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一月 2017

準備

自塘人升職入培訓部之後,很多同事會預計塘人下一步會再升做行動部Supervisor,經常借意言語試探,塘人雖然口中唯唯諾諾,實質上有苦自己知,除了美文的問題之外,塘人一填學歷就肯定即時被System篩走,除非再入大學去讀多兩年書;
這一Part各位讀者不要嫌塘人又長氣,其實塘人十分之埋怨自己的家人:
首先是塘人老爸自己做生意賺了點錢後意氣風發,除了“照顧“無血緣關係的孤女寡母,又在自己那班有賊性的同村兄弟中“哂“有米,最後被人食夾棍,屈了近百萬港元,當年正好塘人第一年大學,要自己諗計籌生活學費,最後返工太多頂唔順要輟學;
其次是塘人後來發現父母在美國有親朋戚友,還要在羅省紐約之地,只是不知為何就是要讓塘人自己在原本鳥不生蛋的猶他州撞板摸門釘,或許他們不好意思去為塘人去求人,再不然就是他們知道這些親戚靠不住,尤其塘人老爸那邊的親戚皆為賊;
不過塘人父母卻喜歡把對塘人的養育之恩記掛在言語上,而對他人和他們的子女的養育就記掛在心中,所以塘人看在眼裡心中當然也寧願自己的父母當塘人是外人好了。
所以怎樣都好,由塘人第一日踏入美國開始就已經注定要學習自生自滅,與現今手持巨款來美,第一日已經揸寶馬Benz,還有Full Pay的樓,不用為學費生活憂心的留學生是不同的;
最近心血來潮十分之想把手上的其中四套物業賣掉換樓,其中之一原因是這幾套物業年紀與塘人差不多或更老,雖則說很多美國樓理論上可以捱過百年,但租金肯定就會跟隨樓齡而下降,不如趁現在樓市好去換些後生很多的樓,只要計好數租金應該會比現在更好;
股票方面或許在工作上加班和減持一些無Margin Value的REIT去填補孖展的欠款,待換樓完成,再見到條新數字之後再決定到時想借多少,在不穩定的情況下塘人不想令自己火燒連環船。
祝大家雞年更進步, 萬事如意! 

 (Source 蘋果日報慈善基金)

 
支持塘人Blog的公益事業, 最近捐款 : 塘人Blog今期善款已出, 謝各讀者支持!


塘人Blog Facebook 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willchutah199/

廣告

十萬美元代價的離異

很久以前塘人在Blog中曾經提及過一位來自大陸東北的舊友,大概七年前有美國籍的他把一名從網上認識,與他異地戀多年的山東青島女從大陸娶過來,透過婚姻讓她有了美國綠卡 –返工離家太遠有禍
婚後一年多左右,他們在當時還是鹽湖縣的邊緣以低首期買入了一套很新的Townhouse居住,所謂有屋又有家,兩口子各自上班,看似一切都已經逐漸穩定。
後來青島女不知道發甚麼神經,開始與工作場所的其中一個白人同事搞曖昧,逐漸地就對舊友的態度十分之冷淡,之後該女開始找借口,說她外家無一人喜歡她的老公,所以嫁給他似乎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對不住她的老爸;
塘人的舊友一向性格硬直似三國之張飛,一向被人形容為“東北怒漢“,但儘管如此他還是一名老婆奴,就算感覺到老婆變心但就是沒有動粗,這一點在他們離異前後塘人老婆自青島女之口中證實出來;
當然就算塘人的舊友沒有因為老婆與白鬼搞曖昧而動粗,但爭吵肯定是依然不斷的,因此舊友便借口要回大陸賺錢,實質是跑到隔離科羅拉多州,他的老爹處暫避,希望他的老婆會在冷靜之後回心轉意;
在塘人的舊友暫避期間,青島女經常約塘人老婆出來吃飯,從中也表明了自己已經變心,除了拒絕夫妻間的性行為之外,兩人還已經分房訓多時了;
最後塘人的舊友回到猶他州,發現與青島女已經沒有回到從前那樣的餘地,因為她已經把所有私人物件搬走,或許正式與奸夫同居,於是乎當初的那個“家“在兩人都Walk Away 的情況下就無可避免地被銀行收回。
塘人與舊友最後一次見面時,他說青島女半年前突然間經常把自己關在另一個房間與人談電話,其實到當時他還是不明白自己為何沒有對不住這女人,卻無端端老婆被別人偷了,家也散了;
美國某些男人不會管女人有沒有家室,他喜歡就是要參一腳,在百樂兄的Blog文 – 速食誘惑與銷售策略小談 ,就表達了這些美國男人無恥的文化。
自舊友消失在猶他州之後,該青島女自己搞好離婚後就在大陸改嫁給"另外一個"鬼佬(她把生活照放在微博),亦都可能她心中有鬼害怕塘人把這些事情轉告舊友,也索性斷了與塘人兩公婆的聯繫, 塘人的Facebook都被Block了;
昨日塘人做Training時經過該地,見到他們當日買的Townhome附近比起當年已經發展了很多,人口爆增,商店林立,又建了條南北縱向的高速公路,而且該樓價格比起他們買入時升多了近一倍,差不多十萬美元,由於他們當年用近乎無首期的方法買入,如Hold到現在回報極大;
所以說一頭家團結則大吉大利,不過這件事上誰是誰非都好,實在是證明了只要有一方出異心,要達到家破人不亡是很容易和極快的。
 (Source 蘋果日報慈善基金)

支持塘人Blog的公益事業, 最近捐款 : 塘人Blog今期善款已出, 謝各讀者支持!


塘人Blog Facebook 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willchutah199/

傳授的難題

塘人自去年年底進入公司培訓部,直至到最近都在跟隨別人去學習培訓新員工,再之後的一個月新班開始,塘人自己就要被考核去完成一個培訓課程,然後就On my own 了;
入了培訓部最經常做的是開漫長的會議和給新學員做Classroom講課,這些項目實在是非常之悶,導致所有出席人員不是釣魚,就是肉身還在,但目光明顯呆滯;
實習期間,塘人發覺老墨老弟傳授給學員工作程序之後,過一日或星期六日假期之後又打回原狀,總之不是這位學員不想學或學習態度有問題,就是很難把程序講入他的腦內。
於是乎塘人有時會趁這次主要教授的老墨老弟行開去做其他事的時候,偷偷試用另外一種以視覺為主的方法去教,塘人自知自己美文的Vocab不夠,教人就只能夠愈簡單就愈好,所以塘人自己教就講好少,主要用圖和Term表達;
Work 唔work,由於這班課程已近尾聲,唯有交給負責去考他的同事去find out了。
由於從塘人公司所學的東西實在是與他們未來的Pay Check尤關,所以通常還想逗留在這裡工作的學員,只要不是犯錯被Fire的話,最終有一日都會逼自己去摸熟;
反而塘人從不少所謂想學投資的人處實在看不到他們會有這種的逼切,或許他們原本就已經有很好的工作,習慣了多年的生活,想知道多點投資方法純粹是多點錢用,或所謂的為幾十年後的退休算計而已,這類人伸手問完不但入不到腦,更徨論說承受損失的風險去實行所謂從他人身上學到的東西;
承接上文荊軻的故事 – 荊軻其實不想“刺“秦王,做事成功與失敗雖然大部分是取決於運氣,成功又好,失敗也好皆實偶然,一味只懂去學而不實行,就算知道更多也成就不到一個屬於你自己成功或失敗的結果。
 (Source 蘋果日報慈善基金)

支持塘人Blog的公益事業, 最近捐款 : 塘人Blog今期善款已出, 謝各讀者支持!


塘人Blog Facebook 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willchutah199/

荊軻其實不想“刺“秦王

公元前227年,即將完成統一六國的秦國大殿上演了一樁秦王嬴政自出娘胎以來發夢都未想過會發生的事件:
來自燕國的使者荊軻與秦舞陽兩人以進獻燕國土地與秦國通緝犯首級為由接近了他的身邊,還差點以塗了劇毒的匕首要了他的命;
時光倒退三年前,當時戰國中的秦國在武力上已經淩駕其餘六國,而且在外交上破壞了由縱橫家蘇秦所制定的合縱六國以抗秦的方針,以致秦國要滅掉六國統一中原只是時間上的早晚而已。
燕國的太子丹有感秦國將來必定來討伐燕國的威脅,於是乎便燕國有名的處士(即身懷絕學卻隱居之人)田光合議自己心中的“制秦“之計,不過田光卻以自己已經年老為由拒絕,並向太子丹介紹荊軻進行;
後太子丹向田光勸誡說剛才之謀乃是國家機密,萬萬不可洩露出去,田光聽罷隨後找到荊軻,向他說自己曾把他介紹給了太子丹,希望他立即趕過去與太子商議抗秦之策,並說由於太子丹已經對他不放心,所以要荊軻向太子說田光而死,一定不會把機密洩露出去,然後田光便自盡了。
荊軻本身其實求仕出道已久,知道田光死前把他推薦給燕國的太子雖然歡喜,卻又不解為何田光要自盡來保密,於是乎便急急忙忙進見太子並把田光已死之事來告之,太子聽罷表面上悲痛不已,抹掉所謂的眼淚後便向荊軻告知他心中的那套抗秦之計;
在講述太子丹所謂的計策之前,首先說一說一件春秋時期的一件突發意外:當年孔子之鄉魯國與齊國連戰皆敗,失去不少土地,於是乎魯莊公便向齊桓公割地求和,便約定雙方在名叫“柯“之地會盟;
會盟期間,魯國壯士曹劌突然發難,偷襲齊桓公並脅持他把以往齊國曾經侵吞的魯國土地退還,由於命仔要緊,齊桓公唯有暫時答應,曹劌聽罷便解除了對齊桓公的脅持並回到自己的坐席上;
齊桓公在獲釋後本想食言退還魯國土地,卻被名臣管仲制止,說齊桓公既然答應了就不可失信於諸候,不如就此退還土地;
其實太子丹所謂的計策就是希望荊軻以曹劌為例,脅持秦王逼令他退還六國因戰爭而失去的土地,不行的話就殺掉秦王,令秦國大亂;
可憐荊軻原本以為田光推薦他是為太子出謀劃策去抗秦,不料卻是要去當死士,此舉前去秦國一定十死無生,聽了如此“機密“又推辭不得,一就是像田光般去自盡,就算想逃走也只有被抓被殺;
荊軻萬般無奈,只有答允去完成此差事,太子丹立即拜他為上卿,提供金銀女子物質無數供他享用,荊軻覺得自己前途就只有“去死“一途,於是乎就一邊放縱自己盡情洩慾,一邊為“制秦之策“去作準備;
據說某日太子與荊軻一起聽樂女彈琴,期間荊軻表示非常喜歡樂女之手,太子丹一聽馬上表示樂女贈送給他,但荊軻說自己只喜歡該對手而已,太子就立即命人斬下樂女雙手,送與荊軻;
三年過去,經過不斷的排演,太子丹為荊軻安排了一把塗有劇毒,用過很多個死囚來做實驗,見血即死的匕首,另外又安排一名虛歲只有十三,卻是名將後代兼曾經犯下殺人案的秦舞陽為荊軻的副手,荊軻自己又連騙帶哄去取得秦國通緝犯樊於期之首級,看似計劃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
隨後趙國被滅,秦國的兵力隨時都要打進燕國,太子丹心急便催促荊軻去進行計劃,荊軻表示自己還想等一位朋友同行,有他便會增加自己生還機會,但既然太子丹現在催促就唯有立即出發了;
返回秦國的大殿之上,原來計劃是由荊軻進獻樊於期的首級時突然發難,從後制住秦王,然後副手秦舞陽手持匕首在前恐嚇,但由於該位實歲應該只有十二左右的小朋友在大殿上突然“淆底“,面帶恐懼而不能繼續;
可憐的荊軻唯有頂硬上自己一人做兩人的工作,最後歷史上證明他既脅持秦王逼他退還土地不成,又刺殺失敗,荊軻與秦舞陽皆在秦國衛士的亂刀下成為了肉醬。
荊軻由求仕變死士,由應該兩人完成的計劃變成自己一人完成,只有差不多的準備充足而導致失敗結果到底給了大家甚麼樣的啟示呢?
 (Source 蘋果日報慈善基金)
支持塘人Blog的公益事業, 最近捐款 : 塘人Blog今期善款已出, 謝各讀者支持!


塘人Blog Facebook 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willchutah199/

鹽湖傳奇 – 一蚊起家的老墨家族

靠近Salt Lake縣與Davis縣的縣界,幾十年以來原油精煉廠林立,所排出的污染物導致臭氣燻天,直至到今時今日該地區就只有窮人居住,而且邊界通常都警力薄弱,也是黑幫與毒犯活躍之地;
不知道是甚麼原因,“傳聞“大概四十多年前有一對老墨夫婦年輕時由墨西哥偷渡來美後就在此地落腳,並且在親戚的墨西哥餐館過上一日十幾個小時的打工生活;
人工不多兼生活貧苦,但總好過在墨西哥,日子就是一日日地過,落地生根後該對夫婦生了兒而無育女,並因為要照顧擁有美國籍的兒子們而獲得合法居留身份;
有一天已經年老的親戚跟老墨夫妻表示自己已經年老,想退出年終無休,一日十幾個小時的餐館生意,不過就此關掉餐館的話,同事們就會失去工作,多年建立與附近煉油廠的生意就斷了,所以如果該對夫妻肯接手經營的話,該生意連舖連地他就只象徵性收一美元就過手給他們;
餐館過手後,這對夫妻還是努力耕耘地做生意,某年猶他州政府獲得從聯邦政府的高速公路建設撥款,而該公路的其中一個出入口剛好就建在老墨夫婦的餐館旁邊,於是乎除了煉油廠的生意之外,還多了一些建路工人的光顧;
由於多年的經營,老墨夫婦手中也有了一些錢,某晚他們突然靈機一觸不如把餐館附近的吉地買了下來,建成一個小型超市和一間旅館,於是乎在高速公路工程進行期間,此地也多了一間小超市和一間旅館,連同本來已經在此地的墨西哥餐館,三檔生意一齊吸金,令到這對夫妻突然間富裕起來;
雖然財富暴增了,他們一家還是居住在這個普遍只有窮人居住的區域,而且他們還以不斷向外擴展的方法把附近的地一塊一塊地買下來,建成多户式公寓,連排式商舖等等為附近居民解決生活所需的生意;
老墨夫婦的起始之地(Source: Google Map)
Freeway入口與小超市(Source: Google Map)

 臭氣燻天的煉油設施的其中一角(Source: Google Map)
正如塘人之前在Joseph兄的Blog中所留言一樣,正途之達成財務自由的方法理應是從幫助社會去解決問題而獲得財富,而歧途就是希望社會發生問題而自己獲得財富 – 不用負責任的筍工
此對傳奇般的老墨夫婦透過專心工作, Buy & Hold 房地產,解決當地社會需求而獲得很多人夢寐以求都得不到的資產和財富。
 (Source 蘋果日報慈善基金)
支持塘人Blog的公益事業, 最近捐款 : 塘人Blog今期善款已出, 謝各讀者支持!


塘人Blog Facebook 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willchutah199/

又唔交租?

一月剛始十日左右,塘人老婆就收到PM電郵說樓4過了一月五日限期都未收到租,已經在她們的門口貼了張“Pay or Quit“Note ,並把餘下的問題交由律師處理;
由於租客不接電話,所以PM不太清楚到底現時樓4是有無人住,所以將會派人去檢查和影相,如果證明無人住的話,就會開始廣告,重新招租;
在猶他州的租客不交租,塘人曾經在文學城的著名猶他,愛達荷州投資者薯老爺處聽聞是件“好事“,因為由租客一開始不交租之後的所有用作趕租客的費用和業主損失,一經法庭處理完畢租客就要三倍奉還,其實仲好搵過正正常常地收租。
 Source : utcourt.gov
過了再兩日,又收到PM電郵說其中一名樓4租客表示她的Roommate搬走了,導致她負擔不起租金;
以前塘人在文學城還看到一篇有趣,但不知道有否吹水的業主經驗:
這位在外州的男業主由於親自管理和收租,每當遇到交租有困難的年輕女性或單身母親時,就會與她們互相解決性需要,然後或可免租和延期,不過後來被他的老婆從帳目中發現問題,再發現老公與女租客們以性換租,搞到差點離婚收場。
由於她既不交租,又不搬走,另外樓4買了租霸保險,所以Eviction 程序已經開始,直到PM找到新租客之前,她們兩位小姐所欠的都將會乘以三;
塘人一向覺得連租都交唔起的"鬼女"身材差或就算有樣有波有蘿都可能擁有會令男人生"椰菜J"的病,所以讀者最好不要問塘人有否考慮“以性代租“,還是收到錢最重要。
支持塘人Blog的公益事業, 最近捐款 : 塘人Blog今期善款已出, 謝各讀者支持!


塘人Blog Facebook 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willchutah199/

量力而住

塘人在這幾個星期被老墨老弟去Train一個樣貌有點似塘人外父的老嘢在十八個工作日內學懂他這個職位的所有基本操作;
Training 時有錄影監控,塘人等人不能開手機,否則就被阿公“零容忍“即時Fire,所以塘人也不能夠Get住Pay來打文了。
新手上路,不但學員已經有點年紀,要學新事物而感到吃力之餘,剛巧他老婆大病入院,所以學員更加只有頂硬上收拾心情去完成Training;
人最計唔掂的那條數就是健康,塘人認識不少人就是數額上算盡一切,就是中年過後算不到自己會逐漸失去健康;
Training 期間,與老墨老弟“交換資訊“時知道他幫同部門的一位同事買入了一間賣價三十多萬美元,全新三千呎的獨立屋,由於這位同事的老婆臨盤在即,於是乎在拿到鎖匙之後他老婆就辭了工,於是乎全家的使費就落在這位同事的身上;
為了省錢,這位同事就賣掉了兩架車中的其中一架,一家三口過着一車生活,我們以他的人工來算一算,其實除稅和供樓之後用作生活也十分之勉強,所以就真的只能夠賣車了來節省開支了。
塘人自問自己當然非常之羡慕這位與自己一樣同工同酬的同事能夠住上全新的三千呎大屋,卻又不想付比起現在多兩倍多的供款就只純粹用作自住開銷,也不想為了不夠錢用而做出賣車這類節省開支的行為(在美國大部分城市無車等同跛腳鴨)。
正如塘人所料,賣車後的同事變成了“菠蘿雞“,首當其衝的當然是幫他買樓而賺了佣金的老墨老弟,經常想他“順便“車他回家。
貴有貴用,平有平用,塘人還是像誠哥所言,“量力而住“吧。

支持塘人Blog的公益事業, 最近捐款 : 塘人Blog今期善款已出, 謝各讀者支持!


塘人Blog Facebook 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willchutah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