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錯覺

1382432707823399594

上世紀八十年代科學家們找來了一些實驗者來做試驗, 他們要求實驗者可以隨時隨便去做一些動作, 例如動一動手指頭, 踢一踢腳等等, 期間科學家會從儀器掃描中注意大腦間各部分的電子活動變化, 從而嘗試找出人類做決定時與實際行動之間的關係;

實驗結果卻發現了在實驗者在決定作出行為之前, 人類大腦就已經有了反應, 然後通過電子傳送向身體其他部分發出訊息, 簡單一點地說, 人類其實沒有作出決定而行為, 實際上是大腦作決定, 然後再向人類發出通知而已, 換句話說, 人類全是機器人;

人類作為宇宙中的粒子物質所組成的合成體, 科學理論上逃不過像拋球一樣, 球的軌跡在無其他客觀因素阻礙下會呈拋物線運行後落地, 而不是突然向上繼續去飛;

不過今日塘人不是要講科學, 講呢啲也對各讀者毫無助益, 今日要講的是如何影響你我他的大腦決定;

要入正題之前塘人希望讀者們要先搞清楚大腦做決定與自己作決定有甚麼不同?

假如你是自己作決定, 理應就像一個球被拋後可以不被地心吸力影響而自由地向天上飛一樣, 或不用跟據拋物線的原理可以向左向右運行, 但大腦決定的話就像一個已被安裝程式的電腦一樣, 他的運作是早被安排, Set好了的, 根本就逃不出物理理論, 所以就不會是自由;

既然人的決定不存在於自由因素, 理論上我們就只能夠以輸入客觀因素來影響大腦內的Processing決定, 從而令他盡量輸出我們所想要的決定。

打個例如, 一般人在交友場合中會較容易接受他人, 但假如在一個陰恐的後巷突然彈出一個人, 就算是一個美女, 理應普遍人都不會想和她"交友"吧?  情況就是向大腦輸入不同的訊息, 經大腦程式決定後就會彈出不同的決定。

到現時為止塘人還只是在說影響"決定"而已, 要把"決定"轉化成"行為"還必須依靠大腦內的程式, 用回上邊例子, 就算在交友場合中大腦"決定"要交友, 受大腦程式所局限的"行為"未必能夠出現, 要做到"行為"被"決定"出來, 就要向大腦提供更多的訊息輸入。

再用回上邊例子, 假如讀者與朋友走入了一條陰森的後巷, 突然彈出一個女人, 被嚇呆了一陣後的你大叫:[鬼呀! 走呀!], 相信你那位被嚇呆的朋友也一樣拔腿就跑, 朋友的逃跑決定和行為出現在多方(陰森後巷, 女人彈出, 逃跑指令)訊息輸入之後。

可惜的是根據各人的大腦程式不是一樣, 所以用千篇一律的方式去100%影響到你我他的大腦決定在現實中絕對是不可能的, 也不科學, 各種訊息的輸入對同一個人有時可以得出八成的輸出, 有時可能只得兩成。

所以這個世界上的各式人類活動只有可能, 但一定不會出現絕對, 就像股票市場的波動一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