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三月 2017

將人性操控之方法

brainwashing.jpeg

二戰時期發生了大量的人間悲劇,最慘無人道的莫過於德國和日本都以反人道的形式去囚禁戰俘和平民,更有甚者就是他們會拿這些囚犯來做生化實驗,雖然這些硏究成果造福了未來的人類,但也導致了這方面有大量的人員因此而傷亡。

戰後在審問集中營的獄卒時,人們開始納悶為何在戰前都是應該善良的人類,一旦被國家加上一個職位之後就變得殘忍無比,做出各式各樣去虐待或殘殺囚奴之行為;

其中一。位來自美國的記者,在採訪在戰後成為階下囚的人員後得出了一般頗為震驚全世界,但又為心理學家所感興趣的報導,這位記者認為當人被抛在一個特定的環境,再被加上一個特定的身份,此人之後無論善良與否,都會為此環境和身份而服從。

為了證實這套理論,心理學家在大學中從事了有比較知名的兩套實驗:

一所大家引來了一群被實驗學生,告訴他們只要調教機器上的按鈕,隔離房的人(演員)就會感到強弱不同的電流;

開始時學生被指示開啟弱的電流,開始時聽到隔離房“被電“的人的投訴,之後學生被指示逐漸加大電流,隔離房的人也由投訴變成慘叫,當然有些學生心中有疑惑,問應該停止電流,但都被指示人員的“指導“下把電流開到最盡,而隔離的慘叫聲也因此變成求饒,最後靜寂;

另一套實驗為把學生分為兩組,一組扮囚犯,而另一組扮獄卒,大家一齊在一所被佈置成監牢的地方玩Role Play;

剛開始時雖然大家都把這件實驗當作遊戲般對待,但後續發展也逐漸令硏究人員瞠目咋舌,因為獄卒學生在實驗中期開始以暴力和言語去虐待囚犯學生,所以為免出現傷亡,硏究人員立即就終止了實驗;

人類被暗示後可以做出十分之荒誕之行為,而且還能夠以傳染的方式去影響身邊人:美國有一所小學的老師為貪得意,向一群小學生派發了一份黨規,又發明了口號,會員制等等類似於納粹黨或共產黨的形式,藉以作為活動教學去讓這堆小學生認識這些組織的建成;

後來令到教師們感到可怕之事發生了,這個“黨“竟由原本的一班學生,迅速發展成會員達三百多人的“黨派“,而且這個“黨“更以威逼利誘去欺淩和吸收非我黨派的學生,導致學校要緊急停止這個可怕的教學。

人類的意志其實就是如斯的脆弱,既易被指示而服從,又容易被環境所影響,從而去作出荒誕可怕的行為;

因此,我們對於社會上崇拜偶像之男男女女,搞婚外情的人夫人妻,講廢話的教徒,隱藏真相的銷售員,胡亂開車的司機等等的出現都不必要過於驚奇了。

廣告

有何分別

6360090639904945101499834452_working-hard

塘人的工作與其他鬼佬行的出糧方法十分不同,人家是Pay by Hour ,而我們是Pay by Work Done,又每季會搞一次大型的Work Bid,全世界根據年資而去Bid Day Off 和新的Work Schedule ;

臨近Work Bid,年資久遠的同事經常會走出來嚇其他年資不夠他耐的人,會Bid走他的Work,另外在這個時候大家都會暗中打聽其他人的Work是否比較Easy,如果自己年資較高的話就會真的準備去Bid走人家的Work;

由於塘人的年資不高不低,再加上如有Training的話都會有至少三個星期不在其位,所以Bid到甚麼都分別不太大,於是塘人不太會八卦其他人的Work是否Easy,通常就只看自己如不幸在其位的話會幾點收工而已;

有人問塘人為何不Care,塘人回答年資高與低,Bid到甚麽Work都還是要做,有何分別?

你有幾咁窮?

begger.jpg

今期續講塘人老弟之煩,電話加Message令到塘人不如把電話較至Slient算了,之後老弟再出新招玩Private Call,令塘人感覺有如遇上大陸之乞丐,吊鳩住你幾條街尾,直到你肯俾錢之後再呼朋喚友,成班人再吊住你尾幾條街;

塘人老弟Message中說自己好慘,冚家要與父母同住一室,無自己樓住,要等公屋輪候,而且又很多支出,既然塘人現在比他富有,“最好“就“支持“他置業,之後條傻仔再Send幾張相特意影住他的Toyota,還有他開車,看完之後塘人火冒三丈;

既要扮窮,就請扮得他媽的徹徹底底,塘人也不知道是那一個低能考官發個牌給這位白痴成人,因為以他的智慧和脾氣隨時成為馬路炸彈,累己害人;

而他的這些言行又令塘人想起一位師奶,有樓有車又生小孩,老公又有政府福利,但卻邊說自己是“窮人“,邊佔人便宜;

塘人眼中的“窮人“,是真正地有病有痛而導致失去搵食能力,這才他媽的叫做窮;

當然塘人不望太得閒的上天會撥冗去收拾社會上為數不少的“假窮人“,令他們變成“真窮人“,但最好他們能把這種思想周圍傳播,令他們自己,親朋,以至世世代代都成為“窮人“。

眾生皆墮落 +邊界賭場之旅

話說塘人公司成個部門包了架旅遊巴一齊去猶他-內華達的邊界賭埠去玩,當然由於是星期日出發再加上某些虔誠的M教同事“不能賭“(否則上唔到天堂),所以參加的同事可能沒有M教信仰或者是Fake M(即既然身邊親朋都係,唯有自己Keep住係);
最近Apple和巴士的報都報導了猶他州有一夫多妻的家庭覺得好筍,問塘人入了原M教是否真的擁有如此福利,通常塘人回答一.你能否養得起如此多女人,或者讓如此多女人去養你;二.這堆報導中好像只看到單一類種族的丈夫或妻子(s) ;

不過由於多妻制家庭最近與州政府在法庭的鬥爭中敗訴,隨後專門針對多妻制的新法案被州內兩院通過,只待州長簽署,因而導致多妻制家庭帶齊人馬不斷進行示威活動;

Polygamy is ‘re-criminalized’ in Utah in last-minute vote

換句話說,我們如想一夫多妻又不喜歡亞洲妹的話就不如先有錢,再去俄羅斯,烏克蘭和中東,妄想要以入原M教方式去一夫多妻首先要再投胎;
說回正題,真M教人士不能賭博,但傳聞猶他-內華達邊界那幾間賭場的大股東們皆屬於M教家族,又由於猶他州禁賭,去賭城又太遠(最快都要六粒鐘車程),所以這幾間距離猶他州首府(鹽湖城)只有一百英里(搭巴士Follow Speed Limit只要個半鐘)的賭城就生意興隆,往來巴士“日日“由早上至深夜都有班次,戴滿來此地又飲酒又賭博的猶他州居民;

如果傳聞是真的話,M教有錢人可以自己不賭,但做漂賭飲蕩吹的生意去幫生靈自慰,最後還是可以說是有功德地上天堂;

教義是死的,教徒們只要從中鑽洞就可以了,有位精打細算的師奶計了數,說自己就算收了幾百美元的禮物是勉為其難地受人恩惠,在塘人聽來與自己不想打飛機,因為白濁的精尿四濺導致成手腥臭,但如果有人肯樂意幫我免費打飛機的話我又只好勉為其難地受人恩惠了,因為計過條數出外召妓打飛機要至少三十美元的;

塘人與同事們在巴士又飲又唱又抽獎,個半鐘車程其實轉眼就到,另外搭巴士來賭場會送酒送嘢飲送Buffet送賭枱現金券,自己開車就乜七都無;

當然塘人來此地的目的不是賭博,第一當然是為自己的臉書加多幾丁友,Post相搏多啲Like,其二是為了在猶他州買不到的斷片酒(4 loko),行行企企傾兩句,真正落賭枱的時間其實不多,自己帶來的四百美金都用不着;

有女同事聽到塘人去買4 loko,唔知係咩就走去買嚟試飲,之後唔使塘人講都知道佢哋High 撚咗,不過邊有真的會斷片咁誇張?傳聞亞洲所賣的4 loko加了其他料,飲兩罐就會酒精中毒,死得人。
在亞洲有大量新聞報導有女人在酒吧飲酒後被人淫慾後報警,不過正經人家又為何特意出外與男男女女飲至不醒人事?自己在家買幾打酒來隊爆自己既安全又價錢相宜吧;

既要墮落又不認帳,天理何在?

憨男的Approach恐懼

approach

幾個月前在蘋果新聞中得知有件港男看了“型男“書後抄巧錯誤,半夜對某路過女一見鍾情並埋身接近搭訕,最後因“出招“用手掂到該女,被人報警以涉嫌非禮罪被捕;

塘人自幼在女孩堆中長大,本來與女仔玩慣理應與女性相處自然,就不會有“恐女症“,但自上中一過後因各種客觀因素而逐漸社交自閉起來,無厘無頭地患上“恐女症“;

後來塘人來美,得閒無事也是和在香港一樣到書局中“咪書“,所以Rich Dad Poor Dad,理財,投資,電腦等書都讀,當然不少得一本改變了塘人,重拾年幼時在女孩堆相處自然,叫做“The Game"的書;

先回帶說一說發現“The Game “之前,塘人讀了本溝女Dummy一書,然後用書中所介紹的手法去向鬼妹搭訕,結果不用說是失敗連連,其一當然是鬼妹偏好“型“的男人,當時塘人的樣子很Seven,在美生活辛勞貧困令外表乾瘦,現在塘人看回當年照片就覺得是一身“霉相“;

失敗幾次就不看溝女Dummy了,之後發現“The Game “,內容就不詳說了,總之以當年塘人的英文程度來說,邊看邊查字典是看得很痛苦的,但愈讀就愈過癮,因為發現書中所述能"Work “;

書中第一樣說的就是“恐女症“ – 男人原始本能中恐懼被異性拒絕求愛後會導致整個群體中的異性都知悉此事,在傷害較細的選擇中當然就令男人迴避搭訕;

要解決“恐女症“,就是要不斷地與人(男又好,女又好)搭訕,而且最好要在三秒內行動,否則原始本能Kick In的情況下恐懼又來了,或者做出在外人眼中好像鬼鬼祟祟,不知是想搞甚麽的行為出來;

說回蘋果新聞中被人當非禮犯的憨男雖說想學“型男“招數搭訕,但夜晚尾隨兼行為鬼祟已經嚇死人,最後還要用手掂當然會被當作非禮,所以說雖然讀書抄人家的橋,但要用腦;

老實說,就算經過多年的學習和實踐,型男招數沒有為塘人帶來“後宮“,因為塘人本來就不喜歡像美國鬼般的奢華靡爛生活,但作為求財, 事業和社交手段就是如虎添翼了。

當然有財就更容易有女人埋身,不是嗎?

 

難共享樂

b2745561501cb0cc888f555f94c7af4e

塘人公司的電視機不知道為甚麼總是只會播放三類節目,一是無聊到頂的新聞,二是無聊到頂的美式足球賽事,三是嘢嘢都萬萬聲的Home Channel,不同的真人Show專講舊屋翻新;

這麼多的Flip樓真人Show中最養眼的應該是一套名為Flip&Flop的一對Couple;

塘人的一個同事由他們的第一季開始追看,眼見由他們開一部爛車,向父母借本錢去做舊樓翻新,直到現在於美國全境周圍開班教人Flip樓,賣書和DVD年賺過百萬美元,當然節目中的人妻也愈來愈索;

當然錢來得太易時人也會跟隨本來人性而令他們打回原型,首先是節目中人夫生了兩種Cancer ,繼而在他帶病期間發現人妻與一個老男人發生關係,最後人夫既要要癌症搏鬥,老婆又跟佬走,原本健碩的身型逐漸變成了骷髏骨;

‘Flip or Flop’ star Christina El Moussa splits up from contractor

由於他們兩位與電視台依然帶合約,這場離異導致電視台會向他們提出控訴,又或者要他們繼續扮Couple直到合約完結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