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十一月 2015

性和財富

從小到大,尤其是在華人文化的生活圈中成長,我們便被教授到與人相處或處事時要分辯到好人或壞人,好事或錯事,而較為常用的是對與錯;
基於人類的常識本來就是非常之狹窄,因此我們以此常識為基準所能夠判斷出來的結論亦都有極大的機會出現差錯,尤其是外界的人或物有時會希望我們作出有利於他們行事判斷的時候。
在週末的晚上,地下組織“型男“(PUA)專門流連各酒吧舞場尋找可以上床的“獵物“,因為他們知道在這些時間和場地的女人心理和生理上都會較日間及慣性環境開放,就算本身有老公或情人,都會很容易對那些“類似男人“的PUA異性動情;
在日間,反而很少PUA會喜歡玩Day Game ,除非是喜歡挑戰自己技術的PUA,因為他們知道日間的女性對性的戒心會加強。
如果可以用文化來批判這些在全球逢週末晚上都會發生的事來看對錯,好人壞人,好事壞事的話,那麼有幾多的道德,幾多的罪惡感,幾多的刑罰都不足以封鎖住這些事情:
PUA 依然會不斷進化成為女人本能上所認為的“男人“,而女人在那時那地依然繼續在每個週末晚向那些“類似男人“投懷送抱。
同樣道理,有錢在手的投資(機)者,一看到類似很Professional的投資(機)專家/公司,亦會像週末夜店的女人般把自己的血汗錢向“類似專家“投懷送抱。
“類似專家/公司“有很多似是而非的理論,目的就是希望投資(機)者在複雜的投資(機)環境中覺得很迷失, 然後就可以混水摸魚地提供意見或教學了,不過“類似專家“本身又未必是“專家“,他們本身的投資(機)業績可能是慘不忍睹,反而他們更要依靠的可能是用“專業光環“去讓人“付費“。
像夜店女郎般口說要尋找一個能夠愛她照顧她一生一世的正經男人,但本能上她們自己卻流連於會大機會遇上PUA的時間和場所;
作為“血汗錢“的本身持有人,我們應該更注重自己及投資(機)物回報是否有效,亦即是Mind Your Own Business。
廣告

有期限的工作

因為塘人老婆與其細妹自少便關係極差的關係,塘人有時要趁老婆行開時才去瞄一瞄空姐姨仔的Instagram,否則首先會被囉嗦一輪之後,繼而便問塘人一個極難回答的問題:[你覺得我個妹係咪靚?]
作為人夫,兼且被問的對象是老婆唔Like的姨仔,其實係點答都會死,普遍人妻都會Setup這類陷阱給男人是也。
不過通常塘人都會回答:[佢大脾好L粗,成隻大笨象咁。]或者是[佢無化妝個陣,成隻鬼咁, 要笠膠袋。], 而以上兩點都是事實
話說回頭空姐姨仔的Instagram放的只是一大堆她自以為很有生活品味的生活照,可能自以為是高尚職業的關係,來來去去是與其他空姐同事在品味餐廳飲飲食食,出國旅行,Show off名牌手袋化妝品等等的照片;
值得一提的是自己她的男友生意結業後 –是搵錢還是做公關?,就多了她與其他“型“男約會的照片,塘人與老婆研究她是否因為男友的生意失敗令她覺得無望而在另覓其他更好`“機會"。
如果乘坐過美國國內線的話,大家都知道美國的空姐並不如亞洲地區般是經過萬般挑選的“窈窕淑女“,反而是一手可以抽起幾十磅行李的“大山婆“,所以搭美國飛機時會遇上靚女空姐簡直就是“奇績“出現,塘人反而會Prefer希望會否有靚鬼妹坐旁邊。
不過在亞洲地區的航空公司的空姐就要睇樣睇身材才能夠入職,基於人類會老會走樣的大自然定律,亞洲地區的空姐照理會被更年輕更有樣貌的新血取代,入行多年的亞洲空姐甚麼時候要離職似乎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老婆的姑姐說過她的一位姑婆Friend做空姐做到五十歲,不過這位姑婆朋友其實是負責訓練新空姐的Senior,即是說她不完全是空姐。
不過塘人的這位空姐姨仔因為當年外父外母劈屋就導致她連美國High School 都未畢到業就回流,如果她老老實實地在香港進修的話還可能有望做到更上的職位,否則便是等待被淘汰的一日了吧。

拖鞋飯

最近見到JJ與樊少皇要結婚的新聞突然想起了十多年前打餐館工時有一個樣貌和身材可以比美JJ的白鬼企枱妹,不過這個鬼妹應該是很年輕就嫁了人;
因為餐館會讓員工半價買餐的關係(識講中文的免費),她的老公每逢他老婆差不多收工的時候(晚上十時左右)就會帶同他們的“愛情結晶品“來食晚飯,間接就阻住大家收工。
在香港或西方很多已發展國家的很多女性都會找一個經濟穩定兼“有樣“的男性拍一大輪拖然後才會考慮結婚,不過在猶他州就有點情況特殊,有很多在教會相識的“情侶“就算大學未畢業,經濟亦都未必穩定的情況下就會去結婚,然後就生兒育女。
就是這樣這位白鬼JJ就負責了全家的經濟責任,而她的老公聽聞還只是在社區學院(Community College)讀本科而已,兼且沒有工作。
在外人眼中“不是男人“的男人,偏偏在很多有樣有身材的美女眼中是“男人“。
塘人當時的老闆及其他廚房佬都大嘆可惜,繼而就說女人Ball大的應該真的會無Brain,連嫁都找一個怎樣看都無出息的“7佬“來嫁,不過大家其實心中是很葡萄的。
無獨有偶,塘人見過有很多亞裔女嫁了鬼佬後都要兼負起家庭的經濟和生育重任,而男方並沒有像普遍華男般覺得食女人拖鞋飯是恥辱的概念。
故此結婚是否一定要依據男人的經濟能力或有樓與否來量度呢?  這個概念與其說是男人的責任,不如說是社會文化加給的枷鎖吧。

對追不到的女人討回損失?

前幾日睇新聞見聞到一個英國差不多近三張的鬼婆在網上找Date,後來與一個英國鬼佬約會一兩次後就想斷攬,英國鬼佬可能覺得有所損失而用Message向鬼婆追討咖啡費,不過該段內容就被鬼婆放上網而公諸於世。
先撇開文化及男女風度的思維或道德批判;
在這個Case中男方覺得女方無意繼續來往或有任何下文覺得有所損失,在他的角度來看向女方追討咖啡錢是非常之合理的行為;
問題是他衰憨居而且遺反了社會的潛規則 – 可以自己想但不能說出來,尤其是在男女關係的問題上,基本上大衆都不會去幫這個男人。

偏見

十六年前塘人初來報到鹽湖城的時候,此地剛好突然地步入冬天(春秋反而不明顯),由於經常天陰無陽光的關係(女士們最愛)再加上還未發展,所以對當時只有一對11號巴士的塘人來說是猶如進入了北極荒蕪之地的感覺;
記得當時由於本地摩門教的關係,大部分商舖和商場都會在星期日關門唔做生意,導致塘人經常步行了幾十分鐘才發現自己摸了門釘。
時移勢易,尤其是2002年冬季奥運前後的基礎設施改善擴建, 再加上2009年金融風暴後人口暴增,為了迎合很多外州移入者的需求,現在只有極少數的商業會在星期日關門,就算連聖誕感恩節等大假期都照常營業,當然(真正)信摩門教的家庭星期日和假期還是只會去教堂和不工作或不令他人工作。
Salt Lake County is now 51.41 percent LDS. (From Salt Lake Tribute)
另外,真正的摩門教徒是不煙不酒不咖啡不飲含咖啡因的汽水,雖然塘人都是不煙不酒但會汽水咖啡,但就是無宗教信仰,因為一個字 – 懶。
以前與塘人老婆去加州首府Sacramento探望她的中學同學的時候,就發現了就算塘人兩公婆本身是無宗教信仰,他們加州人總之一聽到是從猶他州來的就一律歸類為“不煙不酒不咖啡的都是怪人“,而且當塘人說出鹽湖城看來比加州人中下階層般的生活更好時(其實是暗指這位無錢但扮有生活品味的同學), 還被這位當自己是基督教徒的中學同學報以一絲“冷笑“;
無獨有偶,在香港的很多有宗教信仰的親朋同學亦都會質疑住在猶他州的塘人兩公婆會否是“邪教徒“;
對於這些偏見塘人兩公婆已經習慣,是關既然這些“正派“教徒以“邪教之地“來形容塘人居住的地方,其實已經沒有甚麼必要去Argue,因為他們應該永遠都不會踏足此地吧。
塘人覺得宗教本來就沒有正邪之分,人就反而會行惡,如果以宗教信仰來區分好壞就是該人本身有偏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