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十月 2017

香港趣聞:錯判人價值之始

download.jpg
塘人老婆來港第三日就已經食滯咗要睇醫生, 事緣是之前一日我們早上已吃了兩次早餐, 然後中午就在一間屋邨的街坊酒樓食了四百幾蚊的點心, 晚上再落銅鑼灣食了七百幾蚊日本餐, 第二朝一起身就發覺完全地無了胃口食嘢;

看完醫生, 要吃腸胃藥, 兼成日只淮飲寶礦力, 於是乎之後塘人老婆就只能睇住塘人和她的阿叔食, 她自己就只能夠飲寶礦力;

雖然不能食, 日子還是要過, 塘人來港前List了一堆節目要做, 還是要繼續行程, 再慢慢等老婆的胃口返回, 故事教訓真的食嘢只能夠七分飽, 過了就很容易得不償失。

香港雖然人多, 發覺不知何故好像怕人, 例如塘人兩公婆乘搭升降機時有一對年輕男女入來, 當時塘人與老婆所站的位置擋住了按掣, 不過他們不出聲就當他們去同一層所以無問, 到達樓層後發現他們又不是去這一層, 白花時間遊升降機河;

另外就是排隊等買嘢食時當For fun好, 解下等待時間的悶場, 咩都好, 塘人兩公婆習慣與鬼類搭嗲兩句, 例如講下該間餐廳有咩好食, 不過在香港似乎會被當成痴線, 很多人對住他們微笑也木口木面地來回應;

不過塘人也不是Complain, 因早預了此地的文化如此, 雖則塘人本來在此地出世, 可是不同的就已經不同。

講這些只想說明塘人回港已解答了為何香港如此多人, 中佬中女所謂要找個咩伴侶如此困難, 導致有層樓有股息都要食飯要自己一人煲, 本來他們就只懂活在自己已定的世界中;

除了個人之外, 他們連多句廢話都不願/不敢多說, 人人社交困難, 難怪溝唔到女, 而女就容易被善於社交的人溝走, 男男女女容易被人騙財騙色在所難免。

說到底他們的行為如此可能源自於自幼被教導成與同輩相處應該計較現實, 例如與成績好的人就要模仿埋堆, 對於成績或操行差的人就要遠離, 對富有的親朋就要鄙視, 對貧窮的親朋就要唾笑;

在此有點變態矛盾的價值觀下最終演變成的應該是最好甚麼人都不用交往, 因為華人社會財不可以露眼, 物質社會又可以打腫臉充肥佬, 很多人擁有對他人短視現實的思想卻沒有能夠看對人的眼光;

老實說一般懶人何來的超能力能夠在短時間內看通一個不相識的人的價值?  但自幼的教導又要他們不能夠蝕底地作出多餘兼無謂的社交付出;

所以一般懶人就只能夠以他短視的眼光於短時間內看出他人的本來價值, 而這個結果當然十之其九成半要看錯, 完全靠luck而已。

題外話, 話說塘人純粹練功炒了個有波的印尼妹牌, 點知whatsapp按錯掣, 給了她自己的"真"電話, 幾粒鐘後印尼妹問塘人為何還未約她, 適逢老婆要睇醫生要陪好她, 所以有感很悔不已, 藉此提示下次用whatsapp時要小心。

廣告

香港趣聞: 為何美女不接門

images

此篇塘人老實不客氣地老抄Joseph兄的標題 –  迪拜趣聞(一): 為什麼香港人不會笑?;
;

塘人在飛港途中當日在飛機上從whatsapp中得知香港正在懸掛一號風球, 而且機長言明到時會有Rough Fly, 而從西雅圖的起飛時間也因行李擺放問題而延誤了些少, 不過幸好機上有大量新的美國戲, 所以就一路睇戲一路等飛;

臨到達香港時果然有點風力, 再加上香港機場Busy, 在吹來吹去的情況下飛機還要盤旋了差不多一粒鐘, 最後還要在Landing飛機先左傾然後再右傾, 最後平安到埗;

落到機, 原來已經掛了三號波, 去到行李輸送帶當然要找行李, 剛開始時出了一個, 然後一直等等等都不見到其餘兩個, 於是塘人兩公婆去櫃檯問, 才得知原來其餘兩件在上機後又再被拖落機, 原因不明;

不過塘人感到最仆街的是為何一直無人出來貼告示, 還老點了塘人走來走去浪費了成粒半鐘, 最終與塘人同等遭遇的乘客起碼三四十人, 其中有些中國大媽還要駁其他運輸工具上大陸, 櫃檯職員只說那些行李會在跟隨其他機到港後會直接送到塘人所居住的酒店;

來到香港預咗無咩笑容, 一落機搭的士的司機大叔一開始木口木面總是不發一言, 後來可能在塘人的說故事技巧下"以為"塘人兩公婆是在美國繼承了獅子山肯搏肯捱精神的香港人後終於自然地彈出了幾句話, 在石屎森林中永恆無趣的生活似乎鐵化了不少港人的心;

來到酒店當晚已過十二點, 之後星期日香港也掛了八號波, 為了使看更和櫃檯門認得我們, 所以與眾不同地特意在出門前和回來後故意與他們打招呼和閒話家常, 總之還是那句, 普遍香港人勤勤懇懇地生活, 但卻慣了不與人溝通, 最終變成不能夠自然去溝通;

塘人所住的酒店似乎很受年輕的大陸客歡迎, 該區的香港人口已經老化得很厲害, 年輕的香港後生女不太多, 於是乎這裡的大陸女反而成為了最養眼的人口移動;

星期日晚塘人老婆突然有飯局, 於是便從手上不多的港紙分了一部分去讓塘人自己搞掂, 如塘人早知就不妨在日間搭訕些大陸女, 起碼唔使自己玩自己, 後來便約了老婆阿叔一齊出街食;

當塘人出門時正好與個大陸女同一部升降機, 塘人Hi完後搭唔到嘴便唯有無聊地走出出口, 然後習慣性地Hold門, 在美國後來者會接門然後道謝;

不過大陸女似乎從未試過如此情形, 其一可能她不認識塘人, 所以為她Hold門覺得有點怪異, 然後塘人純粹想她接門, 而不是開門讓她出去, 所以基本上身體擋住了她;

一秒後塘人心諗Oh Shit條女唔識接門就唯有讓她走出去, 出口前她還與塘人四目交投後說了聲"謝謝", 最衰塘人約了個阿伯而且還未搞清何處收卡, 何處唔收, 否則約條女去食飯可能會爽。

創造出可努力的地方

6214017196_f8fb681ac0_b

塘人的此篇文是在飛往香港的途中打, 原來自己在美國的手提電話Plan全球通行, 勁到在飛機上的上網都包埋, 不過當然網速是極度地的不穩定, 有時Load到嘢, 又有時等好耐都無反應;

就算多年不回港, 塘人還是不喜歡那十幾廿粒鐘的長途機, 當然可能是自己沒有能夠Afford到商務座位的能力, 雖說話就話所謂幾層樓收租, 兼有股息, 塘人依然是靠工資生活的窮鬼一件;

這次回港原本以為自己無咩節目, 所以sign up了幾個meetup, 後來竟然愈約愈多人, 導致要Cancel全部meetup節目, 實在是有點混吉的味道;

在普遍Blog界的投資觀念中, 最好就是自己手上有錢, 又遇上大冧市, 然後趁低執平貨, 再等時機成熟後獲利, 或者是坐低唔賣收息收租爽過做神仙, 說到最老實個句呢啲叫做睇人仆街, 然後自己趁火打劫, 否則的話所謂滿地的平價優質資產從何而來?

神奇的是很多人自知這一套Work, 而自己也滿懷期待地等待這一天的來臨, 卻雙重標準地覺得如果人家都這樣想的話就是情緒負面, 為社會帶來了太多的負能量:

買不到樓的人想樓市大仆街, 如同後生想已上岸後得把口老吹又袋埋袋埋唔嘔錢的老屎忽早撚啲死一樣, 人哋仆街他們才能有發展, 實乃正常的優勝劣敗, 完全是大自然法則;

不過雙重標準的道德撚, 就只許州官放火, 不許百姓點燈, 自己點想點做都得, 人家連想都要去Ban, 其實是想保護自己, 唔鍾意人哋想佢仆街中棍, 被人家長江後浪推前浪;

所以在此再長氣地再說, 因為塘人以往的文章本來就已經強調再強調過很多次, 你的成功是透過他人的仆街而來;

就算以為自己透過了甚麼創新來行了條藍海路, 在蝴蝶效應下也在另一方面殺掉了其他行業, 在今時今日的社會這類例子太多, 要塘人舉例出來純粹多鳩餘;

當為一個已上岸的道德撚, 最能保障自己的方法就是一邊不斷地令人仆街, 另一方面透過宣傳去防止他人去想他仆街, 這個社會就是如此地玩上這種低能的零和遊戲, 被人洗腦以為自己或他人是聖人的話早晚玩撚猿;

所以從今天開始, 應該笑臉迎人地努力工作, 積累本錢, 然後在確保自己唔仆街的前提下等人仆街, 然後再食埋佢嗰份, 再長氣地講多次, 呢個社會就係咁玩, 而你唔咁玩時就人哋去玩你, 令你無瓦遮頭, 無法成家立室, 令你的子女世代貧窮, 不過也是完全咎由自取。

大老細行過

pg-66-boeing

塘人於Training和Operation兩邊做距陣位置, 於是乎經常於公司總部和分部門周圍走動, 對於在中學時期曾經於香港大牌子店舖打過工的塘人來說, 美國辦公室政治文化實在與香港的完全不同;

塘人在香港時, 就算正在做着手上的工作, 只要一名小經理有事叫立即做, 就要放下手上的工作立即做, 塘人試過回應一句搞掂手上工作就會去做, 經理就臉色突變地粗口侍候, 現在回看其實這些公司所付的人工也不知道能否過活, 經理也不當員工是人來看, 就算東家唔打可打西家,不過大家似乎也慣了。

在美國的公司, 上級叫下級做事是要用"Please"的, 有時上級兇一點的話就可導致一個下級的劈炮唔撈, 當然辦公室政治的基本就是把波踢來踢去, 所以為免要揹黑鍋, 就要document everything,以免在職場上中招;

所以作為下級員工, 在自己的工作未完成時就算上級要求也不一定要接波, 就算肯接就只是純粹"幫拖", 如果上級逼迫或行為有侵害成份的話只要夠document還可以控告上級, 這種踢波接波遊戲導致上級沒有所謂的官威, 就算make一萬美元的員工也不會對make十萬美元的主管阿諛奉承, 大家純粹自己做份內自己事;

在塘人公司的總部, 就算年薪過六位數字的CEO行過, 完全地沒有人要放下手上的工作或Lunch去特意去向大老闆行禮, 更不會特意去扮忙去引大老闆的注意, 基本上大家當佢無到, 就算每當他的每條決策影響住過千員工家庭的生計;

有次塘人一位較為年老的同事開公司車時不小心擦凹了CEO部車, 而且還不知道地Hit & Run走了, 最後也沒有人用特權去為難這個老員工, 因為在賠償制度上他並沒有過要被Fire的額度, 而且調查過後發現老員工真的不知道擦了CEO部車, 最後被再Training後還在返工;

另外美國很多大公司通常流行由下層員工升上層的制度, 下層員工想上的話可以向公司領獎學金去進修, 當條件合適向剛好有空缺的話就可以去申請升職, 不過如果控制時間得宜, 美國藍領可以仲好搵過白領, 所以各施所長, 沒有必要大家一窩蜂去坐Office;

例如以前塘人去過申請做UPS, 首要就要求一定要去做有各項褔利但最低工資的倉務員, 大家所搏的是年薪超過七萬美元的Driver Job, 或透過進修進入管理層工作, 所以當年塘人應徵時人事部阿姐有點串, 講明份工一開始係好辛苦, 覺得捱不住的人可以自己行出門口;

所以一向在華人眼中是懶人國的美國, 主要靠所謂的公司制度來維持效率, 一切賞罰不靠領導階層一句話算數, 反而公司政治較不黑暗, 所以塘人一向不覺得自己是工資奴隸, 或許這詞只能引起亞洲打工仔的共鳴。

身處一個相對政治光明, 舒服的打工環境, 甚麼財自, 投資或資產的都可以No Rush, 加上退休保障等等, 已確保了基本的財自 – 退休的經營, 餘下只是自己如何加大成果而已。

家庭效率

images

今時今日, 雖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卻離不開孫子兵法之道, 優勝劣敗, 只有勝算多的家庭能夠在世事紛紛的社會上站得住腳, 享受住更加充裕的生存資源;

家力逐漸強大的家庭, 在制度和實行力上較家力衰弱的家庭更為完善, 現代人普遍上覺得一家處於貧賤在於收入和資產的多寡, 或運氣等等的因素所左右, 卻從不在內政中去分析一家能夠逐漸強大的原因, 純粹表面地看, 表面地決定貧富的因果;

上幾篇塘人講港女之無效率地不斷尋找Mr Right, 毫無判斷眼光但又身處於一個Pool較大的交友方法, 最終就是搵呀搵, 掃呀掃, 年華老去, 後生女不斷地把她們推向被其他人所Search的邊緣, 而她們就覺得上天不公, Mr Right從不出現;

同樣道理, 一家之貧富實際取決於各成員之眼光, 實行能力和一副能夠有效約束各成員行為的制度, 也能夠表達為"家法", 很多人一聽"家法"應該通常只想到古代的私刑, 而塘人所說的家法是為了集中一家的資源和時間所開行的規則;

擴張家力, 一家必需盡力把時間和資源投放於能夠令大家獲得更多資源和時間的途徑之上, 除此之外更要為了安撫不平和增加向心力又另要撥備時間和資源放在改善家庭的地方上, 家國同構就是這個意思, 管家就如治國, 對以上兩事皆鬆懈的家庭注定走向貧賤和離散, 例子太多其實不用塘人盡道;

有所謂家法, 更要盡快專注地實行才能見到效率出現, 現代的普遍家長以為自己掌管全家的時間資源, 雖奮力地向家中的其他人要求效率, 例如子女的成績, 伴侶的收入, 自己就懶理家法, 反而他們自己最無效率;

當然我們的社會不需要有大多數家力強大的家庭, 否則便似乎是違反了自然法則, 自然界就像有條食物鏈, 由上至下地食, 所以我們只要管好自己就好了, 實在理不到其他人勤不勤實地擴充家力, 此消彼長這句無理由難明白的。

搵而唔Keep

index

現今不少人的社交模式就像他們去買股票一樣, 例如在今日純聽新聞說甚麼消息利好, 就心動動地買入, 然後在股價不上不落或大跌(Long)/大升(Short)下就對它感情漸淡, 然後又再另尋其他有機會令他們心情興奮的股票;

如同股票一樣, 唯有等它升或跌才能夠獲利, 普遍人都不用去為這隻股票去Work on It, 所以對於其他人也是一樣的懶, 唔會去Keep, 所以在這個社會上的剩男剩女不能怨天尤人, 由於懶而造就成的社交效率低下純粹個人咎由自取;

在美國, 鬼類較為Prefer面對面交流, 塘人的臉書差不多日日Update但不會有咩人Like或Comment, 不過他們就肯定知道塘人有咩搞作, 有嘢通常留返面對面至講, 反而華人們普遍覺得科技方便, 潛在性格不喜好社交的華人就索性依賴科技, 懶得就懶, 如有人無啦啦要見面似乎更覺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當然, 現代人所謂覺得自己時間寶貴, 就像是那些手上只有一注的所謂投資者, 覺得自己要押寶一注獨得, 他們的所謂社交更類似於所投放的社交時間必定要在短時間之內獲得最大效能的利益, 對比於時間較為充裕, 或許已經上位上岸的階層, Keep一段社交要向利而看就更合乎他們口味。

不過說就說他們非常地想要押對寶, 但其實完全地不等同他們會有眼光去看穿自己是否押得對, 不斷地搵而不Keep一直沒有進化了他們能夠看穿和利用到對方的價值, 如塘人之前所說,  Keep是要透過Work, 一直無Work而突然要找人要求付出就更似乎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更有害者, 如同短視地想獲利而不停換股換方向的人一樣, 剩男剩女既懶又唔肯Work, 只追求情緒感覺上的刺激, 終有一日唔使講遇上老千, 被騙財騙色在所難免。

唔怪得

22339222_1435937666472471_1759978208141010514_o

此篇續上文, 不過上期講某些男人以為向女人曬身家就引到女, 點知埋身的女人都似乎只想要他的錢, 到這個時候該男人又玩計較起來, 說天下女人都只為了他的錢, 實質是他自己先開這條路, 到頭來又走去怪女人貪錢;

塘人見蘋果介紹SweetRing, 於是乎便開個Account去玩下, 點知一開波就算在臉書上Detect到塘人非Single, 如覺得錯誤就去更改臉書Setting, 反正塘人當日覺得自己Single, 於是乎便非常容易地開了個Account;

到一用便發現原來Send收Messages都要收錢, 於是乎塘人便去Deactivate個Account, 一按要Deactivate就說要送塘人三日Free membetship, 於是乎塘人便見用得唔好浪費, 在屎塔痾屎期間便Send了過百同一個問題給不同的港女, 然後又故意寫得自己個Intro很大男人, 睇班港女點樣覆。

一如傳銷的成功率, 年紀大概三十左右的過百港女只得2%左右能夠成功講到幾句, 成功拿得一個電話, 其餘一開波不是就說塘人不合適她們, 就是不覆(或許無付錢買Membership), 不過問題在這班港女的Intro都說要找Mr Right, 塘人覺得連面和話都無機會接觸, 就靠一個電話一個App, 如何憑空找到Mr Right呢?  這不是笑話嗎?

說塘人不合適她們的港女中, 其實問了塘人一些很肯天真低能的問題, 例如"打電話給女友唔接, 會否打多次", “要選擇轟轟烈烈的愛情, 還是平淡如水的愛情", “會否婚前性行為/同居"等等, 務實的塘人覺得問題低能在連男人臭味都未索到, 想這些未能發生的事實屬太過多餘, 於是乎通常答非所問, 也不會是這些港女所想要的答案;

還有一個一開口話想有人用三十萬來包養佢, 原因純粹是他不想上班, 就此而已, 實在令人有感所謂大都會繁榮的背後, 有些女人就不斷地用青春和肉體來交換生存的條件。

年華已去, 終日夢想上天會突然彈一個Mr Right給她們的女人, 還在不停地找新App, 於電話屏幕上掃左Like男人, 掃右唔Like男人, 然後感嘆自己如斯的天生麗質, 為何就是沒有一個男人肯要她;

不過她們卻不知道上天已經給過了她們很多很多的機會, 皆因香港地實在有很多人, 周街都係男人, 只是她們卻不肯伸出一步去Work on It, 此種不勞而獲的愛情觀, 沒有效率地以為只搵唔Keep就會出現真命天子, 唔怪得年紀這麼大都還在找"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