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九月 2017

九月證券分佈/收息/支出

AABBCC

廣告

This is America, ya know?

credit-card-reform-legislation-would-tighten-rules-on-rates-and-fees-87874564-576f6ece3df78cb62cdbdbba.jpg

話說某晚塘人兩公婆去一間離家差不多半粒鐘車程的韓國餐廳食飯, 其實間嘢唔係話特別好食, 只不過塘人習慣去呢間就懶得轉, 而且有件與塘人青梅竹馬差不多樣貌,話頭醒尾韓妹做Server, 一來到都知道塘人兩公婆食來食去同一味兩個連湯的Combo餐, 加起來四十幾蚊左右;

這一晚一來到塘人不見韓妹都已經無咩癮, 因為其他在此做Server的韓國仔通常一擺低餸就唔見影, 可以Refill的韓國泡菜就借啲依唔提佢哋就唔Fill, 不過揸了咁耐車來到, 唯有照坐低食;

食完後一睇單果然中伏, 原本的Combo餐條韓國仔Server玩分開逐樣計錢, 由四十蚊變成六十蚊, 於是塘人便叫他過來, 問為何叫同一味嘢, 韓妹計塘人四十, 你就計六十;

韓國仔一嘢就答塘人幾年以來一直叫錯餐, 條韓女應該計返塘人六十, 塘人沒有理他就說他明知塘人叫Combo, 還特登餐與湯分開計是不是要扣返, 他就說不會扣;

然後塘人再說不扣的話就不會再來, 是關又不是近, 是否還不肯扣?  他還是說不會扣;

第三次塘人再說自己不但不會再來, 還會在Google上如實負評, 這樣還是否不肯扣?  韓仔說就算怎樣都不會扣, 於是塘人一句"Fine", 就給他信用卡去碌;

信用卡碌完後, 韓國仔明知不會有小費, 禮貌服務都欠奉, 塘人老婆問簽完張單是否要撕碎交回給他, 塘人突然靈機一閃, 想起以前鬼仔Roommate在一間叫Outback的扒房餐廳做Server時所提及過的一件事, 就叫老婆不用簽或還給他, 直接一齊帶走;

話說以前塘人美文還不太好, 只識中餐美文, 鬼仔Jason跟塘人抱怨說在Outback做Server時某位客人大意把信用卡留給商人的單帶走, 小費卻簽在客人單留下, 於是餐廳就不給他那廿多美元的小費, 說因為沒有客人的簽名;

所以塘人就把商人單帶走, 當條六十蚊數officially出來後就打電話給信用卡公司如實所說去Dispute 這條數, 扣回和以前用餐一樣所付四十幾蚊的價錢, 信用卡公司問了塘人幾條問題, 例如是否餐牌加了價或是否有Subcharge小費等等, 然後就給塘人扣回這條數;

以前塘人做餐館時的老闆們一向都不會如此企硬, 有次塘人問其中一位老闆為何要給一個純粹覺得唔合口味的客人退錢, 他解釋說趕走一個客就等同趕走成村客, 所以退錢令他下氣了件事, 當然最好還是他肯換餐就解決到;

由於這次事件和嫌遠塘人就不會再去這間韓國餐了, 唯有另外再做Research 找另一間。

愛國的耶茜

1372069428646.jpg

塘人以前寫過一篇名為校花的文, 故事回顧為一位中學時期好出風頭, 十五六歲已經有點波同蘿的女中同被隔離班的一件又毒又醜的男同學告白, 結果女中同睬都唔睬佢離開, 結果導致這位醜同學鼻涕馬尿齊流, 成為一時的笑柄;

這位女中同學塘人去美國後被傳聞做教書工作兼與比她年紀大很多的男同事拍拖, 塘人一時有她的臉書, 後來不見了, 或許被她Unfriend;

不過其實她un唔un都無咩所謂, 是關她生活上無嘢在臉書上share, 又或者是特意不讓塘人看, 反而是一大堆又神愛又愛國的東西public share, 塘人很久無去睇, 突然心血來潮去望一望。

一如以往, 女中同不斷在臉書上share嘢批鬥所謂反共反國的異見者, 她認為自己站於歷史上甚麼的這些異見人士都在搞亂香港, 又分享些外國些甚麼有名院校都禁止反國言論;

不過她的政見甚麼的對不對塘人不太care, 站於分析人性角度, 塘人只想分析她背後的動機和利益;

中學時期的她覺得自己很特別, 積極參加校內領袖活動和親近老師, 所以不會與普通的同學相處, 甚至是一句半句都嫌多, 感覺上不易相處, 所以沒有甚麼男同學能夠埋到佢身;

或許是覺得自己天生靚女難自棄, 出來社會後可能因為家底問題而撈得普普通通, 要特別就只能夠透過貶低大部分人來突顯出自我的高尚, 於是乎普遍做教師的人向"黃", 她就要向"藍",更要以"平民"來稱呼香港的普遍人;

三歲定八十, 中學時的這位校花做人涼薄, 不理會毒男的情感, 已經逐漸年華老去的她依然涼薄, 為了突顯自己的與眾不同, 對後生和普遍香港人的希望置之不聞, 一味愛國愛港不停地批鬥, 可怕的她竟然是為人師表。

想放棄的賓妹

mouse-and-cheese

今期塘人帶兩件學生 Training, 一件是六十後的巴西佬, 另一件為九十後, 不過已為人妻的賓妹, 不過就算她是人妻與否塘人都沒甚麼興趣, 因為唔靚兼楊貴妃(肥);

頭一個星期巴西佬的反抗力頗大, 自尊心不太滿意比他後生十幾年的塘人對他指指點點, 一如概往塘人就讓他踩屎, 然後讓他知道塘人會向Training寫報告,再靠嚇後終於令他聽話一點, 可以玩落去;

賓妹就比巴西佬聽話, 不過奈何一向應該不用腦, 導致要靠食腦的這份工對她來說比較吃力, 還開始想Give up, 於是乎塘人唯有還是不斷地Push佢用個死人腦去做Planning, 她一日不Quit還有排佢捱;

賓妹以前好像在大學醫院處做護士, 見塘人無帶介指以為塘人未婚(其實係已經套唔入), 想介紹些在醫院做工的亞裔姊妹給塘人通婚, 後來好像從他人口中知道塘人已婚後就收了聲, 不知是邊條PK咁靠害, 令塘人失去識囡囡的機會;

Train鬼最煩氣的地方是他們喜歡閒話家常, Even是Get緊Paid, 時間不多他們還是喜歡廢話一大堆, 通常遇上這個情況塘人就截, 不太想浪費時間在無關工作的廢話之中。

轉職前哨戰

21752166_1422590204473884_1165935938309369185_n

話說塘人為了追尋童年夢想而考火車牌, 呢件事在香港應該唔輪到塘人份, 如塘人沒有離開香港, 到現在撫心自問應該會碌碌無能地求其搵份工逗份糧生存, 求其搵到個女朋友, 求其地生活;

如塘人所預計, 火車前哨試限時一粒鐘答五十題, 塘人入去二十分鐘去答完舉手起身走人, 因為實在太過Easy, 其他仲考緊班鬼係處眼望望, 可能以為塘人唔識答走人, 哈哈🤣;

考試之前考官說第一次試最高分者優先考慮, 第二次試要滿分才合格, 塘人兩點入場, 考官兩點十分講解完, 塘人兩點半走人, 下午四點被通知Pass咗, 第二日朝早9點就被通知十月頭考體能試, 突然發覺鬼佬行動很快;

讀者不要看塘人有咩大志, 好像做了很多人沒有做到的事, 其實本人十分之睇餸食飯, 覺得自己未夠實力時一向不會進取;

細個打機時已經發現自己一定會Make Sure內政搞掂才會出兵打仗, 不過以前的電腦AI Stupid, 所以讓塘人慢慢搞完內政再打無咩所謂, 現在的電腦AI可不給塘人這些時間, 到搞完內政再正面打電腦已經唔夠佢打;

現在塘人放棄了比較高薪的現職, 好像重頭來過地去考火車職, 很多同事都大惑不解, 覺得塘人只差一步就可以升做Sup, 班Sup更加在看了塘人的臉書後問Why?

真的做了Sup後還會去考這個牌嗎?  已經被眼前利益釘死了吧;

不過現在塘人還有兩條Trainee帶住Training, 所以已經同佢哋講定會將Schedule調來調去來讓塘人繼續去參與更多的面試和考核。

家力的概括

images

十多年前塘人還未做自己生意之前是一名默默無名的餐館幫工, 外賣堂食厨房見邊處忙就幫邊度, 對那些餐館老闆來說萬能的塘人經濟實惠, 只付比最低工資更低的價錢就請到個一人打幾個Post, 又長期的黑工;

而對塘人來說只想要在美國生存, 一人識兼幾樣就可以攞盡Schedule, 加上餐館包飲食, 所以也不計較人工較低的問題。

正因為塘人爛做, 於是也無可避免地被一些跟隨家人正式移民美國, 有合法美國身份卻有正經鬼佬工不去打, 而貪埋華人堆而去打餐館工的華人看不起, 言語上不客氣不在話下, 又把無利可圖的雜務工作推給塘人去做, 讓塘人賺少了Tips;

後來塘人與人合份做了生意, 當時的那班仆街態度改變, 記得有條廣州妹以前對塘人呼呼喝喝, 之後遇上塘人就像熟人般主動上前打招呼, 反而塘人不理睬她, 還說她痴鳩線, 當時塘人年輕, 稍為得點志就不會再做人唯唯諾諾,真的睬撚佢。

普遍人不懂以分析的角度去研究自己到底有幾多的家力, 然後捉錯用神地把時間和資源用在不會增加家力的地方, 正如一國有軍事, 內政和外交等最基本的三個方向來分析國力, 家力也基本有權力, 財力和人力的三方面;

權力來自於一家全員在社會的身份地位, 權力愈多就愈能吸引財力和人力, 例如一間企業的CEO與一個部門的經理所掌的權力就會導致他所能夠掌握賺錢機會或動員能力的不同;

財力來自於一家總動員的收支平衡與盈餘, 財力愈多可以用作提高權力和人力, 手上有一千萬港元的家庭可以購入一間運作正常的公司從而提高社會地位(權力)或總動員人數(人力), 手上只持有一百港元的家庭未必夠他們外出食一餐飯;

人力來自於全家可以用作操控的人員, 可能是在資源上或者時間上的操控, 已故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說過人多好辦事, 當然是在他能夠動用全國的權力和財力的前提下;

人力的基礎是受影響於權力和財力, 正如上邊財力例子, 只得一百港元, 飯都開不到的家庭不靠傳統道德之乎者也或宗教必定維繫不到長大後的子女, 權力少的家庭在親朋眼中只是Low B的存在, 所以有些人經常說被人看不起, 原因就是在社會上無權力, 無地位;

所以人力前提是在能夠掌握的情況下, 很多人錯誤地以為識人多或家中成員多就好, 卻在需要他們時都各自飛了, 實情是可運用的人力是必需以權力和財力以作維繫, 只得權力或財力或兩者都無的皆不能長期地維繫到人力。

家力是成功人士的基礎, 家力多成功的機會增多, 家力細每做任何一件事都寸步難移, 不要說塘人老吹, 最近這堆篇文實在集合了塘人在美多年的見聞, 千古成敗英雄的智慧而成, 讀者去除了倫理道德, 之乎者也, 或宗教之後, 要套用在家是的甚麼情況都Work;

孫子兵法有云國家之間的戰爭多算勝, 少算不勝, 千百年來很多人看了知道了就是不懂得運用在自身去算, 或許普遍人覺得家是不用說得像打仗這樣誇張, 現實上一家的圈子實在是微不足道, 卻零和遊戲般在細小的空間中去爭奪權力財力和人力;

現代普遍人只知道讀飽書, 搵份好工或做老闆就能夠得到成功, 現在這篇文的讀者們就知道了擁有強大的家力比普遍人的表面認知更為重要。

事後英雄的計算

the-top-20-firms-where-rich-families-put-their-fortunes.jpg

平時我們聽過的大概成功人士的故事, 大多數為他或她有了甚麼計劃後以正能量的心態去實行正確的事, 然後好像配合了天時地利人和後就理所當然地成功了;

然後我們又聽過不少失敗人士的故事, 通常也與成功人士的故事相反, 正是由於他或她胡亂地以負能量做了過多愚蠢的事, 於是乎也理所當然地失敗了;

人類歷史幾千年, 以成功或失敗者所描繪的故事多不勝數, 然後我們就事後孔明兼主觀地認為成功就是因為做了對的事, 而失敗就是做了錯的事, 並且認為果的出現是因的造成;

而實情真的是如此地簡化嗎?

塘人中學時期的歷史課本中, 論述中國史上死亡人數最多之一的戰爭秦趙的長平之戰, 趙國之所以失敗是因為愚蠢的趙王中了秦國的反間計, 以紙上談兵的趙括換下了堅守不出的廉頗, 然後就理所當然地戰敗了;

然後導致了秦兵對趙降兵的大屠殺, 坑殺沒埋了四十餘萬人, 以後趙國都城被圍, 秦滅趙是早晚的問題而已;

學校不鼓勵學生思考, 而只為考試而學習的學生也不能花過多時間去求知, 於是乎我們的教育就以如此的片面之詞去瞞騙了不少人, 而普遍人也接受表面, 對世事萬象的事情更不會主動去深究。

回到主題, 現今社會上我們看到了不少自稱沒家底的人靠拼搏, 創業或一次性偶遇成功穫得一大筆的金錢了, 普遍人也從此認為自己一直保持正能量, 看準機會主動出擊也能夠從此獲得一次性的成功, 就算沒家底甚麼的也一樣可以成功, 不過世事可有如此簡單之事?

用回長平之戰的比喻, 秦國戰勝趙國前提條件已經是國力產糧上的差距, 制度上秦國極端地令國民只能從農業或戰爭上穫得利益, 就算戰死了家屬在後方也能得到國家補償, 反觀趙國在國力上原先就比不上, 所以說成功的前提條件是國力, 現代人就看"家力";

不過不少人說現代成功人士都說自己無家底的,能成功都是靠自己努力吧, 說實的"家力"不一定是自身父母家財萬貫, 首先是父母不拖累子女, 令他/她資源時間上放手去搏, 然後是認識掌握資源或權力的親朋, 又或者是成功人士直接娶了個父母萬財萬貫或認識人脈的老婆;

有了"家力", 才能夠有時間能力去做事的可能, 否則只顧得上自己生存問題而已的普遍人, 會無故地成為成功人士嗎? 難道他或她是the chosen people of God?

所以說我們不要被成功人士的花言巧語所迷惑, 他們所謂的成功是源自於背後的"家力", 而非甚麼窮小子透過甚麼樣的努力而最後得到成功, 有家力雖然不一定會成功, 但無家力的人去搏一定要失敗;

還不明白的讀者可以去看看李嘉誠的舅父/外父是誰?  五十年代戰後的香港他老媽能拿出的五萬港元給他開工廠是甚麼的一回事?  難道是靠打工然後扣除生存開支後儲蓄而來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