,因不想再依賴他人而在讀大學期間打兩份工來交學費;對比起有父母供給讀大學的同學,主角的半工讀生活既苦悶,又無聊,連一直的暗戀的女同學都跟了一個有錢闊少。
因父親的關係,主角被邀請進入一個極度會影響現實日本的“遠東金融街“與其他投資人作對決投資,而這類金融街在全世界有股市的地方都會有一個。
而所謂的投資就是用投資人的未來作抵押:赢的話户口進帳,輸的話隨時破產,繼而失去未來(例如主角與自己的大學教授對決勝利後,教授回到家後發覺三個子女就像完全地在現實世界像無出現過一樣,老婆離家出走,準備講授時課本時完全無法集中,最後被醉酒司機撞死)。
因為動畫進度太過快速,鏡頭一轉主角就被金融街的某商會老大看中;他奉行的是以金融街所賺取的"Midas Money “流入現實日本中去保持經濟穩定(Midas Money 經銀行提出後會變成日元)- 即等同現時的安培經濟法(印銀紙救經濟);不過主角後來發現當老大越投入更多"Midas Money"去救經濟時,現實的轉變就反而越来越差。
因為全世界的金融街不斷地猛印“Midas Money “流入實體經濟而導致出現類似熱錢風暴(動畫中稱之為“C “),"C “所到之處會摧殘所經過地區的實體經濟,造成人民失業,GDP 股市暴跌;而守不住的地區會在地面上"消失"
各地金融街的投資人的防禦方法就是以全地區人民的未來作抵押去印更多的“Midas Money “,作暴力救股市之用;不過副作用就是全地區失去未來:出生率銳減,破產和無家可歸的人數增加,空舖出現,街道行人消失,人民失去工作意欲等等。
快速的過程伴隨住就是求其的結局;最後就是主角不想失去未來而打敗了商會老大後將印銀紙機逆轉回收之前所印的“Midas Money “,之後日元失去“信用“而崩潰,主角所拯救的日本變為使用美元。
好了,成套動畫來去倉促,想表明的似乎是不要為了解救現在困局而動用未來;就如安培經濟法般現在猛印銀紙救市,但卻要未來的人去承受後果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