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侶不在尋

movie-43-kristen-bell-justin-long-min.jpg

回港前塘人還在Training一六十後, 一九十後, 兩人之不同在於六十後知道自己進步空間不大, 唯有在自己的餘生中盡量穩定地做工搵錢生存, 一份工夠他交Bill和做到退休就基本上滿足了;

而另一位的九十後基本上就賺錢買花戴, 覺得自己現在錢搵不夠是學歷所致, 於是乎覺得夠錢開飯之餘就去College進修, 所以根本無心所謂做好一世工, 還經常發白日夢, 邏輯還有點語無倫次;

所以塘人Train這兩條友, 就煲六十後, 踩九十後, 務求讓六十後看見原來自己比後生更叻之時, 還覺得自己選對了正確的工作, 至於九十後就務求打破她的白日夢, 讓她知道做不好這份工不要說有無錢, 就算進修了學歷還是要輸給老嘢的經驗;

塘人Train人一向像孔子般因類而教, 雖然過不了幾個月就離職走去開火車, 所以完全是可以照本子去教, 但塘人覺得要對得住自己, 也對得住即將要考核他們的同事, 實在不願教出廢物出來;

買回港機票前塘人老婆說過N次在港期間叫塘人自己搵節目, 唔好似細路仔般癡鬼實佢, 不過就算她不說塘人都不想癡鬼實佢, 過往經驗她的朋友不想有塘人這個"外人"阻住聚舊, 導致飯局氣氛非常之"客氣", 所以塘人還是自己搞掂自己仲大家高興;

除了約了中同和Blog友之外, 塘人還約了一個與塘人老婆一樣同時間認識, 當年只得十五六歲, 現在已為人妻師奶的朋友食飯, 塘人老婆一聽, 說當年塘人說她們面相相似, 不過十幾年前的事塘人還記得就奇;

塘人與此女只約過兩次, 十四年前第一次約就周圍去了幾粒鐘, 不過塘人只記得與她去了林村河, 維港和搭西鐵, 繞了一大段路才送她回家, 第二次約是09年, 手上已經無咩錢的塘人被她屈了請食味千拉麵, 剛好還聽到她要嫁給她做嘢公司的老細, 所以第二次約塘人感覺不太好, 主要是有感被屈請食飯, 她嫁不嫁人塘人反而不太Care;

由於一跟她說食飯她即覆會出, 塘人心中反而有點寒意, 主要是看到她老公如技安般身型和面相, 不會玩陰濕埋伏吧;

當然塘人還會出席塘人老婆某些口水佬朋友的飯局, 主要是用作KO他們的武器, 以前塘人老婆中學Miss的老公在飯局中要討論中美政治的不同, 幾個回合下來塘人就把老嘢KO到要回去訓覺, 由於剛發生了賭城鎗擊事件, 所以這些口水佬朋友肯定會拿出來對戰塘人;

其實塘人最覺得會過癮的是極速約會的活動, 塘人一看流程知道各人會輪流與同等數量的異性玩六分鐘的交流就覺得有趣, 起初報活動時塘人用中文問不見回復, 於是乎便用英文問就覆, 於是乎便索性用英文問一大堆流程等問題, 而且錢已付, 希望到時會好玩;

蘋果新聞剛說有個冒警的陽光健碩男子對說自己無家可歸, 入女人屋後騙色, 現在大概至少有十名受害人, 很多人說港女貪錢看不起男人, 事實上卻以己度人, 看到茅草而看不到入邊的珍珠, 主要還是這些男人除了錢,車和名牌而無可吸引港女的地方;

所以有很多港男說自己找不到女人, 塘人至今還是不能理解, 像某些有點錢, 有層樓的中佬寧願花錢買名牌西裝和手錶, 說一大堆投資, 政治和股息報稅的道理, 卻不肯花一千港元找個Part time girlfriend來嗅一下女人香, 實在是很枉此生呢。

廣告

國際大都會的不明不白

no-response

由於塘人到埗香港時間較晚, 到達市區時應該已經過十點以後, 所以便電郵酒店問他們Hold房, 不要以為塘人不到而把房間給了其他人;

點知電郵自動回復系統雖然說會在3個工作日回復, 最後幾個星期都唔見影, 而且這間酒店的名稱在香港人所共知, 如果是他們看畢塘人所寫的電郵不明白可以問, 或者根本他們的電郵純粹虛設, 作為所謂的國際大都會中的酒店, 塘人在美國未嘗遇過這樣, 所以實在不解;

另外塘人在港期間所報的一些活動, 未幾就有人來追塘人入數, 由於此觀念對身處美國我塘人眼中則為Wire, 通常只有買美國樓付首期時才用到, 而且各方皆有$15美元的手續費, 塘人覺得那些純粹幾十港元的活動實在是不用如此吧, 於是乎便問他們收不收信用卡, 又是一場問了不回復的不明不白;

對於一向覺得商業事務應該清楚明白的塘人來說, 這些不回復的做生意手法到底是在表達些甚麼呢? 突然發覺原來死鬼做生意還不算差, 起碼伸手問攞錢前會交代清楚明白, 資訊流通對雙方公平, 不過國際大都會似乎不玩此套;

難怪經常蘋果說有這麼多的騙案;

還有所謂的過數似乎是塘人中學時期的產物, 廿多年前銀行業科技落後還好說, 現今各式各樣的支付方式都有, 還要同班阿婆阿伯係銀行逼排隊入數?

事到如此, 除了已經晨早付錢的酒店以外, 所有唔覆的活動全部Cancel, 因為覺得就算付了錢都不知道信唔信得過, 酒店已經托親朋行過樓下"親自"去請教, 要做如此無效率的行為, 塘人真正到埗時又再會請教他們為何收了電郵特意不覆, 還是看不明塘人的中美文對照。

退休的經營

589d23736661e

塘人由一對英國的Blogger文中得知一套TVB專講香港女人嫁到英語不太流通國度的所謂連續真人show, 看了幾集之後除了覺得太過煽情之外, 基本上感覺普通, 始終矛盾地方不少, 不過這套又不是推理片, 所以無謂太過認真;

片中除了講了不少香港女人嫁給外國人所遇到不少的生活障礙之外, 也提及到外國的住屋和退休如何在比較香港之下如何好, 當然代價是當地政府收取重入息稅, 所以實在是無得比, 各處地方各處例, 輪到政府想收重入息稅去改善市民生活時香港暴動應該都有可能。

當然香港本身的高樓價源自於高地價政策, 作為政府收入的主要一部分應該算是對市民的重入息稅吧, 只不過是在幾時交這條數和分攤給有能者去交而已;

由於塘人身處重入息稅的美國, 所賺的不少錢都被用作交稅, 另外衣食住行全部有稅, 在美國不想交稅的就只有從稅法中鑽孔或瞞騙, 例如像某家賭城住的三口子, 直頭不工作, 靠政府或機構派糧派獎學金去生活, 而且還很自在;

當然依賴政府或機構就只能夠生活在比訓街好些少而已, 像塘人剛介紹入職的老朋友, 靠食Social真的就只夠基本消費而已, 使多點錢還是要靠他老婆返工, 故此百無聊賴唯有自己一個人在家等死;

身處重入息稅的國家, 基本上退休時的財務自由自從肯工作交稅開始就晨早有了, 想過更豐富的生活就唯有靠自己努力或腦力去鑽研;

塘人的不少已退休同事在領了公司和政府的退休金後就搬到些使費不用太高的鄉郊, 日日Camping, 去老人院排排坐, 食蛋糕的生活亦都好不自在, 不過似乎用突些少錢就不太好了。

美國稅法重罰個人依靠資產升值來獲利的投資行為, 收租和收息的稅率就比較低很多, 所以塘人的心思一向都不Care資產升值與否;

反正自己的基本退休財務自由早就有了, 資產只要像乳牛一樣日日噴牛奶就好了, 而急於從資產升值中穫暴利的人還要被政府刮一筆爽, 而且風險不少。

This is America, ya know?

credit-card-reform-legislation-would-tighten-rules-on-rates-and-fees-87874564-576f6ece3df78cb62cdbdbba.jpg

話說某晚塘人兩公婆去一間離家差不多半粒鐘車程的韓國餐廳食飯, 其實間嘢唔係話特別好食, 只不過塘人習慣去呢間就懶得轉, 而且有件與塘人青梅竹馬差不多樣貌,話頭醒尾韓妹做Server, 一來到都知道塘人兩公婆食來食去同一味兩個連湯的Combo餐, 加起來四十幾蚊左右;

這一晚一來到塘人不見韓妹都已經無咩癮, 因為其他在此做Server的韓國仔通常一擺低餸就唔見影, 可以Refill的韓國泡菜就借啲依唔提佢哋就唔Fill, 不過揸了咁耐車來到, 唯有照坐低食;

食完後一睇單果然中伏, 原本的Combo餐條韓國仔Server玩分開逐樣計錢, 由四十蚊變成六十蚊, 於是塘人便叫他過來, 問為何叫同一味嘢, 韓妹計塘人四十, 你就計六十;

韓國仔一嘢就答塘人幾年以來一直叫錯餐, 條韓女應該計返塘人六十, 塘人沒有理他就說他明知塘人叫Combo, 還特登餐與湯分開計是不是要扣返, 他就說不會扣;

然後塘人再說不扣的話就不會再來, 是關又不是近, 是否還不肯扣?  他還是說不會扣;

第三次塘人再說自己不但不會再來, 還會在Google上如實負評, 這樣還是否不肯扣?  韓仔說就算怎樣都不會扣, 於是塘人一句"Fine", 就給他信用卡去碌;

信用卡碌完後, 韓國仔明知不會有小費, 禮貌服務都欠奉, 塘人老婆問簽完張單是否要撕碎交回給他, 塘人突然靈機一閃, 想起以前鬼仔Roommate在一間叫Outback的扒房餐廳做Server時所提及過的一件事, 就叫老婆不用簽或還給他, 直接一齊帶走;

話說以前塘人美文還不太好, 只識中餐美文, 鬼仔Jason跟塘人抱怨說在Outback做Server時某位客人大意把信用卡留給商人的單帶走, 小費卻簽在客人單留下, 於是餐廳就不給他那廿多美元的小費, 說因為沒有客人的簽名;

所以塘人就把商人單帶走, 當條六十蚊數officially出來後就打電話給信用卡公司如實所說去Dispute 這條數, 扣回和以前用餐一樣所付四十幾蚊的價錢, 信用卡公司問了塘人幾條問題, 例如是否餐牌加了價或是否有Subcharge小費等等, 然後就給塘人扣回這條數;

以前塘人做餐館時的老闆們一向都不會如此企硬, 有次塘人問其中一位老闆為何要給一個純粹覺得唔合口味的客人退錢, 他解釋說趕走一個客就等同趕走成村客, 所以退錢令他下氣了件事, 當然最好還是他肯換餐就解決到;

由於這次事件和嫌遠塘人就不會再去這間韓國餐了, 唯有另外再做Research 找另一間。

愛國的耶茜

1372069428646.jpg

塘人以前寫過一篇名為校花的文, 故事回顧為一位中學時期好出風頭, 十五六歲已經有點波同蘿的女中同被隔離班的一件又毒又醜的男同學告白, 結果女中同睬都唔睬佢離開, 結果導致這位醜同學鼻涕馬尿齊流, 成為一時的笑柄;

這位女中同學塘人去美國後被傳聞做教書工作兼與比她年紀大很多的男同事拍拖, 塘人一時有她的臉書, 後來不見了, 或許被她Unfriend;

不過其實她un唔un都無咩所謂, 是關她生活上無嘢在臉書上share, 又或者是特意不讓塘人看, 反而是一大堆又神愛又愛國的東西public share, 塘人很久無去睇, 突然心血來潮去望一望。

一如以往, 女中同不斷在臉書上share嘢批鬥所謂反共反國的異見者, 她認為自己站於歷史上甚麼的這些異見人士都在搞亂香港, 又分享些外國些甚麼有名院校都禁止反國言論;

不過她的政見甚麼的對不對塘人不太care, 站於分析人性角度, 塘人只想分析她背後的動機和利益;

中學時期的她覺得自己很特別, 積極參加校內領袖活動和親近老師, 所以不會與普通的同學相處, 甚至是一句半句都嫌多, 感覺上不易相處, 所以沒有甚麼男同學能夠埋到佢身;

或許是覺得自己天生靚女難自棄, 出來社會後可能因為家底問題而撈得普普通通, 要特別就只能夠透過貶低大部分人來突顯出自我的高尚, 於是乎普遍做教師的人向"黃", 她就要向"藍",更要以"平民"來稱呼香港的普遍人;

三歲定八十, 中學時的這位校花做人涼薄, 不理會毒男的情感, 已經逐漸年華老去的她依然涼薄, 為了突顯自己的與眾不同, 對後生和普遍香港人的希望置之不聞, 一味愛國愛港不停地批鬥, 可怕的她竟然是為人師表。