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三月 2016

愛情與物質

塘人曾經看過一篇感覺很奇怪的文章,內容是一位剛做人老母的年輕女人所寫;
內容大概是說自結婚開始有了孩子,雖然屋企的財政入不敷支,但在天父的引領下他們兩夫妻有了孩子,有瓦遮頭等等;
習慣睇“Big Picture “的塘人也順便找到這位“作家“的Instagram和臉書,發現他們看似真的頗為生活無憂:老公正在回學校專業進修,還有去旅行,出街飲飲食食, 美(整)容, 多餘的消費等等;
所以大家應該知道塘人感覺奇怪了些甚麼嗎? – 錢從何來?
難道就像清朝時期農民聽錯了外國傳教士的中文,真的是“信耶穌得水牛“嗎?
說回正題,現代的愛情觀念習慣性地把愛情和物質分開,覺得這兩者湊合在一起就會把愛情變質了;
塘人以前看了一個故事,大概是說有一位女生在愛情剛來臨時覺得很幸福,因為她的男友真的很愛她,不過發展到後來她也發現了這位男生的缺點;
原來男生的生母是生父的另一頭住家,生父享了齊人之福的結果就是連累了兩房的孩子,每逢過時過節兩邊母親就會強逼孩子們向生父送貴重禮物去“盡孝“,所以這位女生的男朋友也成了入不敷支的月光族;
最後這位女生雖然補貼了這個男朋友很多次,但也接受不了男朋友這種根本不會有將來的使費方式而決定分手,隔了很久她仍然是很難去忘記他, 因為始終是她人生中最轟烈的愛情。
說回之前所提過的女“作者“,她也說就算生活很"貧苦",她們兩夫妻也斷不會為了錢銀爭執,有時動氣了的話夫妻倆會一齊祈禱,尋求天父的指引,因此得出她們的愛情越來越升華的結論,當然這也令到她們的信仰更加的堅定。
愛情和物質之間,就好像一對情侶間建造了一艘木船,然後放於海水上運行,因此:
船無水則不能行;
 
船行淺水會易擱淺;
 
海水無船則無得行 – 物質買不到愛情;
 
破船行不到多久就被海水淹沒 ;
於是乎女“作家“的無水行舟愛情論是否因為覺得是天賜而就真的這般美好,只有天知,地知,她們自己知了。
  
耶撚Life Style – 盧斯達

我朋友個耶教女朋友比人X左(有詳盡過程) – 大榴蓮

耶教術語雜談與狂想- dropBlog

廣告

買入VNQ

Settlement Date   Symbol Description Commission Amount
3/28/2016 VNQ BOUGHT 23 SHARES OF VNQ AT $81.5479 ($7.00) ($1,882.60)

行大運的袁崇煥(下)

假如袁生並沒有手痕殺掉毛文龍的話,他就有可能趁着清兵直扑北京之機侵擾滿清後背,所以袁生間接也除去了滿清的後顧之憂;
話說袁崇煥比皇太極早了一步到達北京,不過其實他心中知道論野戰明軍永遠都不及清軍,所以他就只想依靠北京城的防禦工事來疲勞清軍,不過他此舉已經令到朝廷以至北京城內流傳出袁崇煥賣國通敵的傳言;
對崇禎皇帝而言,皇太極率軍撓過東北防線直指北京引爆了他心中自袁崇煥私自縛殺毛文龍開始所種下的猜忌,再加上袁生一付無準備與敵軍交戰的態度,再加上傳言,導致日後袁生能否退敵都好,崇禎皇帝已經對他起殺心了。
不知道是袁崇煥的戰術正確還是他再一次好運,皇太極在隨便交手幾回就撤退了,之後崇禎皇帝便宣召領軍城外的袁崇煥入宮,並告知不能帶同一兵一卒;
袁崇煥到達城門時發現大門深鎖,然後一個大欖徐徐由城牆降下,並叫袁生登入這個大欖進城;
袁崇煥入宮後面對的是被心中魔鬼所佔據的崇禎皇帝,他不停地質問袁生為何通敵賣國,為何殺了可以牽制滿清的毛文龍,還有為何清軍會兵臨京城,然後等也不等袁生的答覆便將他入獄。
其實朝廷要證實袁崇煥賣國基本上沒有任何實際的證據,於是崇禎並未能夠真的要把他處死,但“剛好“有朝臣上本說袁生勾結京官,並列明詳情如人物,地點及金額等等;
“證據“確實,袁崇煥被判淩遲處死;
經過朝廷的宣傳,京城人民同仇敵慨,對賣敵通番的袁崇煥恨不得生啖其肉,飲其血,於是乎袁生的肉突然地變得很有價值,大家都爭相購買。
這位差不多一世行運的英雄,生命的最後卻被命運之神所背叛,而且後來還被乾隆皇帝所利用,成為了清代明統治的合理化藉口。

行大運的袁崇煥(中)

當崇禎得知袁生連招呼都沒打就殺了毛文龍之後其實是十分之氣憤,不過既然已殺也無可奈何,而且他還是要借袁生之力去與滿清交戰,於是乎不但沒有責罵袁生自作主張,反而更下旨去稱讚他為皇上分了憂;
時值滿蒙地區因糧食不足,於是乎蒙古便向袁生求助,要求以錢換糧,不過販售軍糧之事袁生不能作主,所以便上書請示崇禎皇帝的意思,得到的答覆是應該計算人數來賣,否則恐怕多餘的糧食會流入滿清;
不過收到答覆的袁生卻把皇帝說話當了耳邊風,大量地賣出了軍糧,因而導致糧食真的如崇禎皇帝所擔心般流到了滿清手上,不過其實也不能怪責袁生這樣做,因為他手下的士卒已經有很多個月都未收到過糧餉了;
收到糧食的滿清之後真的立即發兵攻打明朝,不過卻撓過了袁生的防線而直接向北京城進發,收到消息後的袁生便立即日夜趕路回京,最後終於在清軍抵達之前先到一步。
待續……

行大運的袁崇煥(上)

上篇講完行衰運行足一世的唐伯虎,今日就說與他完全相反,明末時期行大運行到身敗名裂的袁崇煥;

普遍人一聽袁祟煥,就以為他是明末時以軍事才能支撑着快要敗亡的國家,但卻在京城保衛戰之後被崇禎皇帝老屈謀反罪而被千刀萬割而死,而且被割出來的肉還有價有市,北京市民爭相啖其肉以洩憤恨;
這是清朝乾隆皇帝所製做出來的宣傳效果,目的是向漢人宣示明室無道,濫殺國家棟樑,清代明乃是大勢所趨。
題外話:二十年港人治港“變得“一塌糊塗,遲下北京收回自己管治乃是大勢所趨。
返回正題,袁崇煥本來是一介“書生“,官位低下,某日陪同長官到山海關出差時突然吹牛病發作,說:[予我軍馬錢谷,我一人足守此],當時明官員正愁沒有人肯願意送死,守衛女真族不斷侵犯的遼東半島,就這樣袁生行了他這一生人中的第一次“好運“,以一介書生守護遼東;
隨後努爾哈赤果真派了廿萬軍力去攻打袁生只有一萬軍力去守護的城池,不過袁生又再行多一次好運,因為原本應該必輸的戰局,卻因為城中大炮誤中努爾哈赤所在的營帳,從而導致敵軍撤退,而袁生亦都因此而升官。
這次戰爭乃是明與女真多年相爭中的唯一一次勝局,所以升官後的袁生立即招人嫉忌,被朝官上本參他只顧守自己的城而導致另外一城被敵軍攻佔,是故他升官後又立即被拉下來,貶作農民;
後來皇帝駕崩,崇禎繼位,立即又想起了唯一一個能夠打敗女真的將領袁生,於是人未見就立即升袁生做兵部尚書,並且親自落台迎接來到朝廷的袁崇煥;
面對皇帝如此的賞面,袁生的吹牛病又來料,向皇帝說五年內必收服遼東,不過說完之後就知道自己吹牛吹過頭,於是乎便向皇帝苛索大筆物資和權力,以為皇帝會縮沙,怎料求勝心切的崇禎帝卻不在乎,一一答允了袁生想用來作下台階的要求。
在滿清的背後,有一位一品大員的明將毛文龍一直作為一個牽制的角色,所以他對明室的態度十分之囂張,除了虛報軍餉之外,更自行在管轄區內自行收稅;
有一日袁生口說要巡視軍務,卻中途把毛生縛起並殺了,不過他殺了之後又立即後悔,因為殺一品大員要皇帝的親自批示,之後袁生就只有上書請罪並試探皇帝口風。
待續…..

唐伯虎與馬太效應

唐伯虎在中國人的心目中也或是文人的精神領䄂:既有才華,又不用為五斗米折腰,而且又有一堆紅顏知己;
可惜歷史上真實的唐伯虎既貧窮又潦倒:
雖然他年紀輕輕就成為第一名解元的蘇州府舉人,但在第一次準備上京赴考之前老父,第一任老婆,老媽和妹妹相繼去世;
經過冚家x之後,唐伯虎寄情青樓女子酒肉,這些使費全由他幫人大量畫春宮圖及假畫來籌措;
後來上到京赴考,但然出色地完成考題,但卻被捲入一單作幣案而終身不得朝廷錄用,第二任老婆亦都知道他沒有前途而抛棄他;
曾經被寧王重金錄用,但因為覺得對方想謀反而借食屎飲尿去扮瘋癲,最後被寧王趕走,因而對寧王謀反之事置身了事外;
從此之後直到去世之前又再寄情青樓女子酒肉春宮圖及假畫,人生中的三次慘敗已經把他的鬥志消磨汰盡。
唐伯虎的經歷正是應驗了馬太效應中窮者會越來越窮的理論,從他在54歲去世之前的絕筆就知道他對他的人生是何等的絕望了

生在陽間有散場, 死歸地府又何妨. 陽間地府俱相似, 只當漂流在異鄉—–臨終詩,伯虎絕筆

壞男人與假好人

此篇繼續之前提及過塘人的同居室友,曾經是虔誠的M教徒由純情仔變為雜交色男的過程故事;
話說有一日塘人放工,J生帶着有點憂悶地問塘人如果有一個有夫之婦想同塘人搞,塘人會不會搞;
見條友如此憂鬱地問塘人(之前又不見他問要不要搞西班牙和韓妹?!),這件有夫之婦肯定不是塘人三唔識七的女人,經過塘人追問之下,原來是大家以前的餐館同事;
塘人之前有篇Blog文說過有一對台灣夫婦問塘人借首期買樓,而且開了張支票讓塘人兩個星期後兑現,最後對方反口並一拖再拖,於是塘人便趁這張支票快過九十日期前過數,激到這對台灣人爆炸;
讀者至此該知道人妻是誰了吧:)
原來Jason某下午收到台灣人妻的電話約睇電影,看電影的過程中人妻突然春情蕩漾,邀約J生與她一起到丈夫正上夜班而沒有人在家的屋企共渡美好時光,還在戲院與他來了個French Kiss ,不過J生有點怕不太安全,於是便拒絕了人妻的誘惑。
最後塘人就跟J生說他不是第一個人受過台灣人妻的邀約了,塘人以前有一晚送她回家時就問過塘人要不要上她家喝咖啡,當然塘人也是怕同一件事而拒絕“喝咖啡“。
看來我們這些本來是純情的男人無論怎樣練都是做不到對女人手到拿來的壞男人,只能做個無Guts的假好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