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二月 2017

在美國很易會觸犯的兩宗罪

index

大概不多久之前,塘人在美國人的文章中得知道一單拘捕案件,話說有一位很普通的上班族可能手機Hotspot的分享上網data有限制,過了就要補錢,所以他就把車開到一間Coffee shop門前的泊車位,以私人電腦偷用Wifi來Check email和上網;

剛好有一位泊好車,準備步入Coffee Shop的警察見到他的行為覺得可疑,於是乎便與這位上班族閒聊幾句,或許借意問他會否入去這間Coffee Shop消費,在得知他沒有這個打算之後便把這位上班族拘捕 –Michigan man arrested for using cafe’s free WiFi from his car

原來偷Wifi在美國的某些地區屬刑事罪行,貪小便宜的後果竟是要上庭,罰錢和坐監,在普遍人的常識是很小事而已。

另外也是塘人剛剛在網絡上發掘到,美加有人因為訂購從日本郵寄過來的Hentai(H)漫畫和Manga被郵局職員懷疑是戀童物品並報警,之後警方在這位兄台的電腦發現了他的電腦收藏了為數不少的這些H 動漫,所以這位兄台就被拘補並被控以兒童色情物品罪,最後更被判有罪和入獄;

之後同類的拘捕還發生了好幾次,最後有律師以這些判決違反了美國憲法第一條,有關公民言論自由的類別;

於是乎往後的判決未必令自己個人觀看和收藏有罪,但是購買,銷售,侵犯版權,令兒童和公衆觀看到等等還是可以其他法律條文入罪,而且州與州之間更有各自對兒童色情物品定義的法律解釋 –In Arizona, Parents Could Go to Jail for Changing Their Kids’ Diapers,所以稍一不慎和不知道自己所在地的法律就會很易中招。

所以說美國人的行為可以很開放,但是法律卻可以保守得恐怖,而且在法治社會下不會通融,正如韓非子所言,只要法律Set得嚴厲,人民就會小心地做人,不過前提是有足夠的執法人員。

廣告

危機重重的美國城市

new-york-subway-photos1

由於最近幾年有不少從外邊大埠湧入的人來鹽湖城找尋工作和比較低消費的生活環境,塘人有十分之多的機會接觸到來自美國各地不同城市的同事,亦都從他們的口中得知比較起傳統兼保守的猶他城市,外邊的世界就猶如Wild World;

記得兩年前的八月,塘人老婆由於皮膚濕疹症爆發,於是乎塘人兩公婆特意搭塘人最怕的飛機去位於 Oregon 的Portland,好讓她在比較濕氣重的環境下,食用類固醇藥的時候效果更好;

記得在當時住的酒店旁邊有一條類似城門河或林村河的人工河道,河道兩邊有供人行的小路,起初塘人兩公婆打算到人工河邊散散步,不過從入口處一望遠點就完全地打算念頭,原來這條小路住滿了一大班猶如行屍走肉般的Homeless People ,感覺就似有命入去而無命出來。

塘人未滿廿歲時與當時打黑工的餐館老闆特意到羅省LA去學整當時猶他州還未有的台灣波霸奶茶,與他冚家一起晚飯過後從舊Chinatown回酒店時他Make了一個Wrong Turn,就走進了又是一大堆行屍走肉Homeless的地盤,期間被人拍打玻璃窗,嚇得事頭婆抱住個女縮埋一團;

有一位以前去過底特律看球賽的同事由於在路上與其他當地的司機在路上有衝突,連續被人追了十幾條街,出租車的車尾Bumper被撞凹,左側門被撞花和倒後鏡都被人用球棍打飛,而且報警無用,等警察來不如自救,似乎當地的警力是非常之差。

大概幾年前,在紐約有一個中國女留學生被流浪漢尾行,強暴而致死 – 姚宇(中國赴美留學女生),其實美國很多大埠警力分散,長久以來都不太安全,基本上這些事情連鬼佬自己講出來都怕怕;

就算在賭城,塘人親眼望見路霸和醉駕所引致的交通意外也有三單, 四年前還有一名黑人歌手在賭城大道上被人爆頭, 連累其他路人死亡的案件-Rapper among dead after shooting, fiery crash on Las Vegas Strip,相較之外,塘人感覺自己所住的城市和曾經居住過的香港算是很安全的了。

睇樓記

16807161_1225505487515691_5617069526404751429_n

塘人趁住總統日假期,又開始到處睇樓盤,其中一處Community在年半前樓花開價廿三萬左右,當時塘人覺得只得二千呎左右的獨立屋算賣得貴,但現在已建成樓的盤就已經升價到三十萬,實在有揼春袋之衝動;

雖然樓盤已經逐漸落成,好像建屋商甚麼都不送,窗簾雪櫃,洗乾衣機甚麼都沒有,更連地下室都要由業主自己找人去完成,不過現在是Seller Market,可能Builder覺得買就買,不買還有大票人在後面排隊!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之後塘人到附近的Apartment看附近租值,實在感到有點吃驚,連Apartment業主都獅子開大口,還要有不少人去看租盤和落訂租樓。

16830881_1225544734178433_4167912796871810428_n

為何中國較為人治

14208984016474

其實不論普遍人喜歡接受與否,人性都是喜歡從規則中找尋漏洞,發掘潛規則,漠視法規, 從而利用並獲得好處,而最恥的應該是那些平時叫人不要破壞規距,自己卻暗地裡做着同樣勾當的偽君子;

塘人外父當年在賭城就是一邊恥笑自己的二妹做撞車黨,棄車黨去呃保險金,自己後來卻是加按自住樓套現,然後碌爆所有信用卡,呃盡錢回流返香港,還以為可以瞞天過海,最後爆煲;

中國自古以來奉行“家““國“同構,原因是皇帝的行政命令頂多就只能到達郡縣或諸候,餘下的就要靠各家各族自行定立“家法“和“族規“去自己監管,通常國家的處罰會連累全家或全族人,所以鄰里之間互相監督,裁決通常由家長和族里自行解決,不是有句話說“生不入官門嗎“?

家長和族里被法律所給與的權利很大,為之“孝道“,現代人或許感覺不同,有一個例子發生在清嘉慶年間,有一兒子在與老婆爭執時用利器誤傷了前來勸交的父親,事情被鄰里告發而不幸地傳到了官府,兒子被抓後根據大清律法子女傷了家長要被判“斬立決“;

由於判刑太過嚇人,兒子的父親寧願自己死都不想兒子被斬,於是透過不斷上訪,官府把責任推來推去,最後事情被推波到皇帝處,卻因不能改變祖宗家法而被改判“監斬候“,形同等斬的無期徒刑;

多年後嘉慶駕崩,道光繼位,理應大赦天下但偏偏就不能赦這個兒子,父親再上訪並以希望兒子能夠為自己盡孝為由,最後得到皇帝格外開恩而獲釋,不過卻特別指明“下不為例“;

既然在古時中國一個家或族可以有等同一個國家,有着自我監督的職能,國家的法律就只需要達到當地官府即可,於是乎便形成了中國人的“人治“根本。

由於“孝順“,子女只要服從家長,家長服從族里;再施了“忠義“,族里服從官府,官府服從朝廷,朝廷服從皇帝便可,古代中國幾千年的統一便是依賴這個管治系統。

像歐洲這種沒有人治作為管治手段的地方,龐大的羅馬帝國分裂之後,至今還沒有得到統一。

做Rideshare難

dsc_0325

好像自從Rideshare服務剛抵達猶他州的時候塘人就開始玩,起初感覺其實挺不錯,既見到不同的靚女之餘又有錢賺,所以塘人周不時趁老婆返工時就去走四五轉,這樣玩四五粒鐘就袋過百美元了。

不過自從猶他州政府放寛對Rideshare的禁令,導致加入的人愈來愈多,這些司機也很爛做,既派餅派水又派糖,有些癲到在自己的車上安裝卡拉OK的設備,總之有幾多花款就搞幾多。

有次更見到本地的Rideshare Group的Post,有位女司機見個乘客靚仔,就索性溝埋嚟去上床,然後這個Post惹來其他人的歡呼,大讚她Good Job,但在塘人看中就與妓女無異。

又有些男司機自以為這份工作可以順便溝女,便對女乘客毛手毛腳,最後被女乘客投訴性騷擾,這些事情基本上日日發生,但Rideshare公司自己不上身,有任何法律責任或意外的話皆是司機自身的行為和責任。

原本應該只是幫人由Point A到Point B的工作,被這些爛做的傻佬/婆一搞,就變得很難做,塘人發現由於自己身處位置一直被其他司機圍住,已經變得很難接到Order,就算接到Order乘客都被其他爛做的司機教得很Picky ,更有乘客問塘人為何沒有Snack或Drink派;

塘人覺得這些司機和乘客都很無知,假如司機送了食物和水給乘客,然後乘客肚痛了,那麼到時是誰的責任,另外那位在車上裝卡拉OK的傻佬,假如因此而炒車了,因為本地車保險不包車輛被用作Rideshare,所以就只有Rideshare公司的一百萬美元第三者保險,那麼司機自己的車就Sorry了。

最近塘人更是覺得無利可圖,Rating更因自己不夠其他人爛做而下跌,於是乎便主動向Rideshare公司取消司機Account了。

52歲的Ant Man 

antman-ants-Featured.jpg

塘人又再重新返回Training的Position,不過上次有一半時間是睇人教,這一次就被人睇住教,多對眼睥住始終有點壓力;

這次睇住塘人教的是另外一個Trainer,以前向老墨老弟八卦他的事時知道他剛離婚,然後就搬入另外一個男同事的家中,當時就被塘人誤會他因為性取向由直變彎而離婚,原來竟是離婚法官把他的自住樓判給前妻,導致他要搬出來而暫住在有吉房出租的同事家中。

可能由於生活很有壓力,這位Trainer煙不離手,塘人最怕成身煙味的人,因為會鼻敏感或喉嚨痛,所以很多時都故意離他遠一點;

這次要Train的學生有三個, 分開兩組來Train,原本塘人自三個學生中Mark住其中一個樣貌最醒目的男人,不過就被煙剷Trainer夾硬由其他Trainer處換了件身材細小,兼有發夢樣的學生給塘人,說這樣才能真正看到塘人Train人的能力。

說他發夢其實一點都沒錯,由於塘人的公司在猶他州很大,有分散在城市各處不同的Location,Training 第二日之前塘人已經在給了他另外一處Training地址後向他千叮萬囑要用Google Map查清楚如何到達,最後他還是因為把地址看錯而迷了路,遲到超過一小時;

不用多久,這個消息已經傳透塘人的同事之間,各人都祝塘人Good Luck with him,當他真正出現後,很多同事更在背後爆笑;

爆笑的原因無他,因為這個男人就只有塘人的三分之二的身高,以鬼佬來說算是非常之矮小,當塘人拿他的證件去影印時也偷偷去瞄了他的歲數,原來已經五十二歲,不用半日這位學生已經被人起了花名,叫做“Ant Man “;

塘人看他的相貌,其實這位學生性格脾氣不會太好,只是現在處於新環境而沒有發出來,塘人Train人一向就會把握這段未熟新環境的時間,過了這段時間之後一般就很難去Train;

題外話,首次溝女的頭兩三次約會要不停地換場就是同一道理,過了幾次之後都拖不到手兼咀不到的女就不用浪費時間再約,除非本身個女仔很Like你, 或者你純粹真的只想做朋友。

由於Ant Man 學生實在太過矮細,塘人基本上也不知道他能否勝任這份工作,但塘人的工作就是去Train公司請來的任何人,也唯有祝自己Good Luck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