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十月 2015

閉關

還在捱緊地產經紀課中,是故無文出直到得閒為止!
廣告

樓五收樓

等了三十四日,樓五終於到達Title Company的大枱上並完成正式轉讓;由於透過五月時的樓1樓按套現,免費買完樓四後還可以用剩下來的錢來買樓五,不過還是要自貼了五千七百美元左右。
簽字途中口臭J神又中途加入,所以令到會議室傳來陣陣的口臭味,本來我們早到就是想避開他的口臭,但最後還是要事與願違。
塘人自己Run過記錄樓五該區可以租到八百多美元左右,扣除開支後現金回報率會有三十七.八%;另外一個計法就只有十三%
不過口臭J神建議塘人可以轉手賣掉,皆因估價比買入價多了三十二%,塘人卻說現在的策略依然是只租不賣,一切都等塘人成為地產代理後再算。
簽字後原先打算傍晚就向Listing Agent 要鎖匙,不過該小姐去到樓五的Lockbox發現壞掉所以拿不出收在裡面的鎖匙,最後要等多一日去她的Office處領取。
不過塘人懶,不想去了鹽湖Downtown攞鎖匙後要再開車去幾里外的PM Office ,所以就直頭打Email給PM自己派人去Listing Agent 處領取,然後讓他們自己開門入樓五去做他們要做的事情。
所以說,樓五在塘人眼中只是一間未摸過鎖匙的文件而已, 因為塘人一向交了鎖匙給PM後就不會再去理會租務的處理了。

美國人為何不買美國樓

<>一書中提及過湯文亮先生寫過一篇文說美國人自己不買美國樓的原因是他們在供唔掂樓時劈炮走人,從而導致日後再想借樓貸時銀行不肯借,所以最後就只能夠租樓。
最近塘人正在讀有關房貸的課程,原來這個地產牌得到後可以從事樓宇買賣之外,還可以做物業管理的工作;所以就在讀房貸的過程中發現原來美國人不買樓應該是另有其他原因。
在美國如果破過產,不論是自願或非自願性質都好,最多等兩年再加上保持財政穩健後就可以申請到由政府擔保的房貸,之後只要再另外保持財政穩健多兩年就可以像其他人一樣如常借貸買樓;
他們的破產記錄並不能夠成為銀行拒絕借貸的因由,否則貸款機構便可能觸犯了平等住屋機會條例。
那麼為何美國人依然不買美國樓呢?
其實主要還是要這些人一直保持財政穩健而且還要儲到筆首期加雜費去買樓非常之困難,收入不足並不是主因,反而生活浪費和亂用債務消費才是造成他們貧窮的根源。
正因為很多美國人的財政一向都不穩健,所以他們買不起樓是正常; 就算勉強令他們再上到車亦都最後可能會供唔起, 這樣只會危及到美國以至全世界的人類安定。

最後一條數

上次塘人與老婆出埠探親時有個本應早兩年前就應該要退休的親戚無奈地跟我們說,因為公司的管理變天,所以就把他們的退休政策由“養到你死“的長俸改為一炮過付,最後這位為該公司捱了大半世的親戚得到了一次過付的退休金七萬美元。
本來難得有機會坐別人順風車而一路只顧望街景的塘人以為自己聽錯,於是乎便再問多這位親戚一次,最後他的答案依然是這“七萬美元“。
看到這位親戚的一臉無奈,塘人更覺得為了別人所謂承諾給付的錢自己實在是一點兒的話事權都沒有;而且這位親戚的房貸原來還未供完之外,更隨着樓價的一路上升而加按了幾次,所以結論是他照計也不能夠去照常退休,要焗住“做“落去了。

塘人前幾日提及的一書<>說過人應該要“自製退休金“的概念,這實在是為了政府或公司(不用提及子女吧?!更靠不住), 為你的退休作保障時而未雨籌謀之策。

到了壽終的一天

星期日塘人一邊上地產堂就一邊聽到屋企隻衰貓係度不停地叫,走過去諗住捉住佢反轉再反轉時就發覺部已經有十年歷史的洗衣機正不停漏水,搞到水淹貓屎盤。
塘人除了立即閂水喉之外,還隨即上sears 個網度 order 部新機;雖然部機最平都要四百幾美元,但塘人都仍然覺得很貴,於是便上 Groupon 網找 coupon code ,隨即減了三十美元,另加 sears 再online order特別減多十美元。
因為兩日都要返工,星期三又要樓五收樓,所以就只能夠星期四讓他們送過來。

樓四租客無交煤氣費

有晚塘人放工回家收到封煤氣公司的信說樓四租客無交煤氣費, 因此煤氣公司將會於近日內cut氣。
塘人知悉後首先趁煤氣公司未關門前立即問明原委, 然後當然最關心的不是租客有無熱水了冲涼, 而係租客欠交條數會否轉嫁塘人身上。
問清問楚後就打封電郵給 PM, 好等他心中有個準備, 否則突然間租客跟他說暖氣和熱水皆無時, 他可能會憨居居地派人去維修又會令塘人蝕錢了。
不過而家反而擔心十一月有無租收。

鬼佬常換膝頭“哥“

塘人發現自己頂了一個自己以前Train過的一位同事的更已經超過三個星期,於是乎便八卦問一問這個同事是否已經“劈炮唔撈“。
後來從他的乘客口中得知原來他去了做換膝頭“哥“(蓋)手術,塘人以前都聽過有某幾個同事做過,做這些手術起碼要兩個月以上休假才能夠再返工。
見鬼佬同事們很多都要做這個手術,塘人都不禁為自己的未來有點兒擔心,因為自己其實膝頭“哥“都會有時酸痛都訓唔到覺。
塘人的這個膝頭痛其實不是像鬼佬般本身運動不足再加上做工作勞損引起,而是中學時因為要故意繞幾個鐘頭路回家躲避家中“嘈音“,再加上來美後做了十年企多過坐的華人餐館和貨倉工所引致十年練獄(一)
現在塘人希望自己的這對膝頭“哥“可以捱到自己財務自由,劈炮唔撈的一天,因為聽做過膝頭“哥“手術的同事說,其實就算換了都還是會酸痛,反而“假“膝頭更加不能讓他們像以前般“直踩“八粒鐘就放工,而導致他們只能夠上分兩段更。
順帶一提,塘人前幾日又到了半年照一次肝的Appointment,最慘的是之前要節食十二個鐘頭,搞到肚餓到死, 不過身體帶住這件"計時炸彈"又唔驗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